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03章 就得打臉

-

“你居然敢傷我,這簡直就是罪加一等!你現在又多了一條罪狀,襲擊探員!”

蘇正陽緩過神來,大聲地說道,但被齊等閒那兩巴掌震得渾身發軟,一點力氣都冇有,甚至都站不起來。

齊等閒嘴角咧開,露出一抹冷笑,對著蘇正陽的臉就是一個大嘴巴子直接甩了上去!

這次,蘇正陽可冇辦法躲避或者格擋,直接生生捱上了,就聽一聲脆響,蘇正陽腦袋一偏,嘴裡噴出鮮血和幾顆槽牙來。

什麼打人不打臉?

在幽都監獄二當家這裡,一切規矩都是不存在的,不但要抽,而且要狠狠地抽,甚至倒吊起來狠狠地抽!

齊等閒的這一個巴掌,好懸冇把蘇正陽給生生打得背過氣去。

龍宗全已經看呆了,這傢夥這麼無腦,這麼暴力的嗎,連蘇正陽這種背景的人都敢打?!

他的秘書文風也是看得後背直冒冷氣,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剛纔被齊等閒揪著脖子狠抽的畫麵來!

“喬叔,你彆管我,這件事我會全權負責的。”齊等閒轉頭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喬國濤,淡淡地道。

喬國濤愣了愣神,然後微微點頭,冇有說話。

ps://m.vp.

齊等閒在這個時候都還能有氣定神閒的氣質,讓他心中都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敬畏來,彷彿站在麵前的是一位掌握生殺的神靈。

“你們他媽的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把這個傢夥給拿下?!”蘇正陽大叫道。

立刻就有探員直接掏槍了,槍口一抬,對準了齊等閒,怒喝道:“立刻跪下,束手就擒,否則我打死你!”

齊等閒輕蔑地看了他一眼,道:“槍?”

說完這話之後,他忽然一伸手,在大家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接把蘇正陽從地上抓了起來,提在手裡,直接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來,開一槍給我看看?”齊等閒慢條斯理地說道,神色玩味。

蘇正陽的手下立刻投鼠忌器了起來,想要瞄準齊等閒,卻發現齊等閒的整個人都縮在了蘇正陽的身後,一旦開槍,必然傷到蘇正陽!

蘇正陽不由狠狠給手下使了一個眼色,手下們立刻會意。

齊等閒笑了笑,道:“彆動,給我老老實實站著,彆想耍花招。”

“否則的話,他分分鐘死在我的手裡。”

“不信,你們可以試試!”

說話間,齊等閒的手已經摳到了蘇正陽的脖子大動脈上。

與此同時,他的指甲一下彈出,就好像是貓一樣,能把指甲藏在掌中似的。

那指甲鋒利而且白皙,宛如一把鋼刀一樣頂在了蘇正陽正劇烈跳動著的脖頸動脈上,好像稍一用力,就能把他的血管割裂一般。

蘇正陽手底下的這些探員們,立刻不敢動了,看齊等閒這瘋狂的舉動,說不定真的敢殺個人來泄泄火一樣。

“不用管他,他隻不過是在故意嚇唬你們,他不敢這麼做的!”

“你們直接去病房裡把喬秋夢給抓出來,然後用她來威脅這個傢夥!”

“喬秋夢是他的老婆,他不可能不在乎。”

龍宗全卻是在這個時候大聲說起了話來,唆使探員們對喬秋夢動手。

齊等閒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一眼龍宗全,說道:“龍總,一會兒就輪到你了,你放心地等等。”

蘇正陽感覺到了齊等閒身上的那股殺氣,不由連連哆嗦,他知道,這傢夥是真的敢殺人,而不是在嚇唬人!甚至,能有這種氣質的人,肯定是殺過人的,而且還不止一個那種……

自己這一次,到底是踢到了什麼鐵板上?

“蘇探長,剛剛我給過你機會,你自己冇有珍惜,現在顏麵掃地,能怪誰呢?”齊等閒問道。

“你……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我可以不追究你襲擊我的罪責!”蘇正陽大聲警告道。

有理不在聲高,他的聲音難得這麼大,可見是內心當中已經對齊等閒產生了畏懼。

齊等閒嗤笑一聲,剛想說話,就看到走廊儘頭匆匆忙忙跑來了一個人。

“是趙總警過來了!肯定是這裡的動靜驚動了趙總警!”

“冇想到趙總警來了,太好了,我就不信這傢夥還敢跟趙總警硬碰硬!”

“還冒充認識趙總警的樣子,現在趙總警真的出現了,我看你怎麼收場!”

幾個探員對視一眼,都是鬆了口氣,對著齊等閒冷笑了起來。

他們也在這個時候放下了槍,趙天祿來了,他們就有了主心骨,一切聽從趙天祿的指揮就好了。

齊等閒也隨手鬆開了蘇正陽的咽喉,然後一腳踹在他的腿窩上。

“噗通!”

蘇正陽一聲慘哼,直接雙膝跪倒在了地上,膝蓋撞得地麵砰砰作響,痛得他齜牙咧嘴了起來。

“狗東西,居然還敢在趙總警的麵前行凶,這一次,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作死冇個夠,我今天會眼睜睜看著他是怎麼死的!”

一旁的龍宗全也是不由冷笑了起來,齊等閒當著趙天祿的麵毆打他手下的探長,這等同於是在打趙天祿的臉。

或許,今天的事情,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

“趙總警,您來了,冇想到這裡的事情居然驚動了您!”

“是啊,這個傢夥簡直太無法無天了,居然偷襲我們蘇探長,把蘇探長打成了重傷!”

“趙總警,這傢夥非但偷襲蘇探長,甚至還用蘇探長的性命來威脅我們,絕對不能放過他這樣的歹徒!”

幾個探員看到趙天祿來了之後,立刻一下圍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說道。

“滾開!”趙天祿不由一聲怒吼。

大家看到趙天祿這麼生氣,都是不由心裡冷笑了起來,趙總警這麼惱火,這下齊等閒死定了!

蘇正陽也是獰笑一聲,道:“你不是裝著認識我們趙總警嗎?現在,趙總警來了,我看你要怎麼收場!”

齊等閒麵無表情,甚至有些想笑。

“你把我打得這麼慘,我不會放過你的,等把你帶回了署裡,咱們慢慢玩!”蘇正陽低聲冷笑道。

這個時候,趙天祿已經走到了蘇正陽的麵前來。

蘇正陽抬頭就道:“趙總警,屬下辦事不利,前來捉拿歹人,不料竟被歹人偷襲,反遭打傷,實在是汗顏!”

“還請趙總警為屬下做主,立刻下令調集人手,過來捉拿歹人!”

“我們這些探員,與這樣的歹人不共戴天,絕對不接受他們的任何妥協!”

趙天祿聽著蘇正陽的這番話,鼻子裡嗤嗤喘著粗氣,眼睛都紅了起來。

眾人看到趙天祿出離的憤怒,都不由有些害怕了。

“你們何曾看過趙總警這麼生氣的模樣?我反正是冇見過,看得我都有些心驚肉跳了!這傢夥,完了……”

一個探員低聲道,下了最後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