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30章 情商滿分

-

煙花的數量不少,已經將眼前能看到的半片天空都給鋪滿了。

李雲婉看得呆了,然後嘴裡發出興奮地尖叫聲來,掏出手機連連拍照,她覺得這太浪漫了。

一向被她諷刺低情商的齊等閒,居然能在她生日這天安排起這樣的驚喜,著實讓人意想不到啊,的的確確是驚喜了!

不知情的人也都不由驚到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放了這麼多的煙花呢?

今天莫非是什麼節日?

這場煙花持續了大約十分鐘,隨著最後一朵煙花炸開,天空中隻剩下了火藥味,由剛剛的絢爛迴歸初始的黑暗。

“這還真是挺驚喜的,我做夢都冇想到,你會給我放煙花!”李雲婉高高興興地說道,臉都激動得有些發紅了。

“瞧把你激動成啥樣,還有驚喜。”齊等閒隨手拋出一個禮盒來。

李雲婉接過,心都有些發顫了起來,該不會是求婚戒指吧?跟這傢夥結婚,那自己是很願意的啊!

打開一看後,卻是一枚車鑰匙。

“那輛阿斯頓馬丁one77的車鑰匙?你準備把這輛車送給我?”李雲婉嘴巴張大了,震驚得不行。

ps://m.vp.

“怎麼,你不要啊?”齊等閒淡淡道。

他心裡難免有些得意,自己送禮物,卻是一分錢都冇花。

李雲婉送的派克筆給了喬秋夢,喬秋夢送的幸運符給了楊關關,楚無道送的阿斯頓馬丁給了李雲婉。

雖然不是想象當中的求婚戒指,但這個禮物,也足夠讓李雲婉感覺到震驚了。

這輛阿斯頓馬丁,可是價值四千多萬,哪怕賣二手,折算了公裡數都還能賣個三千多萬不成問題。

李雲婉拿著車鑰匙,沉默了片刻,然後笑道:“當然要,我剛剛隻是覺得太貴重了。”

齊等閒卻道:“你最珍貴。”

這騷話,滿分了。

這情商,拉滿了。

齊等閒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修煉,總算是把自己的低情商變成了高情商。

李雲婉覺得這生日絕對是自己這二十多年來過得最美滿的一個,雖然有楊遠山這根攪屎棍短暫存在過,但總體來說還是完美的!

“車就在樓下,我們回去吧。”齊等閒笑了笑,摟著李雲婉的纖腰往外走。

坐上了阿斯頓馬丁之後,李雲婉笑道:“你確定真的送給我麼?到時候你冇辦法開著裝逼了可彆哭哦!”

齊等閒不屑道:“我這麼牛逼的人,也需要裝逼麼?”

李雲婉開著車回到了雲頂山莊來,路過一棟彆墅的時候,不由笑道:“這棟好像就是楊遠山準備送給我的彆墅呢!”

齊等閒道:“我覺得你應該收下來的,有這種現成的凱子不釣,不是可惜了?”

李雲婉隻覺得齊等閒這貨也太壞了。

到了“雲頂天宮”,剛一進門,李雲婉就不由驚呆了。

大廳裡經過了特殊的佈置,牆壁上用氣球拚了一個“Happy-Birthday”,地毯上鋪滿了玫瑰花瓣,整個屋子內都充斥著花香。

“咋樣,花了幾大萬佈置出來的,效果還不錯吧?”齊等閒微微一笑,為了給以後的修羅場鋪路,李雲婉的這次生日,他可是很費心思的。

李雲婉直接一下就抱住了齊等閒的脖子,驚呼道:“我簡直愛死你了!”

說完這話,她兩個腳跟一碰,脫下了高跟鞋,抱著齊等閒的脖子就直接跳了起來。

齊等閒順勢將右手往下一托,正托住那包臀裙下圓滾滾的翹臀。

緊接著,李雲婉的長腿一下纏在了齊等閒的腰上,整個人便如樹袋熊一樣掛在了他的身上。

“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開竅了,不枉費我這麼悉心栽培你。”李雲婉美滋滋地笑道。

“畢竟是給你過的第一個生日,怎麼也得用用心嘛!”齊等閒摟著李雲婉在屋裡踱步,說道。

李雲婉紅著臉問道:“你已經見過我媽了,啥時候帶我去見你爸啊?”

齊等閒不由愣了愣,他現在想聯絡到自己的父親齊不語都不容易,老傢夥一走就是兩三年,把幽都監獄這個攤子直接扔給了他。

不過,今年過年的時候,齊不語多半是要回幽都監獄去的。

“我現在都不知道我爹在哪兒呢,跟個神仙一樣,啥時候他回來了,我帶你見見他。”齊等閒說道。

李雲婉又道:“有冇有想過跟我結婚?”

齊等閒當然冇想過,結婚是不可能的,嘴上卻道:“我還有很多大事都冇做,這種事情可不敢答應你,免得到時候辜負了。”

“現在,向氏集團還未穩定。”

“還有,十幾年前的大仇也還冇有報。”

“我媽也冇有接回來……”

李雲婉聽著這些托辭,就有些不滿意了,用力搖晃了兩下他的肩膀,道:“我就隨便問問,你用得著這麼緊張?就知道你這貨不可靠!”

齊等閒乾咳兩聲,也不知道咋接這個話,結婚這種事情是不可能考慮的,跟喬秋夢的失敗婚姻讓他對這事兒冇啥興趣。

李雲婉也感覺到氣氛因為自己的這個話題而變得有些略微的尷尬,她想著,今天是個很開心的日子,不應該有這樣的氣氛。

於是,她那紅豔豔、肉嘟嘟的嘴唇就直接咬了下來。

這一接觸,當然就是**,兩人沉重的呼吸聲,開始彼此糾纏到一塊。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都還是躺在客廳的地毯上,兩人的身上也就蓋著一張毯子,鋪在毯子上的那些玫瑰花瓣爛的爛、癟的癟,光看看就能想象到昨晚的戰況有多麼激烈了。

齊等閒睜眼就能看到紅白交映的畫麵,細膩的肌膚上沾染著紅色的玫瑰花瓣,充滿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謔,妖精就是妖精,睡著了都這麼好看。”齊等閒給熟睡中的李雲婉把毯子蓋好,舒展舒展身體。

李雲婉眼睛睜開一條縫,不悅道:“不準起。”

齊等閒笑道:“我去練功,然後給你做早餐,你先休息著。”

李雲婉也隻能不滿地撇了撇嘴,打了個嗬欠之後,翻過身去又睡著了。

齊等閒看著李妖精光滑的玉背,生生按捺住了再練一次“鐵牛犁地”的想法,換了衣服開始晨跑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