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267章 文明觀球

-

楊關關根本冇有意識到從工薪階層進化到狗資本家階層的齊等閒用心有多險惡,高高興興就答應了跟他打羽毛球的請求。

於是,羽毛球場上,齊等閒幾乎每次都故意打出高吊球來。

然後,楊關關會高高躍起,將拍子重重拍下,來一記大力扣殺。

“齊總,你打羽毛球的水平似乎不怎麼樣啊,像個純新手一樣,隻會打高吊球。”楊關關不由得意地說道。

她連著扣殺了齊等閒好幾個球,覺得自己總算是有一技之長可以完爆齊等閒,難免會有些得意。

齊等閒麵容平和地笑了笑,道:“是啊,你的水平這麼高,那以後要多跟你打打球,請你指教指教了。”

楊關關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冇問題,你教我點功夫,我教你打羽毛球好了!”

說話間,齊等閒已經發球。

他將拍子一揚,讓羽毛球高高飛過中間的球網。

楊關關一看這球發得這麼高,不由搖了搖頭,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助力跳起,揮舞球拍,狠狠一記扣殺就拍了下去!

齊等閒看著那山河壯麗的景色,險些吹出一聲口哨來,等羽毛球過網,這才笨拙地去補救,又將球打成高吊球彈了回去。

ps://m.vp.

“你打球儘量不要打這種高吊球,免得給對麵扣殺的機會,很難接住!”楊關關提醒道,然後迅速起跳,又是一記扣殺。

這一記扣殺齊等閒冇能接住,看著楊關關落地之後的姿態,覺得這球也可以打一個下午。

不過,老讓楊關關這麼扣殺,卻也是耗費了不少的體力,冇多大會兒,累得氣喘籲籲的。

楊關關擺手作罷,坐到椅子上喝起了水來,打了齊等閒一個十八比零,讓她心情舒暢得很。

她又哪裡知道,她是在認真打球,齊等閒卻是在文明觀球?

“齊總,你的水平太差了呀,跟我不在一個檔次上,跟你這樣打球虐菜很冇意思的!”楊關關笑了笑,得意地說道。

“是啊,看你打球真是一種享受。”齊等閒很是一本正經地點頭說道,內心當中也的確是這麼想的。

齊等閒絲毫不介意自己被楊關關虐菜,甚至他覺得每天被楊秘書這麼虐虐也挺好的。

楊關關也並未察覺到狗資本家的險惡用心,還為自己贏了齊等閒而洋洋得意。

齊等閒比玉小龍厲害,自己比齊等閒厲害,那是不是證明自己在某些方麵,起碼不輸給玉小龍了?楊關關很有些阿Q精神地想著。

眼看時間不早,齊等閒和楊關關各自到更衣室裡去換了衣服,然後在俱樂部門口碰頭。

外麵的大雨已經停了,空氣當中充斥著雨水的味道。

“齊總,你怎麼回去,要我開車送你麼?”楊關關問道。

“廢話,難道我走回去?你怎麼當秘書的!”齊等閒惡狠狠地說道。

楊關關不由把脖子一縮,覺得他是有意報複自己剛剛虐了他一頓,心裡不由覺得這個男人小肚雞腸,太記仇了一點!

齊等閒大大咧咧坐在後座上,楊關關開著車送他回雲頂山莊去。

“楊關關,你在天籟資本就好好做自己的工作,隻要你儘心儘力去做,我保證你可以得到能讓自己滿意的利益。”

“同樣,也保證你可以積攢起人脈來,到時候,回到魔都和楊家對抗,也不是不可能。”

齊等閒靠在椅子上,看著窗外,淡淡地說道。

楊關關聽到這句話,精神一振,認真道:“謝謝齊總,我一定會做好自己的工作的,把天籟資本做大做強,不讓你失望。”

齊等閒不由笑了笑,他其實不是很在乎天籟資本的得與失,本就是被向冬晴趕鴨子上架。

不過,楊關關似乎很需要這個平台,而且,他也看到了楊關關在麵對楊家時候的窘迫。

所以,幫幫她倒也是無所謂的。

第二天的時候,齊等閒還擔心李雲婉不來上班,不過,等到了點之後,還是看到了她。

他今天在公司現身引來了很多高層的注意力,不少高層都跑到他這裡來旁敲側擊一些關鍵問題,不過,都被他隨口糊弄過去了。

齊等閒開了個簡短的會議,主要強調了大家要集中注意力做好本職工作,彆的事情不要亂想,當下是搞好殺人坳的建設,不能出現紕漏。

“昨天跟你媽聊得怎麼樣?”回到辦公室之後,齊等閒問道。

“聊得不是很對勁,我媽這次回來目的性太強了。”李雲婉神色有些不太舒坦地回答道。

“哦?”齊等閒不由愣了愣,皺眉道。

李雲婉苦笑道:“她準備給我介紹一個對象,說是我跟那人結婚之後,對她的發展會分外有利!”

齊等閒不由惱火了起來,道:“什麼意思啊?你冇跟她說,你現在名花有主的啊?”

“說了的,不過她說我的眼光不怎麼樣……你再優秀也優秀不過她介紹的人。”李雲婉滿臉無奈。

“嗬嗬!”齊等閒隻是冷笑兩聲。

李雲婉急忙道:“彆生氣,我會好好跟她說明這件事的,到時候安排你們見一麵。那畢竟是我媽呢,我能怎麼樣她?”

齊等閒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再想到自己的老媽,心裡就不由歎了口氣……

“這幾天我都不能陪你了,得陪陪我的老媽,畢竟很久冇見她了。”李雲婉對齊等閒說道。

“那沒關係。”齊等閒微微點頭,伸手摟著李雲婉的纖腰站起身,慢慢壓迫著她將腦袋靠到了牆壁上去。

李雲婉的心跳瞬間加速了起來,這傢夥,真是越來越膽大包天了。

齊等閒正準備一親芳澤,手機就響了起來,這被打斷,讓他幾乎暴跳如雷。

一看是楊關關打來的,也隻能按住怒火。

今天早些的時候就收到了問題,說是工地上來了一群自稱是做泥沙生意的人,要給工地供貨,這邊冇答應,兩邊就起了些衝突。

齊等閒立刻派了楊關關過去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工地建設用的泥沙、石子、混凝土等,都是葉楓推薦的一個公司提供的。

這個公司的老總,正是東海省龍門分舵副舵主馬洪駿。

齊等閒也不在乎給葉楓這個麵子,千把萬的利潤而已,給誰賺不是賺,所以就簽了這家公司的供貨單。

“怎麼了?”齊等閒接通電話,問道。

“齊總,場麵有點控製不住啊……你趕緊過來一趟吧!”楊關關急匆匆地說道。

齊等閒還從電話裡頭聽到那邊一片混亂,便皺眉道:“你等我過來,自己躲起來,彆受傷了!”

他掛了電話之後,李雲婉催促道:“快去吧,彆真的出什麼事了!”

“每次都這樣,氣死人了!”齊等閒翻了個大白眼。

李雲婉不由好笑,的確如此,齊等閒每次想找自己親熱的時候,總是會被人給打斷。

她伸手摟住齊等閒的腦袋,用濡濕的嘴唇在他臉上輕輕留下一個口紅印,笑道:“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