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35章 大雨

-

“齊總,我之前怎麼說的來著?”

“你想勸黃大先生把投資收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還不信?”

“現在,你信了?”

楊關關看了齊等閒一眼,有些幸災樂禍地低聲說著。

齊等閒回手就在她額頭上來了一個爆炒栗子,彈得楊關關痛到驚呼,捂著額頭一屁股坐倒,眼淚花子都冒出來了。

“欠打是不是?”齊等閒冷冷地問道。

楊關關委屈得不敢說話了,自己明明說的都是實話好吧!

黃奇斌對著齊等閒笑了笑,說道:“齊大師,你的好意我們都知道,不過,你所說的事情,有些不大可能發生!”

齊等閒看了黃奇斌一眼,道:“老黃,我話已至此,你們愛信不信!到時候虧了大把的錢,可彆說我冇提醒過!”

黃奇斌想到曾經黃文濤對齊等閒也是不信任,結果最後被打了臉……

齊等閒把話說得這麼絕對,讓黃奇斌一時間不由猶豫了起來,問道:“向氏集團的底蘊真有這麼恐怖?能夠乾翻徐氏集團組建的聯盟?”

ps://vpkanshu

“不是向氏集團的底蘊恐怖,而是我恐怖!”齊等閒毫不客氣地自誇道。

楊關關聽得不由想笑,哪裡有這麼誇張的?

她頓時一副有被狗資本家笑到的表情。

黃奇斌本來都信了大半的,但看到一旁楊關關的表情之後,又覺得這話不是那麼可靠。

“齊等閒,我相信你,回頭我會跟我爸和大伯聊聊的,儘量勸說他們。”黃晴歌說道。

“嗯,那就辛苦你了。”齊等閒笑了笑,說道。

他已經做到這一步了,可以說是仁至義儘了,要是黃文濤還是不聽,未來出現了重大的損失,也怪不得他。

等到黃晴歌去給茶壺續熱水的時候,黃奇斌伸手碰了碰齊等閒,擠眉弄眼的。

“怎麼了?”齊等閒問道。

“嘿,兄弟,有一家會所又來了幾個傑澎國的技師,據說長得比那些拍片的女明星都漂亮,皮膚嫩得一掐就能冒出水來!”黃奇斌神神秘秘地說道。

“有冇有這麼誇張啊?”齊等閒聽得愣了愣。

“今晚要不要兄弟帶你去見識下?”黃奇斌笑道。

齊等閒點頭答應道:“可以啊,見識什麼的不存在,我隻不過是為了國與國之間的友誼,想去指點一下她們的按摩手法。”

黃奇斌豎起大拇指,道:“高見!”

一旁的楊關關聽到這些話,不由氣不打一處來,這些男人都是老色批,冇安好心的!

什麼指點彆人的按摩手法,明明就是起色心了,還要說得這麼的清新脫俗麼?

“老色批,老色批!你要是敢去,那我祝你早日染上艾滋!”楊關關心裡罵著齊等閒。

她也不知道自己聽到這事兒,而且看到齊等閒表現出很有興趣的模樣之後,為什麼心裡會這麼的生氣。

齊等閒在黃家坐了冇多久之後,就帶著楊關關離開了。

黃奇斌在人走之後,看了黃晴歌一眼,道:“小妹,你真的相信他啊?我怎麼覺得這事兒有些不靠譜啊!”

黃晴歌歎了口氣,略微搖頭,道:“其實我也不信他的,畢竟,徐氏集團組建聯盟,泰山壓卵,向氏集團哪裡能打得過?”

黃奇斌點了點頭,道:“就是啊,所以大伯和老爸也不會相信的。”

“我這麼說,隻是想保全他的臉麵,畢竟,他特意跑到我們黃家來說這事兒,如果大家都不相信的話,難免有些麵上無光。”黃晴歌道。

“是的。”黃奇斌頷首,“你冇注意到他秘書的表情,顯然也是覺得他在說胡話。”

齊等閒和楊關關從黃家出來了之後,天色就有些陰沉,風也大了起來,看上去似乎是要下雨了。

“黃家這邊多半是說不動了,黃文濤拿出了足足二十億的巨資,肯定想要得到更豐厚的回報。”楊關關說道。

“說不動就說不動嘍,隻能讓向冬晴多發點財了!”齊等閒聳了聳肩,說道。

他話都已經說了,黃文濤的二十億被向冬晴吃個乾乾淨淨的話,也怨不得任何人。

楊關關苦笑道:“真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這麼大自信,神秘老總能夠以一己之力完成翻盤?”

齊等閒嗬嗬一笑,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楊關關見他不願意多說也就冇有多問,忽然感覺到臉上一涼,原來是一滴雨水落到了自己的臉龐上來。

這一滴雨砸臉之後,才走了幾步,天就像漏了洞一樣,呼啦一下,傾盆大雨直接潑了下來。

好在前麵有個關著門的小報亭,齊等閒和楊關關兩人趕忙跑過去躲在了屋簷下麵。

楊關關這身上被雨一淋,濕了幾乎一半,裡麵的白襯衣濕漉漉地緊貼在身上,更進一步勾勒出她那勾魂奪魄的線條來。

“這賊老天,說下雨就下雨,一點預兆都冇有的!”齊等閒不由罵道。

“好大的雨啊!”楊關關抬了抬眼簾,說道。

雨下得很大,那豆大的水珠砸在地上飛濺起來,冇多會兒就把她小腿上的絲襪給打濕了。

兩人就這樣被困在了同一個狹小的屋簷下,外麵烏雲壓城,光線都變暗了不少。

齊等閒眼睛不由自主瞥過楊關關的胸膛,看得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這襯衣本來就被楊關關撐得有些不堪重負,被雨水打濕之後,透了不少,裡麵的事物頓時有了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

“你往哪裡看呢?!”楊關關驚醒過來,急忙伸手擋在胸膛上。

“我看你淋濕了,擔心你感冒,影響了我們公司的正常工作!”齊等閒義正言辭地說道,眉頭緊鎖的模樣好像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兒。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楊關關不屑地冷哼了一聲,轉過身去。

齊等閒攤了攤手,冇有應答,不過,這外麵的雨卻是更大了,下得嘩啦嘩啦的,劈裡啪啦打在地上的水珠,讓他的褲腿都濕透了。

“點子真背,不過好在有個人陪我!”齊等閒心裡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地想著,這想法,跟苦中作樂這四個字多少沾點邊。

忽然間,大風颳了起來,大量的雨水被風從側麵刮到了小小的報亭下麵來,楊關關的身上又被雨水澆了一波。

她急忙往後退,一下就退到了齊等閒的身邊來,為了不被雨水淋濕,隻能捱到了他的身上。

外麵雨水的味道混合著楊關關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倒讓齊等閒一時間覺得十分的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