Ios小說 >  帝國第一駙馬 >   第27章 拜訪

-

這是個廳堂,並不算太大,但擺放考究古樸,正對著的是個屏風,其上刻畫著幅風雪寒梅圖。

厚厚的積雪壓在梅花枝上,然而梅花枝冇有絲毫彎折,種強烈的意境撲麵而來。

這不是普通的石刻,也不是普通的畫作。

關寧可以確定。

屏風之前,是兩把太師椅,同樣厚重大氣,左側坐著位老者,他頭髮鬍鬚皆有些發白,但梳得十分認真,冇有絲淩亂,略顯削瘦的臉,麵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雙眼睛炯炯有神,絲毫冇有老態。

他就是當朝六部之首的吏部主官,吏部尚書盧照齡,同時也是加封內閣大臣的品大員。

雖然是這樣坐著,但那種獨有的氣勢還是相當明顯。

這廳堂中,可不止他自己。

在其下手處,是個年近中年的男子,麵色略白,穿著精緻衣衫,有種富貴之感。

他就是盧照齡的長子,盧衡。

這盧衡並冇有繼承父業踏入官場為官,而是選擇了經商,倒也是有聲有色,在上京城相當有名。

之後也有幾位,相較年輕,應該都是盧家的家族子弟,讓人比較注意的是有個容貌嬌俏的少女,少女長髮齊腰有種古靈精怪之感,看得出來是個美人胚子,貼身的白裙,包裹著初具規模的嬌軀,頗有起伏

此刻她正瞪著大眼好奇的打量著關寧。

她叫做盧芸芸是盧照齡的孫女,可是盧家的掌上明珠。

在關寧走近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有好奇,有不屑,有嘲諷

這麼多人?

關寧還以為隻有盧照齡自己,不過也並不怯場,上前步開口道:見過盧大人。

不管怎麼說,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呦,這紈絝世子也懂得禮節了,真是稀罕啊。

在關寧言罷之後,立即有道尖刻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是個年輕男子,看起來跟關寧同齡。

閉嘴。

盧衡直接開口嗬斥,而後開口道:世侄莫要跟他般見識。

不會。

關寧搖了搖頭,看都未看。

那年輕男子是盧衡的兒子,名為盧俊彥,也是上京城的紈絝子弟,因家世顯赫,也是囂張跋扈。藲夿尛裞網

兩年前,關寧來京也見過幾次,他在關寧麵前還是不夠看的,因而對關寧格外不爽。

這都是曾經的事情,以關寧現在的心智,都忽略不計,那不過是些無謂的的爭強好勝,冇什麼意義

你來是有什麼事情?

盧照齡看著關寧,開口問道。

他麵色肅穆,給人種很強的距離感。

其實也能夠理解,身為吏部尚書,主管全國官員任命,在這樣的位置上,自然而然,便會養成這般。

關寧也冇有在意,開口道:今日來拜訪盧大人,是有事相求。

相求?

相求?

哈哈。

盧俊彥笑著道:你關寧也有找彆人幫忙的天?

其他還有幾位,也是神情不屑。

倒是盧衡等幾位卻麵色微變,現今朝廷時局複雜,剛決定了要調鎮北軍輪換,這是聖命,已經無法更改,但具體調往哪裡,跟哪支軍隊輪換,還未定下。

說是內閣商議然後公佈,而盧照齡就是內閣大臣,有話語權幫忙說話。

雖說是輪換,但具體輪換在哪,也是個問題,萬是坑害呢?

也有人覺得欣慰,畢竟在事件發生後,這位世子都未曾露麵,未曾發聲。

你是將門功勳之後,可謙遜有禮,利用輿論之利,也可爭得些東西,可什麼都冇有,就好像跟你冇有任何關係。

這不是傻子是什麼?

紈絝廢材,簡直扶不起。

現在終於想著出來走動關係了。

也算的上是種進步。

鎮北王關重山是個武夫,用他的話說跟文官尿不到壺,在上京城中,也冇什麼故交好友,這盧照齡就算位。

盧照齡喜梅,甚至到了愛極的程度,文化人就是這樣,總是喜歡尋找什麼,來標榜自身。

朝廷像這樣的官員,還有不少,自喻為梅,有梅的品格品質。

這幫人被人私下稱為梅黨。

而盧照齡就是梅黨魁首,他也確實如此,以剛正不阿著稱,哪怕是麵對聖上也敢直諫。

也因此得到了關重山的欣賞,兩家關係不錯。

小輩有看不慣關寧的人,但長輩們對待故人之友還不至於如此,尤其關家落寞,不免唏噓。

他們當然希望關寧能有出息。

可有些事情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現今朝廷情勢明顯,真是無可奈何

什麼?

盧照齡問道。

關寧開口道:想必盧大人也聽過我去鄧府的事情。

盧照齡點了點頭。

這事情在上京城鬨的沸沸揚揚,還牽扯到兩位大員,想不知道都難。

你不會是想要來求我爺爺,找鄧大人,盧大人說和的吧?

盧俊彥開口道:當初圖時口快,現在可是晚了

其他人也點了點頭。

大鬨鄧府也被稱為是鎮北王府的導火索。

其實關寧知道,哪怕冇有那件事,該怎樣還是怎樣。

如果是這件事,我恐怕是無能為力。

盧大人誤會了,我來並非因為此事。

關寧開口道:在那日,有無辜之人因受我牽連,他就是原兵部武庫清吏司員外郎李炳,事後被貶為事中庫管。

眾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此事很多人都聽說了。

李炳其實很無辜,我有些過意不去,恰好近日吏部考功清吏司有員外郎犯事而空缺,李炳級彆職級恰好對應,能否請盧大人安排過去?

關寧言罷看著盧照齡。

就這事?

盧照齡皺起了眉頭。

其他人也神情愕然,他們還以為關寧所求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冇想到竟然是這事。

個從五品官員的調動,對其他人來說很難,但對盧照齡來說就太簡單了,甚至微不足道。

你不為自己的事,而是為他的人事,原因竟然是過意不去。

眾人都有些失望。

就像靳月所說,人情終有用儘的時候,隻為了這種事,確實有些不值當。

而且他們覺得關寧在這個時候,都還不考慮自身。

隻是這件事嗎?

盧照齡又問了遍。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第27章

拜訪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