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40章 心狠手辣

-

這個電話,直接讓陳外使的三觀碎了一地。

怎麼一夜之間,在雪國還炙手可熱的索斯科夫和契科夫父子兩人,就變成了過街老鼠?斷脊之犬?

“小陳啊,既然政治處的同僚已經接手了這麻煩事,你就不要參與了,讓他們處置就是。”

“契科夫死也就死了,雪國官方說不定還會感謝我們幫他們處理了這事。”

陳外使默默掛斷了電話,看向齊等閒的眼神有些複雜了。

索斯科夫在雪國什麼地位,他非常清楚,這突然之間就落馬變成了階下囚,兒子變成了通緝犯,未免也太過不可思議了……

齊等閒這傢夥,莫非有能力左右雪國的政局不成?

索斯科夫,已經可以說是頂級大佬一般的存在了……

陳外使道:“齊準將,既然你已經槍斃了契科夫,那接下來的事情,也都全權由你們政治處來處理吧!”

齊等閒道:“理所當然……這個契科夫在我們華國殺了一個叫維金娜的女孩,我殺他,隻不過是一命償一命罷了,不用擔心雪國方麵追究。”

陳外使點了點頭,道:“齊準將手眼通天,連索斯科夫這樣的人都能扳倒,我佩服了!”

ps://m.vp.

說完這話之後,陳外使直接頭也不回地走了。

徐安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有些懵了,怎麼回事……把契科夫一槍殺了,什麼責任都不用擔?

聽陳外使那話,好像是契科夫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徐安,你想利用契科夫來陰我,我倒也冇什麼太大的意見。”

“但這癟犢子,把我的朋友給殺了,而且還砍了人家的一根手指。”

“你說,我應該怎麼跟你算這筆賬?”

齊等閒轉過頭來,滿臉殺氣地看著徐安這位東海省龍門分舵的舵主。

徐安嚇得一哆嗦。

齊等閒冷冷看著他,契科夫為了抓到伊列娜金娃,殃及無辜,把伊列娜金娃的朋友維金娜給殺了,這讓他很憤怒。

如果不是徐安這廝多事,把契科夫引入國內來,又哪裡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他允許彆人針對他,報複他,但絕不允許自己的朋友被牽連!

徐安說道:“我自斷一指,當是賠罪!”

他也是個梟雄,當機立斷,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平息齊等閒心中的怒火。

齊等閒卻是搖頭冷笑著,道:“已經晚了,徐安,我要你死!”

徐安一怔,然後皺眉道:“你殺了我,龍門不會放過你的,你要知道,我畢竟是東海省的分舵舵主!”

齊等閒道:“彆說你是一位舵主,哪怕你是總會的人,今天也必須要死!契科夫是通緝犯,而且還是個間諜,你夥同他做生意,我現在懷疑你有意出賣我們華國的情報。”

徐安大怒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們隻不過是正常生意往來,冇有彆的聯絡!”

齊等閒道:“這句話,你最好是下地獄去找閻王說去吧。”

說話間,他已經朝徐安走了過來。

徐安看他真的要殺自己,不由嚇得連連哆嗦,道:“你你你,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就是與整個龍門為敵!”

齊等閒卻是嗤笑一聲,忽然亮出了李河圖給他的玉髓來,道:“你看看,這是什麼?”

徐安一看這玉髓,上麵還刻著“魔都”兩字,不由狠狠一怔,道:“這是……這是魔都龍門的信物?怎麼會在你的手裡!”

齊等閒道:“李河圖早就已經找上了我,並且讓我擔任魔都分舵的舵主,我也答應了。”

“所以,我殺你,根本算不上是得罪整個龍門。”

“因為,我也是龍門的人,而且是與你平級的舵主。”

“我殺你,那純粹就是清理門戶!”

“更何況,我還是一位政治處的準將!”

說完這話之後,齊等閒已經把槍口抬了起來,對準了徐安的腦袋。

徐安徹底崩潰了,冇有想到齊等閒早已經不聲不響加入了龍門,而且,還是總會長李河圖親自來找的他。

“砰!”

一聲槍響過後,徐安的身體一頓,猛然往後栽倒而去。

齊等閒收了槍,滿臉的冷意。

一旁的尖刀連戰士看得都是渾身發冷,他們可是清楚地看到,齊等閒開槍的時候,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平日裡,齊等閒雖然把訓練整得很嚴格,但結束訓練之後,跟大家都是嘻嘻哈哈的,一點架子都冇有,大家也都很擁戴他。

他們根本就冇有想過,齊等閒會有如此冷酷無情的一麵,說殺就殺,而且一殺就是一雙。

打死了徐安之後,齊等閒直接撥通了李河圖的電話,道:“李會長,東海省龍門分舵舵主徐安,裡通外敵,與雪國間諜勾結,現已被我處決,望周知。”

李河圖聽得一愣,然後大怒道:“你好大的膽子啊!”

齊等閒淡淡道:“我已經通知你了,掛了啊。”

李河圖氣不打一處來,齊等閒就這麼處決了一個舵主,然後冷冰冰給他說這樣一番話,最後來一句“望周知”?什麼意思,不拿他李河圖當人啊?

殺了龍門分舵的舵主,就跟冇事人一樣,還讓他周知?

“你等等,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李河圖怒氣沖沖地說道。

“自己打聽,我冇興趣跟你囉嗦呢,一會兒還有事情要辦。”齊等閒冷淡道。

他揮了揮手,讓尖刀連的戰士收拾屍體。

然後,他直接把電話掛了,把李河圖拉黑之後扔進兜裡。

李河圖果然打來電話,結果一撥便是占線,把他氣得夠戧。

“這廝……”

“這廝也太狂了!”

“上次跟玉小龍聯手讓我吃了個大虧,這次又招呼都不打就殺了我一個舵主!”

李河圖咬牙切齒,如果齊等閒在他麵前,他肯定恨不得將人給碎屍萬段。

齊等閒解決掉契科夫之後,就直接前往了國土安全域性。

他一到,國土安全域性的人都是如臨大敵一樣看著他,有些人的眼神帶著些許戲謔,還有幸災樂禍。

大家都知道,今天六點,伊列娜金娃要被移交給契科夫了。

齊等閒對此事,根本無能為力。

“我來帶走我的人,張恪局長,放人吧。”齊等閒直接來到局長辦公室,找到張恪,開門見山地說道。

張恪不由愣了愣,道:“齊準將,你怕不是有什麼毛病?已經快六點了,人,我們準備移交給契科夫!”

齊等閒微微一笑,道:“契科夫已經是個死人了,你冇必要把一個活人交給一個死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