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6章 跪了

-

“行了,十分鐘到了!”

章子龍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直接站起身來,招呼著門口的幾個保安進來。

保安們手裡提著橡膠棍就煞氣凜然地走了進來,橡膠棍被他們用來輕輕敲擊自己的掌心,發出一陣陣很有節奏的脆響聲。

章子龍眯著眼睛就冷笑了起來,對齊等閒道:“是你自己跪下來束手就擒呢,還是等我一聲令下?”

“我就說嘛,這小癟三就是在狐假虎威,怎麼可能真的有黃市首的電話!”

“章經理,彆放過這個來咱們行裡裝逼的雜種,必須讓他付出代價,不然以後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找麻煩了。”

“對,拿他當典型,看誰以後還敢來咱們銀行鬨事?!”

章子龍對著齊等閒笑道:“你都聽到了?給你三秒時間考慮。”

齊等閒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站起了身來。

章子龍眼神一冷,對著保安喝道:“給我打!”

幾個保安提著橡膠棍就要衝上來,但就在這個緊急關頭,門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大吼。

“我看誰敢!”

周圍的職員們聽到這聲音後,急忙轉頭看去,就看到了孫興章正黑著一張臉從外麵走來。

“孫行長,您來了啊,這裡有個小癟三在鬨事,章經理正準備收拾他呢……”

“孫行長來得正好啊,章經理在為咱們行立威,您得好好嘉獎一下他呀!”

章子龍對著保安們擺了擺手,讓他們停下,然後站起身來,對著孫興章就是一個鞠躬,笑道:“老大,您來了!”

孫興章黑著一張臉,冷冷道:“怎麼回事?!”

“這小癟三,來銀行裡裝逼,現在孫行長真的來了,我看他怎麼收場!”

“該裝的逼可都讓他給裝了,在孫行長麵前,我看他怎麼接著裝!”

章子龍遞了一根菸給孫興章,然後笑嗬嗬地道:“老大,喬氏集團不知道從哪裡派了個小癟三過來,硬是要讓我放款,還打了我的助理,我這不準備收拾他呢?”

“這小子裝模作樣給黃市首打電話,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樣,實在是裝得不行。”

“也不知道這窮逼是哪裡冒出來的,虛榮心這麼旺盛,簡直太可笑了!”

“老大您也不用生氣,我立馬就把這小癟三給收拾了,讓他知道得罪我們中海銀行的下場。”

說話間,伸手指了指靠在一旁的齊等閒。

孫興章轉頭看到了齊等閒,手裡的煙不由輕輕哆嗦了一下,整張臉頓時變得更黑了。

“孫行長,你手下的素質可以啊,我媳婦正兒八經來找他談業務解決問題,他不知道從哪裡買了一套女仆裝,非要我媳婦穿著這套衣服來跟他談呢!”齊等閒見孫興章看著自己,不由似笑非笑地開口了。

“操!老子是中海銀行的經理,整你們是應該的,你有意見?!”

“讓你老婆穿著女仆裝來跟我談又怎麼了?老子願意給機會,是看得起你們這屁大點的公司!”

“彆說穿女仆裝了,就算是讓你老婆赤著來跟我談,讓你頭頂綠油油,你他媽也得忍著受著!”

章子龍顯然是孫興章的心腹,哪怕是在他的麵前,說起話來也都肆無忌憚,狂得很。

“章經理說話就是霸氣啊,當著孫行長的麵,都敢這麼說呢!”

“廢話,章經理是孫行長的心腹,手底下又簽有這麼多大客戶,傲氣一點很正常。”

“我以後要是能有章經理這樣的高度就好了,真羨慕……”

齊等閒笑了笑,閃電一般出手,啪的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抽在了章子龍的嘴巴上。

這一巴掌,打得章子龍嘴角飆血,頭暈眼花,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好懸冇昏死過去。

同樣,這一巴掌,也把聒噪的現場打得一片寂靜!

一個個職員目瞪口呆,紛紛吸著涼氣強自鎮定自己躁動不安的心。

這小癟三……這麼狂的嗎?當著孫行長的麵,賞了章經理一個大嘴巴子吃?!

齊等閒轉頭對著孫興章就冷笑著說道:“孫行長教育自己手下的本領,看來是有些不夠行啊!”

“這傢夥,裝逼裝上頭了,打了章經理,還敢用這種口氣跟孫行長說話?!”

“媽的,真是在找死,孫行長,趕緊讓人收拾了這小癟三,不然咱們銀行的麵還往哪裡擱呢?”

“你看孫行長臉黑得嚇人,顯然是真的生氣了……小癟三死定了!喬氏集團今晚就得破產!”

章子龍回過神來,指著齊等閒怒吼道:“小癟三,你他媽好大的膽子!”

孫興章猛一轉頭,抬起手來,一個大嘴巴子就直接賞在了章子龍的另外半邊臉上。

這一巴掌,直接打得章子龍整個人都趴在了沙發上,嘶嘶嘶抽著涼氣,一時間爬不起來。

“齊大師教訓得對,是我管教不嚴,所以才讓手底下冒出這種口無遮攔的混賬來!”孫興章額頭上的青筋都在狂跳。

齊等閒是什麼人?

那是能夠讓市首黃文朗都站在酒店大門口外恭恭敬敬迎接的存在,是跟王萬金、孫青玄、黃文朗三人坐在一塊兒,還能坐在上席的貴賓!

章子龍這個不知死活的蠢貨,居然敢得罪這樣的大人物,這是準備葬送他孫興章的前途?

“什麼?!”

看到孫興章一耳光抽在章子龍的臉上,大家都不由呆在了當場,彷彿眼前出現了幻覺一樣。

而且,孫興章還在對齊等閒道歉,說他自己管教不嚴?

“齊大師是黃市首都格外尊敬的貴賓,今天賞你臉來跟你解決問題,你欺負齊大師的老婆不說,還敢在他麵前耍橫?!”孫興章一腳踹在章子龍的身上,把章子龍踢得縮成了一團。

孫興章的這一句話,讓大家的腦袋瞬間就炸了開來!

原來,齊等閒並非是在裝逼,而是真的認識黃文朗市首,那個電話,也是千真萬確打給黃市首的!

喬氏集團,從哪裡找來了這麼牛逼一個年輕人?

喬秋夢什麼時候找了背景這麼可怕的一個老公?

孫興章氣得麵紅耳赤,額頭上的青筋都在連連跳動著。

章子龍的助理在這個時候醒來,看到這一幕,不由嚇得狠狠翻了一個白眼,再一次昏死了過去。

“給老子裝死?還不滾起來,給齊大師跪下道歉?!”孫興章一聲怒吼,直接把章子龍從沙發上揪了起來。

章子龍傻眼了,呆呆地看了齊等閒一眼,不知所措。

“啪!”

孫興章抬手又是一個耳光狠狠抽在章子龍的臉上,怒道:“聾了?!”

章子龍哭喪著臉,啪的一聲,雙膝落地,直接給齊等閒跪下了。

這一幕,讓在場的職員們呆若木雞,一向心高氣傲,而且橫行跋扈的章經理,居然給人跪了?

他們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