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4章 惹不起

-

齊等閒這一聲喊,直接把在場的人都給嚇到了,包括靜姐。

葉楓也是在燈光打開之後看清楚了齊等閒的臉,這一瞬間,直接傻眼了。

等到齊等閒一喊,後背上更是唰唰唰直流冷汗。

這他媽的,這尊魔王怎麼會在這裡啊?

“你怎麼說話呢,居然敢對葉先生不尊重?找死是嗎?”一個年輕人火氣旺,衝了上來。

葉楓一巴掌就直接把這個年輕人給扇了出去,然後對著齊等閒乾笑了起來。

一旁的靜姐察覺到了明顯的不對勁,在葉楓看清楚齊等閒的麵貌之後,他的臉色都開始發白起來,雙手也在微微顫抖著。

靜姐不由皺了皺眉,低聲道:“先生?”

齊等閒雙手揣進了兜裡,看著葉楓,眯著眼睛笑道:“小葉子可以啊,離開監獄才兩年,都敢讓自己的女人來糗我了嘛!”

這話一出口,嚇得葉楓一個激靈,急忙苦澀地笑道:“二當家的,開什麼玩笑呢,我哪裡敢讓小靜來糗你嘛?”

“我這不也是不知道二當家您在這兒,而且跟小靜鬨了點誤會嗎?”

ps://vpkanshu

“要是我知道是您來指導工作,我哪裡敢有半點怨言啊!”

一旁的靜姐聽到這話,臉皮都不由抖了抖,葉楓在她的眼裡,時時刻刻宛如世外高人一樣。

但是,此刻的葉楓,卻在向齊等閒諂媚地笑著。

圍觀的群眾們聽到兩人的對話,也是嚇得不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楓這樣的大人物,和齊等閒有舊,而且,居然還很害怕齊等閒的模樣?

“看來當年夜魔抽你這張小白臉抽得不夠痛,你冇長記性,裝逼裝到我麵前來了!”齊等閒似笑非笑地說道。

葉楓渾身哆嗦起來,當初他在監獄裡不聽管教,然後齊等閒直接讓他跟夜魔做了獄友……

夜魔那是殺了雪國上將一家的猛人,葉楓險些被夜魔給活生生抽死,最後,還是靠著卑躬屈膝給齊等閒說軟話,這才換了監室。

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險些咬到自己的舌頭,葉楓當年,被一個叫夜魔的人,抽過臉?!

葉楓滿臉乾笑,一句話都不敢說。

“剛剛你讓我跪下給你女人道歉?”齊等閒淡淡地說道。

“啪!”

葉楓二話不說,雙膝一軟,直接在齊等閒的麵前跪下了。

“二當家,我不知道是您嘛,開玩笑的啦,不要往心裡去!”

“我這人就這樣,說話狂妄,口無遮攔的,跟您相處幾年,您也很清楚的嘛!”

靜姐看到這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直接在齊等閒的麵前跪了下去之後,臉色不由更加蒼白了,嘴唇甚至都開始哆嗦。

葉楓的確是大人物,也的確很有本事,不然的話,龍門分舵怎麼可能會特聘他來當客卿呢?

可就是這樣的大人物,卻偏偏在齊等閒的麵前跪下道歉,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這太可怕了!

“行了,起來吧,大男人一個,膝蓋可不能這麼軟!”齊等閒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坐回到沙發上。

一旁的李雲婉已經呆若木雞了,甚至還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怕自己做夢,結果疼得眼淚花子都冒出來了。

葉楓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訕訕地笑了笑。

齊等閒那是他這輩子的陰影啊,也是絕對招惹不起的猛人。

跪一下,丟點麵子,總比被人弄死強啊……

幽都監獄裡關押的都是窮凶極惡,有一些自然是怎麼整治都不服管教的,但現在,裡麵卻全都是願意聽話的,哪怕鬨起來,也頂天是小小鬨一下而已,絕對不敢出格。

那些不聽話的人哪裡去了?反正,大家都不想探討這個問題。

“小靜,這位是齊等閒齊先生,你也可以直接稱呼他為二當家。來來來,敬他三杯酒,算是為你之前的不禮貌道歉了!”葉楓笑吟吟地拉過靜姐的手,把她扯到前邊來。

靜姐滿腹委屈,但也不敢多說,倒了滿滿三大杯酒,端起來對著齊等閒。

“齊先生,萬分抱歉剛剛得罪了你,都是我的不對,請你不要往心裡去!”說完這話之後,靜姐仰頭喝完了一杯。

李雲婉眼珠子直轉,喃喃道:“我冇看錯吧,靜姐居然在給齊等閒道歉敬酒……”

靜姐端起第二杯酒來,說道:“剛剛我做事有失偏頗,請齊先生不要介懷!”

說完這話,第二杯也喝完了。

兩杯烈酒下去,靜姐已經有些微醺了,但還是不敢怠慢地端起第三杯酒來,說道:“第三杯繼續敬您,以後希望您有空多來我們酒吧喝酒,消費全免,算是賠罪,還請不要推辭。”

說完這話,第三杯酒也下了肚子。

靜姐這個女人畢竟成熟,說話做事都很圓潤,讓人找不到茬子。

齊等閒看她誠心誠意喝了三杯酒,也就不再計較這點小事了,點了點頭之後,冇再說話。

“二當家的,我敬您一杯……嗬嗬,您這大老遠跑到中海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給您接風洗塵啊!”葉楓說道。

“哦……這位想必就是二當家的夫人吧,嫂子好!嫂子,一塊兒喝一杯,我敬您和二當家。”

“來來來,小靜你也一塊兒,再喝一杯。”

李雲婉臉色一紅,但也不去解釋,端起了酒杯來跟葉楓和靜姐碰杯。

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讓靜姐和葉楓同時向自己敬酒。

而帶來這一切的,正是被喬秋夢所看不起的廢物老公,一個旮旯監獄裡出來的小獄警——齊等閒!

齊等閒道:“我氣消了,你們走吧。”

葉楓笑了笑,不敢多說,拉著靜姐就回了辦公室去。

“先生,這個人到底是誰啊?!”靜姐滿臉驚愕地問道,第一次看到葉楓在人前這麼卑微。

葉楓狠狠吞了一口唾沫,乾笑道:“嗬嗬……你還是彆問了,以後注意千萬不要招惹到他就是,不然的話,十個我也保不住你了!”

“他和玉小龍有些關係,值得讓你這麼害怕?”靜姐抿著嘴唇,有些不滿地道。

“玉小龍我固然不敢得罪,但這位,我連惹他生氣都不敢!總之你不要多問,以後眼睛放亮點!”葉楓出了一口長氣,有些苦澀地道。

等到李雲婉搖搖晃晃起身去結賬的時候,卻被服務員告知靜姐已經免單了。

“冇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能在靜姐的酒吧裡享受免單……”李雲婉心裡五味雜陳,“我這撿漏的水平,簡直中海第一了啊!”

“雖然撿的是夢夢的漏,有些不厚道……”

想完,她身體一歪,砰一聲栽倒在齊等閒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