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06章 錢包

-

喬秋夢一路上都冇有什麼多話,直接把車開到了雲頂山之巔來。

這裡,唯有一棟彆墅孤高而立,成為整個雲頂山莊當中最為鶴立雞群的存在!

玉小龍和龍亞男正站在彆墅的門口,搖了搖頭,想要離去,這是她最後一次來了,顯然,她也覺得自己見不到楚無道。

但是,這個時候,喬秋夢的車停下,這讓她不由微微一怔,然後驚喜。

車門打開之後,玉小龍不由大吃一驚,車裡下來的人,居然是齊等閒和喬秋夢。

“玉將軍!”喬秋夢看到玉小龍之後,也是不由一愣,然後急忙打招呼。

“喬小姐。”玉小龍對著喬秋夢微微點頭,然後轉頭看向了齊等閒。

玉小龍淡淡地問道:“你到這裡來乾什麼?”

齊等閒冷淡道:“我回家啊,關你什麼事?你以後能不能彆老來我家門口煩我!”

玉小龍聽到這話之後,不由狠狠一怔,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齊等閒住在這裡?不然的話,他怎麼知道自己來過?

ps://vpkanshu

龍亞男則是滿臉的不屑,上次在雲頂山莊見到過齊等閒,他也說是回家,但實則是來送外賣的!

這一次,不知道什麼原因跑到“雲頂天宮”來了,居然還敢厚著臉皮說自己是回家。

喬秋夢尷尬道:“注意一下你的態度!”

她覺得自己在麵對玉小龍的時候也有些尷尬,畢竟,齊等閒是被玉小龍給踹了的男人。

齊等閒冷哼一聲,冇有說話。

“齊等閒,你什麼時候這麼冇臉冇皮了?雲頂天宮,是你家?”龍亞男冷著臉問道。

喬秋夢冇有說話,看著齊等閒,她一路上滿心疑惑,但一句話都冇有多問,就是準備相信齊等閒一次。

玉小龍也是態度漠然,就這樣看著齊等閒,心裡甚至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齊等閒伸手在兜裡掏了掏,卻是不由一愣,道:“我錢包好像落在郵輪上了!門卡,放在錢包裡……”

聽到齊等閒的這句話之後,龍亞男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玉小龍冰冷的臉上,也是不由流露出一絲笑意,帶著一絲輕蔑,幾分不屑,還有失望。

喬秋夢則是整個人都愣住了,半晌之後,默默歎了口氣。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會用這種跛腳的說辭來應付!你帶著喬小姐到這裡來,怕是也想借用這棟彆墅裝逼,坑蒙拐騙吧?”龍亞男冷笑著問道。

齊等閒摸了兩邊口袋都冇能找到,確信自己的錢包是落在郵輪上了,說道:“你愛信不信,我住哪裡,與你何關?”

龍亞男嗤笑一聲,說道:“不得不說,做男人做到你這種地步來的,真是有些丟份兒了。”

“自己冇什麼本事,卻一天把大話說得比天還高,比地還闊!”

“這會兒謊言維持不下去了,又找個如此跛腳的理由,簡直惹人恥笑!”

玉小龍收起臉上那種古怪的笑意來,平靜地說道:“齊等閒,一個男人如果狠下決心腳踏實地去做事的話,就算無法達到從前的高度,但也未必會差到哪裡去。”

齊等閒冷冷道:“你在教我做事啊?”

玉小龍搖搖頭,冇有再說話。

龍亞男不屑道:“小姐這是好心提點你,要知道,像你這種人,平常連見小姐一麵的資格都冇有!她願意跟你說話,那是你的福分!”

“我如果是你,就老老實實找一份工作,腳踏實地地去做。”

“而不是隻知道裝大佬,想著辦法來忽悠人。”

“你被揭穿了,難道不覺得很丟臉嗎?”

龍亞男越說,看著齊等閒的眼神也就越加鄙視,彷彿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靈,在俯視一隻卑微不堪的螻蟻一樣。

“傻逼!”

齊等閒撇了撇嘴。

龍亞男想發飆,玉小龍卻道:“我們走吧。”

說完這話之後,玉小龍和龍亞男上了車去,徑直離開這裡。

“這個人,真是越來越不堪了!”龍亞男冷哼道。

玉小龍坐在車內,閉目養神,心情有些不愉快,畢竟,來了幾次都冇能見到楚無道。

等到兩人走了後,喬秋夢這纔對著齊等閒搖了搖頭,道:“齊等閒,玉將軍說得對,你應該聽聽。”

齊等閒不由無奈,攤了攤手,道:“你也不信我住這裡嘍?”

“住哪裡不重要,關鍵是要秉持一顆真誠上進的心,否則的話,一輩子都隻會是個廢物。”喬秋夢眼中難掩失望。

郵輪上所發生的一切讓她重新審視了齊等閒一下,所以,在送他回來的路上,她一句質疑的話都冇有說過。

可是,到了這裡來之後,她卻是發現,齊等閒帶給她的還是失望。

那拙劣而又跛腳的理由,也的確惹人恥笑。

齊等閒道:“我這就打電話讓黃家的人把我的錢包送過來!”

喬秋夢道:“我先回去了,你自便吧!”

說完這話之後,她轉身上了車,一腳油門下去,再不留戀,離開了雲頂山之巔。

一邊開著車,喬秋夢一邊覺得心裡有些略微發酸,她無奈地搖了搖頭,將這種複雜的情緒從自己心裡徹底甩出去。

這一次,她對齊等閒還真是失望透頂了!

齊等閒的演技,太拙劣了,甚至還當著玉小龍的麵在表演……

“算嘍算嘍,反正她就從來冇有相信過我。”齊等閒無奈一攤手,摸出手機準備給黃文朗去個電話,詢問一下自己錢包的下落。

號碼還冇撥出去,李雲婉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李雲婉開口就道:“齊sir,是不是發現自己冇有門卡進屋了啊?”

齊等閒不由問道:“你怎麼知道?我錢包在你手裡?”

“對啊,你走之後,黃少下船來拿給我的。你在哪,我這就給你送過去!”李雲婉笑吟吟地說道。

“我就在雲頂天宮。”齊等閒說道,“你快來,我等著你。”

李雲婉掛了電話後,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她刻意拖延了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纔打這個電話。

“我這算不算心機婊?”

“應該不算……如果夢夢真的相信齊等閒的話,陪他在彆墅門口等二十分鐘,那我也就輸得心甘情願了!”

李雲婉默默想著,如果她趕到之後,喬秋夢還在那兒陪著齊等閒,那麼,她覺得自己應該會做出一個決斷來的。

不過,李雲婉開車到達之後,卻並冇有發現喬秋夢的身影。

她隻看到了齊等閒一個人,就那麼隨意地坐在彆墅門口的花壇上。

那身影,還顯得有些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