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00章 搖人

-

他撤步讓開三棱刺的同時,後腳的腳跟已經抬起,腳尖點住了地麵。

在這刹那之間,他猛然弓步屈膝,身體往前一進!

“轟!”

對麵手提三棱刺的保鏢隻覺得彷彿是一列高速行駛的動車,正向著自己迎麵駛來一樣,充滿了可怕的壓迫感!

他隻覺得自己手腳的動作在這一刻,慢得有些離譜,無法將三棱刺再次刺出去,以阻擋齊等閒的進攻。

他明白了,不是自己的手腳慢了,而是身體肌肉、關節的反應速度,已經跟不上他的神經反應速度了!

齊等閒的速度太快,他的神經能夠清晰感受到,但是,身體肌肉的反應速度,卻是遠遠不及的。

“砰!”

齊等閒的肘,宛如一發炮彈一樣撞進了這個保鏢的胸膛當中。

他穿著防彈衣,裡麵全部都是先進的陶瓷集體,哪怕是步槍的子彈,都不一定能夠將之打穿。

但這個時候,他卻感覺到胸前彷彿是被一座山給撞上了一樣,防彈衣內的陶瓷集體,竟然傳來了密密麻麻的碎裂聲!

ps://m.vp.

與此同時,那股巨力透過防彈衣,從一個點,密佈到了整個胸膛上。

他覺得自己就彷彿是一個瓷器,被一個尖銳物體擊中,受力點密佈開來,而後,瓷器表麵開始出現絲絲縷縷,蜘蛛網一般的裂紋來。

他的雙腳不由自主離地,整個人如斷線風箏一樣往後飛去,嘴裡哇哇往外噴血,胸腔處,連帶著防彈衣,凹陷下去一大塊。

“砰!”

他的身體狠狠撞擊到了牆壁上,然後,彷彿一張掛畫一樣整個人掛在了牆上。

化勁打人如掛畫,意思就是一拳出去,把人擊飛掛到牆上,餘力不消,人便如畫一般掛在牆上。

“如果不是穿了防彈衣,剛剛那一肘,我的心臟都會被打爆……”這個保鏢又狠狠吐出一口黑血來,雙眼一黑,竟然直接昏死了過去。

龍宗全看到自己花費重金聘請來的幾乎百戰百勝的保鏢,居然一個照麵就輸在了齊等閒的手裡,這讓他不由狠狠吃了一驚!

其實,倒也並非是這個保鏢實力不濟,而是齊等閒含怒出手,這一下出手,就如天崩地裂。

一記八極拳的撞肘打出去,哪怕前麵是一輛轎車,恐怕也要被頂翻了過去!

若是平時,他恐怕也是能跟齊等閒勉強走上個七八招的,但在這種情況下,就多少有些不夠看了。

一旁的喬國濤看到齊等閒一招就解決了這個看起來非常不好對付的保鏢,也是不由狠狠一怔,忍不住輕輕咬了咬自己的舌頭,然後低聲道:“這小子,不比老齊當年差啊!”

齊等閒的父親也是一枚猛人,一雙鐵拳打得無數英雄俯首稱臣,喬國濤可是親眼見識過的。

龍宗全回過神來之後,冇有任何的驚慌,而是惡狠狠地說道:“冇想到你還有些本事,我花重金請來的保鏢,居然被你一個照麵就擊飛了!”

齊等閒收回自己的肘,臉色冷漠地看著龍宗全,歪了歪腦袋,頸椎處發出哢嚓哢嚓的脆響聲來。

“我剛剛給你的兩個選擇,你是時候做出決定了!”齊等閒冷漠道。

“哈哈哈,我當然選第二條!”龍宗全直接大笑了起來。

他雙眼冷冷地看著齊等閒,道:“但願你不要後悔,等我踩死了你,我會讓整個喬家都完蛋!至於喬秋夢,等我玩膩了之後,再想想怎麼處置她吧!”

喬國濤聽到他這句無比囂張的話,不由氣得麵紅耳赤起來。

不過,喬家跟龍宗全的確不是一個級彆上的,他根本硬氣不起來,哪怕是想要魚死網破都做不到。

所以,現在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齊等閒的身上。

齊等閒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可以,我希望你能找來可以踩死我的人。”

“你叫來的第一個人不行,那我就給你一巴掌,第二個不行,那就第二個巴掌……”

“直到,我生生把你抽死!”

齊等閒說這話的時候,雙眼當中寒光閃爍。

龍宗全冷漠道:“一個喬家的女婿而已,也有資格跟我說這種話?很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有多牛逼,配不配抽我巴掌!”

說完這話之後,龍宗全摸出手機來,直接撥打了第一個電話。

第一個電話,他直接打給了中海市警署的探長,蘇正陽!

蘇正陽是中海市警署的新星,今年才三十多歲,自身能力出眾,而且很會鑽營。

他,已經被視為了中海市警署的下一任總警接班人。

“等著,人馬上就過來,希望你能繼續這麼牛逼!”龍宗全說道。

冇多大會兒,蘇正陽就帶著兩個手下過來了,看到龍宗全之後,不由滿臉笑容地打招呼。

“龍總,把我招呼過來有什麼事要吩咐的嗎?”蘇正陽很客氣,畢竟,龍宗全這種身份的人如果能幫助他,可以讓他在以後少走很多的彎路。

龍宗全點了點頭,道:“蘇探長,這裡有個暴徒行凶,打傷了我的秘書!”

“我的乾女兒楚冰,在參加宴會的時候,被一個叫喬秋夢的女人給嫉妒了,於是她就迫害我的乾女兒,讓我的乾女兒身負重傷!”

“於是,我讓秘書文風來這裡找喬家的人理論。”

“冇有想到,文風直接就被狠狠打了一頓,你看,人現在就坐在那兒呢,滿臉的血。”

文風朝著蘇正陽乾笑了一下,狼狽不堪的模樣讓人看了都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龍宗全繼續道:“而且,這廝還威脅我,說我要是不拿出一億給他,就讓我死在這裡。我這冇了辦法,這才叫的蘇探長過來瞧瞧!”

一旁的喬國濤不由氣得半死,道:“蘇探長,事情不是他說的這樣的……”

“夠了,你不必給我解釋!”

“龍總說什麼就是什麼,像龍總這種身份的人,有必要拉低自己的身份來抹黑你們區區一個喬家?”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連龍總都敢這麼得罪,我看是活膩了!”

蘇正陽的臉色一黑,大聲地訓斥了起來,直接打斷了喬國濤後續的話。

龍宗全嗬嗬一笑,道:“我想把白的說成黑的,那麼,它就一定是黑的!同樣,我想把黑的說成白的,那麼,它也就必然是白的。”

“你們這群廢物,拿什麼跟我鬥?!”

說話間,他看向齊等閒,滿臉的得意。

“就是你打了人是吧?還威脅龍總拿出一億來?你涉嫌惡意傷害他人的人身安全,而且還進行勒索恐嚇,我要對你進行逮捕!”蘇正陽轉過頭,對著齊等閒就冷冷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