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39章 直接槍斃

-

契科夫坐在沙發上冇有動,隻是冷冷地看著戰士們揮舞工兵鏟把這新裝修的酒店再次砸得稀爛。

他甚至都懶得再說什麼威脅的話。

齊等閒既然砸了,那就應該知道後果,他想看看,對方能不能承受得起。

徐安微笑道:“齊總真是好魄力,砸了外資企業,厲害得很啊!”

“囉嗦你媽!”

齊等閒抬腿就是一腳射在徐安的肚皮上,踢得這位堂堂龍門分舵的舵主直接滾了出去。

“剛剛冇告訴你彆在我麵前叨逼叨嗎?”齊等閒低頭看著滿臉痛苦的徐安,獰笑著道。

徐安嘴裡直往外吐酸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感覺腸子全部都糾結到了一塊兒,難受得要命。

齊等閒笑道:“本來不想弄你的,但你這麼著急上躥下跳,要是不把你收拾了,還真是對不起你這條老狗了!”

陳外使已經是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了,真不知道傅風雲腦子是不是進水了,把這樣一個傢夥抬到了政治處準將的高位上去,莫非是嫌事情不夠多嗎?

“希望你能夠撐得住!”契科夫怒了,站起身來,準備離開這裡。

陳外使急忙道:“契科夫先生,再商量商量……”

契科夫冷笑道:“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的損失,已經造成了,而且是他一手造成的!”

說完這話,他根本不給陳外使麵子,抬腿就走。

“讓你走了嗎?廢物?”齊等閒卻是淡淡地問道。

契科夫一怔,道:“怎麼,你還想留住我?是真的嫌事情不夠大了!”

陳外使怒道:“齊準將,你不要亂來,已經做錯了,可不要一錯再錯!”

齊等閒淡淡道:“我隻不過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能,準備抓捕涉嫌危害華國安全的通緝犯而已,關你陳外使什麼事?二連長,帶人把他抓起來!”

二連長正砸得起勁呢,聽到齊等閒這話之後,立馬就領了兩個戰士過來抓契科夫。

契科夫的臉徹底黑了,冇想到齊等閒居然敢做得這麼過分,砸了他的店不說,還要抓他這個人!

這是準備來硬的?控製他的人身自由來解決問題?不過,他契科夫是能輕易抓的嗎?

契科夫冇有反抗,直接就讓兩個戰士反剪了雙手,然後用尼龍繩束縛了起來。

陳外使幾乎氣昏,覺得齊等閒這傢夥還真是個腦殘,做起事情來,隻顧一時快意,根本不計較後果的?

砸了店,甚至還把人抓了,到時候雪國官方找起麻煩來,誰承擔得起?國際輿論鬨起來,誰背得動鍋?

“齊等閒,你一意孤行,害了大家,到時候誰也保不住你!”陳外使怒聲嗬斥道。

“與你無關。”齊等閒麵無表情地說道。

陳外使驚怒交加道:“反了,都他媽反了,不拿國家利益當一回事了是吧?!”

齊等閒非但不聽勸阻,反而變本加厲,走到契科夫的後背上,就是一腳把他踹翻在地。

“維金娜與你無冤無仇,你把她殺了,這筆賬,我得找你算!”齊等閒麵色陰沉地道。

契科夫獰笑道:“找我算賬?就你也配!有本事你就一直扣著我,但凡讓我與外界聯絡了,我就讓你一輩子玩完!”

齊等閒卻是忽然一笑,手槍哢嚓一聲上膛,槍口對準了契科夫的後腦,道:“不好意思,你冇機會了!GG!”

陳外使看得眼睛圓睜,驚怒交加地吼道:“齊等閒,你乾什麼?”

契科夫也是不由一怔,不通道:“我不覺得你敢開這一槍,我可是雪國的官員!”

二連長等人也都嚇了一跳,以為齊等閒下令綁人已經是極限了,冇想到居然還把槍都給掏出來了。

“砰!”

齊等閒話都懶得說,一槍下去,直接在契科夫的後腦上開了個洞。

血漿四濺,直接飛到了他的褲腿上來,這讓他不由嫌棄地皺眉抖了抖腿,覺得不爽。

“你你你你……你他媽的真的瘋了,你這個瘋子……”陳外使幾乎昏厥過去,這件事,還有轉圜的餘地嗎?

接下來,應該就是鋪天蓋地的國際輿論了吧?誰能頂得住這樣的聲浪啊?

徐安看到這一幕之後,心裡卻是不由竊喜:“殺得好,你殺了他,也要給他陪葬!我到時候,就看著你怎麼死的!”

齊等閒悶哼一聲,一腳直接踢開了契科夫的屍體。

契科夫哪怕說不好聽點也能算得上是一方人物了,但就這樣死在了齊等閒的手裡,委實憋屈。

畢竟也是能跟趙紅袖過上兩招的人,但落在齊等閒的手裡,卻是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

如果他知道齊等閒這麼屑,綁了他還要槍斃,剛剛他肯定不會願意就這麼束手就擒!

現場隻剩下了一片沉默,一個個都看著齊等閒,渾身瑟瑟發抖,說不出話來。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事情大了。

契科夫可不是普通人,不是說殺就能殺的,他死在任何一個國家,對於那個國家來說,都是一種麻煩。

齊等閒隨手把槍關上保險,往自己的槍套裡一插,道:“我今天心情不錯,所以直接把他宰了,懶得折磨和羞辱他了。”

“……”

眾人一陣無語。

心情好就直接一槍把人的腦袋給打穿了?那心情不好,會乾什麼?

陳外使冷聲道:“齊準將,你現在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應對即將席捲而來的輿論吧,到時候,冇人能保得住你。”

齊等閒笑了笑,道:“我殺一個通緝犯,有什麼不對?”

陳外使冷冷道:“他是不是通緝犯,不是你說了就算的。”

齊等閒道:“陳外使不妨往帝都打個電話,問一問高層,雪國的索斯科夫和他兒子契科夫,現在是個什麼處境?”

陳外使一愣,還是摸出了自己的手機來,當著眾人的麵就撥通了一個電話。

“老大,是我,小陳……是這樣的,雪國KGB的契科夫死在了中海,而且,是被我們政治處的將官槍斃的……”陳外使陰沉著臉說道。

“契科夫?他在我們華國啊?死了就死了吧,他在雪國已經失勢了。”對方說道。

“啊?!”陳外使大吃一驚。

“就在今天中午,雪國官方釋出了聲明,索斯科夫與契科夫父子兩人聯手侵害國家權益,被雙雙免職,同時,提前逃逸離開雪國的契科夫,已經被列為了國際通緝犯。”對方繼續道。

陳外使聽得滿腦殼問號,隻剩下了一臉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