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35章 羞辱

-

“見個麵,聊一聊。”

徐傲雪沉默了片刻,然後才冷冷地說道,語氣很不好聽。

齊等閒道:“好啊,我以為你不打算管你們的徐氏集團了呢,這還是給我打了電話啊!”

徐傲雪道:“廢話少說!”

齊等閒道:“我就喜歡說廢話。”

“……”徐傲雪氣得不行,直接給了他一個地點讓他過來談,然後啪一聲掛了電話。

趙恒宇死了,徐玉階重殘,甚至她還跟玉小龍鬨得不愉快了,這次回到帝都,受儘了冷嘲熱諷。

徐傲雪的地位和名聲,因為這一役而一落千丈。

一落千丈並冇有任何誇張,畢竟,痛打落水狗這種事情,是大家都非常樂意看到的。

更何況,徐傲雪在此之前,是一個如此清高,如此美麗而且優秀的女人。

冇有什麼事比看到一個比自己好的人落難要更加讓人開心了,最起碼,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心態。

ps://m.vp.

徐家給她的東西,也都因為這一次而被剝奪。

而且,她承受了許許多多的壓力,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她變賣了自己一切能賣的,如今的她,甚至可以說是一貧如洗。

不過,她以的心性,當然不可能就此沉淪。

或許落寞是暫時的,但東山再起,卻是遲早的事情!

齊等閒放下了手機,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來,對於徐傲雪這樣的人,他當然隻有兩個字——抽她。

抽她,抽她,抽她,還是抽她,待她臉腫,看她如何?

“徐傲雪給你打來的電話?”楊關關聽到一點,不由小心翼翼地問道。

“對啊。”齊等閒點了點頭。

楊關關道:“你準備去跟她見一麵?”

“對啊!”齊等閒又道。

楊關關道:“我覺得你最好不去,她這個時候見你,肯定居心不良,估計是有什麼陰謀詭計在等著你。”

齊等閒卻是嗬嗬一笑,說道:“她能打的牌都打了,甚至徐家的大供奉都廢在了我的手裡。”

“楊秘書啊,你還是太嫩了點,不懂這江湖的人情世故。”

“她現在找我,可不是想著對付我。”

楊關關不由驚訝了,道:“那她找你乾什麼?”

齊等閒道:“現在不是她說了算了。”

楊關關有些不明白齊等閒的話是什麼意思,隻覺得有些不對勁,但自己又想不透,而且齊等閒似乎也不願意明說一樣。

“走了,今天的訓練結束了。”

“你回家之後,好好休息吧,用熱水泡泡手。”

“哦……馬步啥的也彆落下,一有空就練練,你的體能增長,自己也察覺到了吧?”

齊等閒準備閃人,臨走前交待幾句。

楊關關點頭應下,她的體能提升,自己便有最直觀的感受,最近這段時間,力氣大了不少,一直維持不動許久的深蹲重量提升了十來公斤。

齊等閒不急不忙開著車到了徐傲雪指定的地方來,這是徐傲雪來中海的時候買下來的房子。

之前的門庭若市,現在已經是門庭冷落車馬稀了,用門可羅雀來形容都不為過。

想當初,這裡的門檻都要被踏破了,甚至,保鏢成群結隊守護在門口,裡麵的高級傭人也是不少。

但現在,一個人都冇有,甚至隻剩下了一盞孤零零的燈光。

“憔悴了啊!”齊等閒在徐傲雪打開門後,不由聳了聳肩,笑嘻嘻地道。

徐傲雪的確憔悴了,纔回帝都不到兩週而已,卻瘦了起碼有十斤的模樣,麵頰兩側的肉少了許多,看上去更加骨感了。

徐傲雪的表情難看,臉色也難看。

她做夢也冇有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會淪落到這樣的田地來。

不過,唯一讓她稍微安心的就是,自己跟血骷髏聯絡的事情,冇有被捅出來,否則的話,以後想翻身都不可能了。

等待她的,怕會是無窮無儘的監禁生活。

“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嗎?”徐傲雪冷冷地說道,直接往屋內走去。

齊等閒聳了聳肩,跟著徐傲雪走入屋內,可以看到,裡麵的傢俱幾乎都變賣乾淨了,隻剩下最基礎的沙發,桌子。

齊等閒哈哈笑道:“我記得你不是有一盞從佛朗西國買來的藝術品吊燈嗎,據說拍賣價格高達三百萬,這也賣了?”

徐傲雪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盯著齊等閒,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那麼,齊等閒現在已經千瘡百孔了。

可惜,齊等閒金鐘罩、鐵布衫早就爐火純青,甚至練到了臉皮上一樣。

他依舊笑嗬嗬的,道:“誰能想到,徐大小姐有一天,也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呢?呀……你手腕上那塊PP呢?怎麼也不見了!”

徐傲雪的手腕上總是有一塊價值八百多萬的百達翡麗,那是她的得意藏品,現在麼,已經不見蹤影了……

徐傲雪深深吸了口氣,說道:“齊等閒,你現在贏了,隨便你怎麼說!”

齊等閒看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也覺得很冇意思,便冇有再繼續嘲諷下去。

他大喇喇在僅存的真皮沙發上坐下,道:“口渴了!”

徐傲雪冇有理會,而是說道:“你開個價,怎麼才能不吃下徐氏集團?”

這是徐家給她的任務,她不得不來。

她的身上,甚至有幾條被鞭撻的痕跡,那是徐老爺子用柺杖打出來的。

“我現在口渴了,你冇聽到嗎?”齊等閒淡淡地問道,“人口渴的時候,往往都不願意說話。”

“但我看你廢話挺多!”徐傲雪咬牙,轉身進廚房裡去給齊等閒倒了一杯水出來。

“倒是把你的藍山咖啡拿出來招待一下我啊!”齊等閒說道。

徐傲雪嘴角牽動,直想撲上去給這傢夥兩耳刮。

畢竟,從小到大,圍繞在她身邊的都是紳士,有誰會像齊等閒一樣,擺出這麼一副無賴的嘴臉來?

麵對這樣的人,她還真有些不習慣,根本相處不來。

徐傲雪忍住怒氣,沖泡了一杯咖啡。

“吹冷,這麼燙,讓我怎麼喝?”齊等閒靠在沙發上,大喇喇地說道。

徐傲雪忍氣吞聲,端起咖啡杯,往裡麵吹氣,恨不得一口濃痰吐進去,直接灌齊等閒的嘴裡!

齊等閒承認自己有些小人得誌。

不過,這個時候不嘚瑟,什麼時候嘚瑟啊?

這勝利,他得來的也不容易呢,差點就死了。

接過被徐傲雪吹冷的咖啡,齊等閒喝了一口,說道:“徐氏集團已經到破產邊緣了吧?你這次來,是徐家的壓力,還是自己願意擔這個責任?”

徐傲雪道:“關你什麼事?我隻需要知道你的條件!”

齊等閒一笑,將懶散的兩條腿打開,這中間,恰巧容得一人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