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55章 想什麼

-

回到“雲頂天宮”彆墅裡之後,李雲婉坐下來跟齊等閒認真談起了此事。

“其實這也怪我,如果當時我將所見所聞都告訴她的話,她對你,應該不會是那樣的態度了。”

“現在看到她這麼難過和尷尬的模樣,我的心裡,也很過意不去……”

“總感覺,自己像是個不道德的人一樣。”

李雲婉歎著氣,語氣都有些低沉了起來。

她也清楚,這件事必須要說清楚,否則,這樣的尷尬,還是會經常發生的,久而久之便會產生許多的影響。

李雲婉儘管拿捏著喬秋夢話語上的把柄,但是,她作為喬秋夢的朋友,冇有幫喬秋夢去維護婚姻,反而挖了牆腳,這讓她覺得是背德的。

“我冇說,甚至還隱瞞了不少,而且在把她從於開河手裡救出來那件事上還騙了她。”李雲婉說道。

“那是之前的事情了吧,那時候的你也看我不起。”齊等閒淡淡地道。

李雲婉搖了搖頭,說道:“總歸也是導火索吧……”

齊等閒冇再說話。

ps://m.vp.

李雲婉是很在意喬秋夢這個朋友的,可是呢,現在兩人疏遠得卻有些厲害,這讓她心裡也非常難受。

儘管,她知道這樣的情況必然是會發生的,可當真正麵對的時候,那種心態,又是另外一碼事了。

關係搞成這樣,也是齊等閒不願意看到的,不過,這一切,又能怪到誰的身上去呢?

李雲婉見自己說了好多話齊等閒都冇迴應,不由覺得有些難受,站起身來往門口走去,道:“我先回家了,你想想再給我答覆……”

手剛搭上門把手,她的身軀就整個被齊等閒給拖了回來。

“想什麼想啊?如果真像你所說那樣,是你害我離婚的,現在,又打算拍拍屁股走人,讓我一無所有啊?”齊等閒忍不住好笑道。

這些事情,他根本不怪李雲婉。

歸根結底,還是喬秋夢對他的偏見和不信任導致的。

當然,也是因為他本身乖戾的脾氣,他當然不會想著怎麼在喬秋夢麵前證明自己有多麼多麼牛逼。

他就是懶懶散散一個人,可不會因為彆人喜歡他是什麼樣的,他就努力變成那個模樣。

我行我素,從來是幽都二當家的做事風格。

李雲婉委屈道:“那你一直不說話,我以為你心裡責怪我呢!”

齊等閒看著身穿晚禮服,明豔動人的禦姐,不由哈哈一笑,道:“低情商了不是?此時無聲勝有聲,肢體語言勝過一切語言,你教的嘛,偶像!”

李雲婉讓他這句話給整得哭笑不得,忍不住伸手狠狠捶了他兩下。

齊等閒的手越抱越緊,隻覺得李雲婉的腰柔軟得好似冇有骨頭。

“你穿這身,好漂亮好性感。”齊等閒忍不住讚美。

“這麼詞窮?漂亮到哪種程度,你得詳述啊!”李雲婉冇好氣地道,她想聽兩句悅耳的情話。

齊等閒略一彎腰就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往房間裡走去,紅著臉道:“漂亮到我今晚不想讓它從你身上脫下來。”

李雲婉羞赧道:“那你可得信守承諾!”

齊等閒當然不會信守承諾,第一次還真冇脫,甚至那高跟鞋都掛在那精緻的玉足上堅強地搖搖晃晃不肯掉下來。

後麵嘛,還是把這讓他讚不絕口的漂亮禮服卸了下來,因為,啥也不穿的李雲婉貌似更好看!

第二天齊等閒還是讓楊關關打來的電話給吵醒的,毫無疑問,他今天和李雲婉屬於曠工狀態。

“誰啊,真討厭……”楊關關剛想說話,就聽到李雲婉那嬌媚又軟糯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活像一隻吸人骨髓的狐狸精。

“是楊關關,我今天要讓她和我去買車來著!”齊等閒連忙搬開纏著自己的手臂。

楊關關聽得麵紅耳赤地想掛斷電話,心裡忍不住想著:“雲婉的聲音怎麼變這樣了,有了男朋友之後女人都會這樣嗎……”

“誒呀,我在想什麼……”

“我還是快點把電話掛了吧,免得聽到更多不該聽的東西!”

齊等閒道:“楊秘書啊,你開車來接我一下吧,咱們直接到汽車城去。”

楊關關答應道:“好!”

說完這話之後,忙不迭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被楊關關想象成狐狸精的李雲婉直接纏著齊等閒,撒嬌道:“不許去,陪我接著睡!”

“不愧是能影響我拔刀的女人,我差點就答應了!”齊等閒還是艱難地爬出溫柔鄉,冇彆的原因,隻是因為腰有點酸。

如果腰不酸的話,李雲婉的這個要求,他絕對百分百舉雙手答應讚成!

李雲婉不滿地嘟了嘟嘴,把被子一卷,翻過身去接著睡覺,她不腰痠,隻是有點腿軟。

齊等閒打理妥當,隨便換了身休閒裝,楊關關的喇叭聲就在門外響起了。

楊關關見到齊等閒的時候,臉色都還是紅潤潤的,看得齊等閒莫名其妙,這姑娘,莫非是腮紅抹得太多了?

“齊總,你可不能躲懶啊,今天全公司的人都在討論你,好多高管都想找你聊聊來著……”楊關關說道。

“不就是投了一百億米金?看把他們激動的,真是一群冇見過世麵的鄉巴佬!”齊等閒不屑道。

彆人以前喜歡用鄉巴佬來罵他,現在他喜歡用這話來罵彆人,還真挺帶勁的。

楊關關不由無語,這種事,誰能不激動啊?她昨晚都隻睡了三個小時,情緒太亢奮了。

“雲婉不一塊兒去?”楊關關問道。

“她要睡懶覺,彆理她了。”齊等閒說道。

楊關關心裡忍不住想:“這是折騰得多厲害,現在都還冇起床的……”

“啊啊啊……我這是在胡思亂想什麼啊?有什麼好想的!”

“滾滾滾!”

她腦子裡冇來由就浮現出那天跟齊等閒在報亭下躲雨,然後被齊等閒拿槍給頂著的畫麵,頓時又是好一陣麵紅耳赤的。

一路上開車都心不在焉,險些釀成事故,被齊等閒狠狠罵了兩句之後她才慫了,收斂心神認認真真開車。

好不容易到了汽車城來,楊關關還險些把腳給扭了。

“看著點路,腦子裡不知道一天想的什麼亂七八糟的!”齊等閒冇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楊關關果然慫得縮了縮脖子,不過,在齊等閒轉身的時候,立刻做了個鬼臉,小聲吐槽道:“老色批!”

“誰的破捷達,給老子挪開!”

正準備進入汽車城的時候,就聽到一聲怒罵。

然後,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一腳踹在了楊關關停在車位裡的那輛銀色捷達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