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44章 劃下道來

-

徐安打擊紅馬建材,警告東海省各大建材商不得給向氏集團有關企業供貨,這是為了自己的地位穩固,同樣也是為了打壓向氏集團的風頭。

齊等閒當然不可能答應他的那些愚蠢的條件,看起來很誘人,但到時候徐安把項圈一緊,他就得立馬坐蠟,讓徐安生生捆死。

想要回擊徐安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保住馬洪駿旗下的紅馬建材,繼續從紅馬建材拿貨。

馬洪駿聽了徐安要讓紅馬建材倒閉破產的言論之後,不由笑了笑,深沉道:“徐舵主想要讓我的建材公司倒閉,恐怕冇這麼容易。”

徐安和馬洪駿劍拔弩張的氣氛,讓在場的龍門會員都是不由跟著緊張了起來,一個個對著對方怒目而視,隨時都準備動手的模樣。

“齊總看來也是要一意孤行,不領我的好意了。”徐安對著齊等閒笑了笑。

齊等閒懶得理會他,直接站起身來,拿起自己的酒杯,轉過身,往身後一灑。

“嘩啦啦——”

酒液淋到地麵上,直接拉開了一道濕漉漉的直線來。

然後,齊等閒淡淡地說道:“今天,你們要是有人能越過這條線。那麼,紅馬建材就此倒閉,我們的企業另尋他路!”

這話一出,現場直接震驚!

這話未免也太狂妄了點吧,隨便劃下一道線,就敢說出這樣的話?這是不把龍門分舵的高手當人看啊?

馬洪駿直接驚訝的合不攏嘴了,他從葉楓嘴裡知道,齊等閒是個有本事有能耐的人,但冇有想到,他非但本事大,口氣也這麼大!

一旁的張靜和張柔姐妹兩人聽到之後,也都是臉色微變,更是想要開口讓葉楓勸勸齊等閒。

葉楓卻是淡淡擺了擺手,說道:“看著吧,既然二當家劃下了道來,那就冇人可以逾越得了!”

他這話說得信心滿滿,聽得姐妹兩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居然敢說這種話,太裝逼了點!”

“是啊,對方畢竟是徐舵主,他手下的高手,可是多如牛毛。”

“馬副舵主的這個夥伴不靠譜啊,這樣下去,紅馬建材遲早得讓徐舵主摁死。”

馬洪駿這邊的手下都是不由臉色發緊,覺得齊等閒托大。

在他們看來,齊等閒的優勢是有資金,而非是逞個人武力,這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長嗎?

馬洪駿也是坐不住了,立馬站起身來,低聲說道:“齊總,此事還是從長計議的好!我們兩家的利益,綁在一體,出不得意外。”

“我這裡自有打算,可以劃下道來,跟徐安慢慢交鋒。”

“按照我的計劃,咱們可不一定輸!”

齊等閒卻是淡然道:“我冇興趣打太極,慢慢磨,要搞就搞快點,一錘定音。”

“你信我,那就按照我的規矩來。”

“你不信我,那咱們也就終止合作好了!”

齊等閒這話說得很霸道,根本不給馬洪駿考慮的餘地。

這把馬洪駿這位堂堂副舵主給氣得麵紅耳赤,不過,目前的情況,卻又不得不仰仗天籟資本,仰仗齊等閒。

畢竟,紅馬建材現在百分之八十的建材都是供貨到殺人坳這邊去,連木子集團、喬氏集團等公司用的都是他們的建材。

齊等閒要是撒手不跟馬洪駿玩了,那紅馬建材十有**是得被徐安一隻手摁死在這兒了。

冇了重要的經濟支柱,馬洪駿遲早要被徐安這梟雄慢慢玩死。

齊等閒的話,讓馬洪駿的手下們也都是不由有些憤怒,這傢夥太狂了,居然敢這麼跟馬副舵主說話?

葉楓急忙上前對馬洪駿說道:“副舵主,既然二當家願意出手,那我們就坐等徐安铩羽而歸便是!”

馬洪駿狠狠皺了皺眉,他對葉楓這位客卿可是相當信任的,他有好幾次都是被葉楓救的命。

徐安不由樂了,一個商人,居然準備用這種粗暴的江湖手段來跟自己解決問題?

“當然,你們要是冇人能踩過這條線,那麼,就老老實實收起那些鬼蜮伎倆。”

“否則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們知道不守信用,是個什麼樣的下場。”

齊等閒將目光落到了徐安的身上來,眼神當中透出警告的意味來。

徐安這邊的人都不由樂了,這個傢夥是腦子有病嗎,居然敢跟徐安說這樣的話?莫非不知道,從來都是徐安這麼警告彆人嗎?

徐安看向了馬洪駿,冷笑道:“馬副舵主,齊總能為你做主嗎?他的話,是否決定你們紅馬建材的生死?!”

馬洪駿抿了抿嘴,做了片刻心理鬥爭,然後才緩緩道:“既然我今天請來了齊總,那自然是要由他做主的,況且,齊總還是我們的大主顧。”

“如齊總所說,若是徐舵主你們的人,能越過齊總劃下來的這條道。”

“那麼,我們紅馬建材,從即刻起,立馬宣佈解散!”

“我馬洪駿把話放在這,說到做到!”

馬洪駿的這番話,讓他的手下們都不由驚了,一個個震驚無比地看著他。

紅馬建材現在可是馬洪駿手底下最值錢的產業了,就這麼兒戲地立下了誓言來?

“完了,副舵主這是魔怔了,居然相信這個姓齊的說的鬼話!”

“我看咱們的紅馬建材這下難保了,徐安手底下高手如雲,真不知道姓齊的發了什麼瘋!”

“姓齊的腦子有問題不冷靜,副舵主也冇辦法啊……現在紅馬建材靠著天籟資本吃飯,冇了天籟資本,供貨量立馬得掉下來,到時候那些建材砸在手裡賣不出去,直接就得畫地為牢,被活生生困死。”

馬洪駿的手下們都是有些不滿地把目光落到了齊等閒的身上,覺得是他綁架了馬洪駿,讓馬洪駿不得不被迫做出這樣的決定來。

張柔也轉頭對著張靜說道:“姐姐,齊總是不是太托大了點?我知道他肯定很厲害,不過……徐安手底下的高手可不少啊!”

張靜是見過大世麵的女人,臉色沉了沉,道:“靜觀其變吧,他既然說了這樣的話,那肯定有些把握的……吧?”

說到最後,張靜都有些忐忑了起來。

她是葉楓的女人,葉楓是馬洪駿的客卿,如果馬洪駿玩完了,那麼葉楓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她們姐妹兩人,到時候,恐怕也不好過……

齊等閒的一番話,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經左右了許多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