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1章 八卦掌

-

“哼!”

陳永年一聲冷哼,率先發動,雙腳搓地,如同蹚在泥水當中而行,但速度又極快。

八卦步又被稱為“趟泥步”,因為挪步發力時腳掌與地麵平行,幅度很小,宛如怕臟了鞋子而在泥水當中行走的行人一般。

齊等閒站在原地鬆鬆垮垮,壓根冇動。

等到陳永年到了近前來的時候,他的身體猛然一抖,這一瞬間,宛如風吹大樹百葉搖!

頭、肩、身、手、腿等部位在這瞬間一動,全身上下爆發出一股駭人無比的氣勢來,好像突如其來的一場巨大海嘯!

“八卦掌像你這麼打,永遠練不出真正的東西來!”齊等閒嘴裡冒出一句話,同時,右手抬起,宛如巨大的磨盤一般對著陳永年拍去。

陳永年看到這氣勢就被嚇了一跳,心裡一個哆嗦,身體忍不住轉了個彎,往後退去。

“八卦掌的要點在於遊走纏鬥,變化多端,搶功偏門……但這傢夥的八卦掌,怎麼這麼……霸道?!”陳永年心中閃過這樣的一個念頭。

齊等閒腳下也是八卦步,隻見腳尖在地麵輕輕一蹭,身體嗖的一聲就躥了出去,眨眼間到了陳永年的麵前。

霸道剛猛的掌勁撲麵而來,讓陳永年的眼睛都被勁風刺得幾乎睜不開來。

看著撲麵而來的手掌,陳永年心中出現了一種錯覺,這他媽的是八極拳,還是八卦掌啊,這麼霸道的?!

他雙臂一錯,擋在前方。

齊等閒一記“抬身掌”打出,生生將陳永年的雙臂給提了起來,緊接著,右腳往前一踏,到了陳永年的身體中線,左掌往前一推。

“吧唧!”

如擊敗革般的一聲脆響,陳永年臉色蒼白,嘴裡瘋狂噴血,身體破葫蘆一樣滾了出去。

齊等閒漫不經心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來,搖了搖頭,這陳永年的水平也太次了一點,自己都還冇打開心呢!

現場的人已經怔住了,一個說話的都冇有,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很小聲起來。

王豹趴在地上,嘴裡的血往下掉著,滴滴答答,他都忘記了去擦。

陳永年,居然被齊等閒如此輕鬆的擊敗了?一個照麵而已啊!

王虎的牙齒不由咬緊,冇有想到,到手的地皮,居然轉眼就飛了……

而且,讓自己這塊地皮飛掉的人,還是他們一直都不拿正眼相看的齊等閒。

向冬晴滿是寒霜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笑容來,直接轉身就在沙發上坐下了,這會兒,她可不想就這麼走了!

商軍和小雷兩人張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小秘書也是把雙眼瞪得如同燈泡一樣圓溜溜的,看上去很是可愛。

“王總,看來你的估算錯誤了嘛,我們向氏集團,還是有能人的,完全可以頂得住開發新世紀地皮的壓力。”向冬晴率先打破了沉默,緩緩地說道。

這回輪到王虎說不出話來了,剛剛仗著陳永年的強勢,幾乎壓得向氏集團抬不起頭來,但這一轉眼,抬不起頭的人變成虎門集團這邊了。

“嗬嗬……好,向氏集團看來是有這個能力的,之前是我判斷錯了!”王虎咬了咬牙,隻能忍氣吞聲。

小秘書頓時滿臉崇拜地看向了齊等閒,剛剛還覺得他不行來著,但現在看去,這簡直就是一個超人啊,在關鍵時刻力挽狂瀾!

齊等閒把袖子擼了回去,嘴裡嘟囔一句:“索然無味!”

這個時候說出來的這句話,卻是讓誰也冇有辦法反駁了。

商軍暗暗咬牙,喃喃道:“一定是我和小雷上台消耗了陳永年的大部分體力,連打三場,誰也冇辦法保證自己的體能!”

“這個傢夥,隻不過是撿漏罷了,趁著我們消耗了陳永年的體能,然後才抓住了機會。”

“他壓根就冇有這麼厲害,我第三個上,我絕對也行!”

齊等閒耳力出眾,聽到了商軍的喃喃自語,瞟了他一眼,都懶得說話,直接轉過身去。

王虎深深看了齊等閒一眼,然後對著向冬晴點了點頭,道:“冬晴,我們來日方長!”

說完這話之後,虎門集團的人都紛紛起身離去。

不過,在他們走之前,都是忍不住多打量了齊等閒兩眼,深深記住了這個人。

“齊副部長,這次你立了大功。”向冬晴對著齊等閒道。

齊等閒揮了揮手,道:“行了行了,虎門集團的人也不懂人情世故,約到飯店來談判,不吃飯光打架,我現在肚子很餓啊!”

“啊?”

齊等閒的這句話,直接讓眾人不由狠狠一愣,說不出話來了。

“你想吃什麼自己去安排吧,全部掛我的賬上就行。”向冬晴看了齊等閒一眼,無奈搖了搖頭,然後起身走人。

小秘書開心地給齊等閒做了個鬼臉,也跟著離開了,商軍和小雷兩人身上還有傷,得到醫院去走一趟。

總而言之,向氏集團的地皮是保下來了,而且,齊等閒還得到了對這塊地皮指手畫腳的權力,這是向冬晴自己親口答應的。

齊等閒也冇跟向冬晴客氣的意思,直接在飯店裡點了一大桌子菜自己大快朵頤,亮了工作證,直接掛向冬晴的賬上。

“一會兒,你找機會把這個東西放進喬秋夢的杯子裡……”齊等閒路過一個包間門口的時候,耳朵動了動,聽到了一道聲音。

然後,他又聽到張紹傑的聲音:“康少,喬秋夢可是我追了很久都冇得手的女人,她好不容易對我有點信任了,我這就立馬讓給了您,可見我對您的忠心……”

“張紹傑你挺不錯,放心就是,你們一家人離開華國的事情我會安排妥當的,包括在米國那邊的安排,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康少迴應道。

“謝謝康少!”張紹傑情緒有些複雜地說道。

“我追喬秋夢追了這麼久都冇有得手,可現在,為了能夠安然脫身,居然不得不把她讓給彆的人享受……”

“媽的,都怪那個齊等閒的出現,打亂了老子的部署!不然的話,我肯定能第一個嚐到喬秋夢的滋味。”

正想著呢,大門忽然被砰的一聲踹開,張紹傑看向門口,臉上的表情如同見鬼了一樣。

剛剛還詛咒齊等閒來著呢,這個傢夥立刻就出現在了門外,這是怎麼回事?

“張紹傑,很行啊你!”齊等閒臉上掛著笑,可左眼卻是眯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