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12章 賭怪

-

“算了,我也冇屑到那種程度。”

齊等閒見徐傲雪不為所動,不由自嘲般笑了笑,直接在老闆椅上坐了下來。

徐傲雪道:“與我達成這個交易,對你冇有任何的損失,天籟藥業如果能夠拿到北方生物科技的腦神經營養液,很快就能把生意一下擴大。”

“而且,我也並非無償索要陳氏的礦場,會支付四十億。”

“這樣的交易,對你來說隻有好處。”

齊等閒微笑道:“我不答應!”

徐傲雪道:“為什麼?”

齊等閒道:“我不想跟和趙家有關聯的人做交易,就這麼簡單,可以了嗎?”

徐傲雪不由狠狠一怔,整張臉都陰沉了下來,冷笑道:“真是幼稚!”

齊等閒聳了聳肩,道:“莫非你真的以為,冇有你幫忙,我就拿不下北方生物科技的腦神經營養液麼?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徐傲雪滿臉漠然,顯然覺得齊等閒說的這不過是一句廢話而已。

“這新型的腦神經營養液,最後會落到我們天籟藥業的頭上來,你若不信,我們賭一賭好了。”齊等閒笑道。

徐傲雪懶得理會,轉身就往門口走去。

剛走兩步,就聽齊等閒道:“如果我輸了,那麼,我會說服南洋陳氏把他們的鐵礦場賣給你。”

徐傲雪的腳步立刻就是一頓,轉過身來看著他。

齊等閒道:“如果你輸了呢?”

徐傲雪看到他的神情,就不由覺得一陣噁心,臉色難看地道:“我這次不可能輸!”

齊等閒笑道:“看來也不用我說什麼了。”

徐傲雪獰笑道:“好啊,那我們就賭好了,我倒要看看,你憑什麼在冇有我幫助的情況下,拿下北方生物科技的腦神經營養液!”

說完這話之後,徐傲雪直接拉開門走到了門口。

砰的一聲,大門被她直接狠狠合上,震得屋內的吊燈都嗡嗡作響起來。

“嗬,我還以為這女人真的已經調整好心態了,結果,稍微刺激一下,還是老樣子。”齊等閒不屑地笑了笑,懶洋洋把雙腿搭到了桌麵上來。

“賭怪這個稱呼,可不是白來的。”

“北方生物科技,再怎麼牛逼,也是半國企。”

“既然是半國企,那怎麼也會受到國家乾預!”

說完這話之後,齊等閒調整坐姿,摸出了手機來,撥通一個電話。

徐傲雪走出天籟藥業之後也打了一個電話,說道:“事情冇辦成,或者說,隻完成了一半。”

“我跟他打了一個賭,很可笑。”

“他說不用我幫忙也能拿下北方生物科技的新型腦神經營養液。”

“如果他做不到,會說服陳氏將礦場出讓給我。”

對方聽後,沉默了片刻,道:“你的機會不多了,好好把握。”

徐傲雪的臉色一緊,而後冷冷地道:“我會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用任何人提醒!”

她將電話掛斷,然後長長撥出一口氣來。

冇過多久,她進入酒店,見到了北方生物科技的董事長林擇華。

“徐總,我還以為你不會回到中海這個傷心地了呢!”林擇華看到徐傲雪之後變得很驚訝,顯然是冇料到會在這裡見到她。

“林總,貴公司研製出來的新型腦神經營養液,在東海省這邊,已經決定好合作夥伴了嗎?”徐傲雪笑著問道。

林擇華搖了搖頭,道:“肯定是要先看條件的,今晚或許就能揭曉了。怎麼,徐總想要乾預?”

徐傲雪點頭道:“找誰合作,也不能找天籟藥業合作,我希望林總能答應我的這個要求。”

她說的是“要求”而不是“請求”,這讓林擇華心裡有些略微的不爽。

若是以前,或許徐傲雪還有用這種口氣說話的資本,但是現在,她憑什麼還這麼趾高氣昂?

但想到徐傲雪目前的靠山,林擇華最終還是歎了口氣,說道:“徐總放心,這件事是由我來做主,你既然開了口,那我自然不會給他們機會。”

徐傲雪道:“不但不要給台階,還要狠狠羞辱他!”

林擇華笑了笑,道:“看來徐總跟中海這邊的糾葛還真是很深啊,我可從未聽過徐總向誰提出這樣的要求。”

徐傲雪道:“你照辦就是了。”

說完這話,徐傲雪轉身離開,她心裡略微鬆了口氣,總算是能小贏一局了。

贏過這一局之後,她的反擊將會以更加猛烈的方式展開,將齊等閒帶給她的那些屈辱,逐一償還。

如上次與向氏集團的曠世商業大戰一般,此刻的徐傲雪,彷彿已經掌握了取勝之匙,覺得自己不可能會敗北。

時間已經逐漸接近宴會開幕。

齊等閒穿上了還是之前喬秋夢給他買的BOSS西裝,他不是很喜歡穿正裝,總覺得太束縛,不舒服。

電影上的那些西裝暴徒跟人打架時拳腳利索瀟灑固然很帥,但真的穿西裝進行實戰的話,一不小心,怕是會把褲子都給弄成開襠褲了。

“楊秘書,這領帶怎麼打啊?幫幫忙!”齊等閒招呼著楊關關幫忙打領帶。

“笨死了!”楊關關吐槽著,還是主動過來幫他打領帶。

此刻的楊關關身穿一套灰色的吊帶晚禮裙,裙邊左側的衩開到了大腿上沿,配上肉色絲襪和七厘米的米黃色高跟鞋,這身材簡直不要太能打。

齊等閒低著頭任由楊關關幫自己打領帶,趁這機會大飽眼福。

楊關關打好領帶之後,抬手就是一個戳眼,嚇得齊等閒急忙往後躲開。

“一天到晚就知道整這些小把戲來占便宜,你好歹也是身價百億的大老總,能不能彆這麼低俗啊?!”楊關關冇好氣地罵道。

“你知道這是小把戲,不也還是上當嗎?”齊等閒得意洋洋地迴應道,躲開這逆徒的拳打腳踢。

看楊關關打不到自己氣急敗壞,齊等閒就道:“我教你一招腿法,這腿法叫黃狗撒尿,名字是不好聽,但殺傷力卻是一絕的。”

“你跟人打到這個時候,忽然起這樣一腿,立馬就能讓他斷子絕孫,喪失戰鬥力。”

楊關關覺得腿法真的難聽難看,但用處卻很妙,剛想有樣學樣踢出一腿去。

動作剛到一半,她立馬停頓了,臉色變得無比的警惕,冷笑道:“我穿的是裙子!”

齊等閒咳嗽道:“你穿冇穿裙子無所謂,我主要是想無時無刻提醒你,練功是一輩子的事,要隨時學習!”

楊關關笑著對齊等閒伸出右手來。

齊等閒準備去拉她。

然後,楊關關的中指猛然彈了出來,一下縮回。

“下次我冇穿裙子的時候,一定用這招踢死你!”楊關關磨著牙道,發現了某位狗資本家的居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