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章 二當家

-

玉小龍從二樓上跳了下來,看著齊等閒拿著手機對著簡訊在傻笑,不由翻了個很不雅的白眼。

“你這麼忽悠神聖騎士團的團長,有點不好吧?事情要是曝光了,以後還怎麼相處?”玉小龍問道。

“沒關係啊,這本書本來就是教皇給我的,而且我當時還付了錢!”齊等閒微笑道。

玉小龍有些冇好氣地看著他,忍不住笑了起來,道:“你這人的手段,還真是花裡胡哨一大堆啊!”

齊等閒笑道:“還好還好……我這賺了一筆錢,你要不要請我吃宵夜,慶祝一下?”

玉小龍聽後愣住,問道:“你說什麼?我請你吃宵夜慶祝?不應該是你請我嗎?!”

齊等閒道:“你請我就更加讓我高興了啊!雙倍快樂,不香嗎?”

玉小龍讓他說得那叫一個無語,半晌之後,搖了搖頭,道:“趁我把加特林掏出來之前,你最好趕緊滾蛋。”

齊等閒也冇跟玉小龍多話,拍拍屁股走人。

玉小龍搖了搖頭,臉上又浮現出笑意來,想起剛剛齊等閒忽悠羅本等人的畫麵,就覺得很好玩。

辦妥此事的齊等閒直接去找陳漁,裴不器被神聖騎士團盯上,那肯定是栽了的,他得跟陳漁說說這個好訊息來著。

ps://vpkan

陳漁今天一直都在季家跟季老爺子商量著合作的事情來著,接到齊等閒的電話時,正巧從季家出來。

“你來得正好,我肚子餓了,請我吃宵夜吧!”陳漁見著齊等閒之後,立馬甜甜地笑道。

她的心情是真的挺好的,有了齊等閒牽線搭橋,與季家搭上了合作關係,對她接下來的一係列操作,都更加有利了。

齊等閒上下打量著陳漁,高跟、黑絲、包臀裙、白襯衣,還有增添知性氣質的無框眼鏡。

這女人,漂亮得有點犯規了。

“我想吃魚。”齊等閒一語雙關地道。

“吃魚也好,我知道一家料理店的生魚片做得很不錯。”陳漁故作不知地微笑道,走上來拉住了齊等閒的手。

齊等閒捏著她柔軟光滑的小手,不由歎了口氣。

陳漁問道:“你為什麼要歎氣?”

齊等閒道:“因為我向來都是白嫖的,但跟你在一塊兒,我都要掏腰包,這讓我覺得自己的優良品德被你破壞了!”

陳漁捂著嘴唇輕輕一笑,她挺喜歡和齊等閒這二貨相處的,因為,她欣賞齊等閒的那種豪情萬丈,也喜歡他幽默的說話方式,同樣,偶爾展現出來的低情商也挺搞笑的,雖然有些氣人來著。

到了料理店的小包間門口,陳漁脫下高跟鞋往內而去,她彎腰摘掉鞋子的模樣,儘顯著自身的性感與魅力。

兩人相對而坐,然後吃著昂貴的料理,喝起了小酒來。

“所以,裴不器是完蛋了對嗎?”陳漁不由笑著問道。

她心情很好,所以一直在笑,愛笑的女孩運氣往往都不會差,更何況是個這麼可愛這麼美麗的女孩子。

齊等閒點了點頭,說道:“他這次會栽一次狠的,畢竟,異端都指認他了,神聖騎士團不會放過他的。但是嘛,教皇肯定不會把人整死的,畢竟華盟商會的影響力是擺在那兒的,但要讓他們大出血一波,是肯定的了……”

陳漁道:“你這麼栽贓陷害他,要是事情真相大白了,會不會對你不利啊?”

齊等閒淡淡道:“華盟商會的人偷拍我的照片,本來就有不軌之心,我讓異端栽贓他們,他們洗不掉的。更何況,那異端很快就要掛掉了,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陳漁扶著額頭笑了笑,喝了一杯酒後,才道:“我怎麼感覺你純純是拿了反派劇本在做事啊?還好我們是朋友,不然,得被你這坑貨給坑死。”

齊等閒跟她碰杯,道:“儘快把香山的事情處理完了回南洋去吧,陳慶和陳烈這兩個傢夥做事可冇你靠譜。而且你在香山,還是很危險的!”

陳漁卻是笑道:“我在香山可不危險,畢竟,有你齊大主教在呢!有你在這兒,很多下三濫的手段,我的那些敵人都是不敢用的。”

喝著喝著,本是相對而坐的兩人,變成了並排而坐。

陳漁盤著美腿,舉著酒杯跟齊等閒有說有笑,粉嫩的麵頰上多了一抹酒後的紅潤,看上去更加的可人了。

齊等閒很自然地一伸手就摟住了陳漁的肩膀,而陳漁竟也冇有任何的反感與反抗。

這個動作做完之後,倒是讓齊等閒不由一愣,原來,和陳漁之間的曖昧關係,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又推進了幾步呢。

之前彼此都是語言上相互調侃,但肢體上的親密動作,幾乎是冇有的。

“臭弟弟,一天就知道想方設法來占姐姐便宜是吧?”陳漁推了一下眼鏡,半靠在他的懷裡,料理店的這種蒲團,坐久了還是會讓人覺得腰不舒服的。

“那當然,你這麼漂亮!”齊等閒很是理直氣壯地迴應道。

又碰了兩杯之後,齊等閒覺得有點上頭,同時,也覺得陳漁的酒量未免太厲害了一點。

不過,好在有黑絲可以摸,多喝兩杯也不嫌多。

吃飽喝足的陳漁把酒杯一放,然後讓齊等閒自覺去買單。

齊等閒心說念在你今天讓我摸了兩下的腿的份上,哥們這次就買單好了。

“送我回去。”陳漁毫不客氣地說道。

“理所當然。”齊等閒覺得內心悸動,不知道會不會被她邀請到房間裡去喝上兩杯來著。

陳漁不想坐車,步行回去的,可畢竟穿著高跟鞋,走了大概一條街之後,就不乾了。

齊等閒很自覺地在她麵前蹲了下來,給她揹著,而陳漁也毫不避諱自己豐滿的胸膛會緊貼到他的後背上去。

“現在的日子可是越發艱難了,米國佬的航母都開到南洋附近的海域上來了,政府的膽氣一下壯了不少,很多項目上都敢跟我頂牛了。”陳漁將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吐氣如蘭地在他耳邊說道。

“米國佬管天管地管空氣來著,屬實有些難以應付。不過,政府也不是傻子,頂多借勢而已,真要跟你撕破臉,那就得不償失了。”齊等閒笑著。

“關鍵是陳氏內部還不齊心,這就讓人很煩躁了!”陳漁不由有些氣呼呼地說道,“那老妖婆,居然想把我嫁給裴不器,氣死我了!”

齊等閒嗯嗯嗯地應著,陳漁化身高妹一樣的話癆帶來的絮絮叨叨,他真就一句冇聽進去,滿腦子都是饅頭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