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17章 趙黑龍

-

於開河被齊等閒打了,在他發出警告之後,齊等閒又賞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這一個嘴巴子可不是單單打在於開河的臉上,等同於也是打了整個黑龍商會的臉。

喬秋夢直接讓齊等閒的這個舉動給嚇傻了,這傢夥這麼莽撞的麼,還敢去打於開河的臉?

心裡雖然感動齊等閒為自己出頭,但同樣,也有些埋怨他做事不懂得分寸。

“禍有多大,你一會兒就知道了!”於開河痛得一聲悶哼,開始翻找電話。

他獰笑著看向齊等閒,說道:“你們兩個,現在給我跪下,還來得及,我可以考慮不驚動趙會長!”

喬秋夢嚇了一跳,慌忙過去一把奪過了於開河手裡的手機,道:“快走!”

齊等閒卻是懶散地將手機從她手裡拿了過來,隨手扔給於開河,道:“讓他打就是了!”

喬秋夢幾乎暈死過去,怒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乾什麼?你一個小小的獄警,得罪得起趙黑龍那樣的人嗎?!”

圍觀群眾也都是連連點頭,一個個用一種看死人的目光看著齊等閒,覺得這小夥子多半是冇救了。

“知道於開河是趙黑龍的手下還敢打,我看,他多半是冇有活路了,明天準備吃席吧!”

“趙會長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上次有一個外地來的富商得罪了他,最後是被打斷了四肢,自己爬進了醫院去的……”

“敢這麼光明正大打黑龍商會臉的人我見過,不過,他的墳頭草已經有三尺多高了。”

敢在黑龍商會的門外大嘴巴子抽於開河,還叫囂問他這禍有多大,這種行為,簡直讓人覺得有些腦殘了。

齊等閒聳了聳肩,冇有應聲,等著於開河打電話。

於開河也不含糊,立馬一個電話打到了趙黑龍那裡去。

“有人在黑龍商會門口打你?哪尊大佛,這麼不給我趙某人麵子?”趙黑龍聲音淡然地問道。

“你等著,我這就到公司了,我倒要看看,誰這麼囂張。”

“好多年了,冇人敢這麼打我趙某人的臉呢!”

說完這話之後,趙黑龍啪一聲把電話給掛了。

於開河心中不由暗喜,趙黑龍要親自過來處理此事,可想而知,內心當中必然是相當憤怒的。

“趙會長說了,他親自過來處理這件事,你趕緊準備後事吧!”於開河獰笑著對齊等閒說道。

喬秋夢聽到這句話後,雙眼一黑,險些直接昏死過去。

趙黑龍那樣的人物,她是萬萬得罪不起的,哪怕加上整個喬氏集團,也絕對得罪不起趙黑龍!

現在,因為齊等閒打了於開河,趙黑龍居然發怒了,要親自過來處理這件事?

按關係,齊等閒可是她現在的老公,如果趙黑龍追究起來,恐怕整個喬氏集團都會有滅頂之災。

“齊等閒,你闖大禍了!”喬秋夢咬著牙,眼淚水開始在眼眶裡打轉起來,內心當中隻剩下絕望了。

齊等閒一臉無所謂的模樣,不就是被他在廣場電線杆上倒吊了三天三夜的趙泥鰍麼,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趙泥鰍要是敢跟他炸刺,大不了再把丫捆了,給他來個買一送一,吊個六天好了。

在咖啡店裡坐著的李雲婉同樣是心驚肉跳,看這架勢,趙黑龍要親自過來處理事情。

齊等閒之前在喬家可是把大話說了,言語裡很是看不起趙黑龍的模樣,結果惹來群嘲。但是,李雲婉卻又在天地大酒店親眼看到市首黃文朗和首富王萬金這樣的大人物,親自把齊等閒這個不起眼的獄警送出酒店。

她心驚肉跳的同時,也隱隱期待了起來,很想確定,自己這是撿漏呢,還是打眼呢?

“小夥子,快跑路吧,趙會長可不是好招惹的人……你立馬買張機票往國外飛,留在國內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安全!”有一個好心的路人低聲提醒了一句。

於開河卻是抹了一把臉上的血,猙獰地看著齊等閒,道:“現在想跑路,未免也太晚了一些!”

“你要是跑了,你老婆可跑不了,整個喬家也跑不掉!”

“到時候,我讓整個喬家給你陪葬!”

喬秋夢臉色發青,害怕極了,為了那兩千萬欠款,真是把黑龍商會得罪慘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要那兩千萬了!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在這個時候從街口緩緩向著這邊駛來。

看到這輛車的時候,喬秋夢的腿都不由有些發軟了起來。

“你先走,我幫你頂著!”喬秋夢最後還是強忍著恐懼站了出來。

這件事的起因本就是黑龍商會拖欠喬家的那兩千萬,雖然事情是被齊等閒給鬨大的,但她還是清楚自己這個時候應該做什麼。

齊等閒一個小小的獄警,在黑龍商會這種龐然大物的巨大壓力之下,唯有粉身碎骨一個下場!

若是自己出麵頂住壓力,喬氏集團固然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但最起碼,齊等閒還有一線生機。

“頂?你頂得住嗎?你拿什麼來頂?”於開河滿臉的猙獰,恨不得把兩人給生吞活剝了一樣。

李雲婉放下了咖啡杯,臉色凝重地看著那輛勞斯萊斯緩緩在路邊停下,深深吸了口氣,道:“趙黑龍終於要露麵了!”

“趙先生真的來了,我的天……這件事還真的驚動了趙先生!”

“我聽說趙先生可是靠著撈偏門起家的,做起事來心狠手辣,這愣頭青,這次多半要死在他手裡了!”

“誒,終究是年輕人啊,居然在黑龍商會門口打人,而且還用這麼囂張的姿態,現在道歉都不管用了。”

司機下了車之後,轉彎繞到了勞斯萊斯的後座方向,打開車門,一手扶住了門端,免得出來的人被撞到頭。

一隻穿著錚亮的黑色皮鞋的腳先邁了出來,結結實實地踩到了地麵上,發出噠的一聲輕響。

“完了,現在你想跑也來不及了!”喬秋夢絕望地看了齊等閒一眼,淚水落下。

齊等閒麵無表情地插兜站在原地。

於開河立馬就衝到了車旁去,九十度彎腰,大聲道:“趙會長!”

趙黑龍從車上下來,一身黑色的西裝,打著黑色的領帶,戴著墨鏡,手裡夾著一根米國產的高檔雪茄,一副大佬的派頭。

他這一出場,現場立刻鴉雀無聲了起來,一個個都將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去。

有些人,一現身,就能用自己的氣場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毫無疑問,趙黑龍就是這樣的人。

趙黑龍微微點了點頭,淡淡道:“抬起頭來。”

於開河抬頭,露出一張滿是傷痕的老臉來,顯得很是狼狽不堪。

趙黑龍藏在墨鏡後的雙眼不由輕輕眯了眯,然後看了一眼後方大樓的金字招牌——黑龍商會!

好多年了,已經好多年冇人敢在這裡挑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