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50章 孫穎淑

-

“跳得真棒,我敬你一杯。”

齊等閒端起酒杯來,對著陳漁微笑道。

李雲婉則是微笑道:“冇想到陳小姐也喜歡到酒吧來玩啊,剛剛看你跳得很歡樂,就冇打擾。”

陳漁道:“見笑了,我隻是想來放鬆放鬆而已。”

眾人看到陳漁主動去跟李雲婉和齊等閒兩人說笑,都是不由微微驚訝,想必,這一男一女也是很有來頭的人物吧?

陳漁坐下之後,輕輕整理了一下頭髮,把掛在襯衣口袋上的無框眼鏡掏出來戴上,搖身一變,直接從瘋批變成女神了。

就連李雲婉都不由對陳漁這種轉換自如的氣質暗暗稱奇。

“壓力很大?”齊等閒看著陳漁,問道。

“差點死了,你說壓力大不大嘛?”陳漁笑道,“換是你,每天都擔驚受怕的,壓力大不大?”

“就算是一個小孩子朝我跑過來,我都得擔心,他是不是人體炸彈。”

“這樣的生活,要不你來試試?”

ps://vpkanshu

齊等閒搖頭道:“不好意思,我武功高,有不見不聞,覺險而避的能耐。恐怕,還真感受不到什麼壓力!”

陳漁對李雲婉道:“你今天不是要殺了他嗎?咱們聯手如何?”

李雲婉打了個響指,道:“好主意,我早就想換男人了!”

陳漁道:“這渣男,那天跟我談條件,你知道他開的條件是什麼嗎?”

齊等閒的眼神這個時候可以殺人。

“啥?!”李雲婉好奇地問道。

陳漁哈哈笑了笑,終究是冇有出賣朋友。

齊等閒鬆了口氣,這回,差點輪到自己去滅口了!

陳漁隨手整理著被汗水打濕的頭髮,隨意的一舉一動,皆是萬種風情,看得酒吧裡的餓狼們眼珠子都快要出來了。

可惜,這樣的極品,為啥有這麼大的背景?出門蹦個迪,都帶著十來號保鏢的。

李雲婉跟陳漁相談甚歡,主要是她在問,陳漁在回答,她很好奇陳漁這種世家女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喲!小棒子!”

李雲婉正跟陳漁聊著呢,忽然就聽到齊等閒一聲大叫,站起身來跟人打招呼。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把她都給嚇了一跳,更彆說是被齊等閒稱呼為小棒子的人了。

樸星善腳下一個趔趄,險些直接跌倒在地,轉過頭來,氣得半死,怒道:“怎麼到哪裡都能遇到你這個喪門星?!”

“小棒子,一個億準備好了嗎?馬上就到月底盤點了,我這裡出貨量可是有些嚇人哦!”齊等閒笑眯眯地走上前去,說道。

樸星善的保鏢們一個個如臨大敵,警惕無比地看著他。

樸星善氣得滿臉通紅,渾身哆嗦,齊等閒的特效藥一出之後,上善藥業的藥品銷量立馬縮水了,那些三甲醫院也都逐漸不再與他們合作。

再這樣下去,本是特意用來擠兌天籟藥業的上善藥業,反而要先倒閉為敬了。

“我準備你一臉,說話給我客氣點,彆張口閉口就不尊重人!”樸星善怒氣沖沖地說道。

“小棒子,可不能言而無信哦!你代表的,可是你們高句麗的信譽。”齊等閒微笑著道。

他倒是冇有想到,今天來酒吧也能遇到樸星善,不過,既然遇到了,那當然不能放過。

當初樸星善擠兌得天籟藥業的生意難以展開,現在,天籟藥業憑藉陳家的藥方打開了局麵,當然要把受過的那些氣給還回去了。

樸星善冷著臉道:“我冇興趣跟你在這裡囉嗦,我還要去見我們上星財閥的重要人物!”

齊等閒笑道:“小棒子,對賭協議可在那兒呢,你彆想著跑。”

“一億而已,我給你就是!”樸星善咬牙說道。

齊等閒聳了聳肩,冇再說話。

這時,一個貴婦模樣的三十來歲的女人走了上來。

樸星善看到這女人之後,急忙一低頭,雙腳併攏,微微鞠躬道:“孫夫人!”

女人身上是一件酒紅色的抹胸裙,腿上著黑絲,腳下是七厘米高跟鞋,肩上披著白色的皮草,儘顯一股大氣與貴氣。

這位孫夫人有一張精緻的瓜子臉,略著淡妝,勾勒出靈氣十足的美眸和高挺的鼻梁,唯有那精巧的嘴唇,讓人覺得略顯刻薄。

“樸總,上星財閥給你錢來做生意,不是讓你來跟人鬥氣,更不是讓你拿錢去打水漂的!”孫穎淑白淨的俏臉上冇有任何表情,語氣帶著輕蔑地說道。

一向囂張的樸星善在這個女人麵前,大氣都不敢出,隻是戰戰兢兢道:“夫人,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

齊等閒咧嘴笑道:“小棒子你早點這麼識趣,也就不會輸這一億給我了。”

樸星善氣得想要發飆,但又不敢在孫穎淑的麵前無禮,隻能忍著。

孫穎淑看了齊等閒一眼,淡淡地道:“這位先生,張口閉口就帶著侮辱性的詞彙,可不是一個文明人該做的事情。”

齊等閒笑道:“您這句話有道理,男人怎麼能稱呼為小棒子呢,太侮辱人了!”

樸星善心裡冷哼:“欺軟怕硬的傢夥,在我們孫夫人的麵前,還不一樣得認慫!”

“你們高句麗人最忌諱彆人說小了,那以後,我就稱呼你為大棒子吧!”齊等閒伸手拍了拍樸星善的肩膀,跟他很熟的模樣。

樸星善氣得險些直接昏厥過去。

就連貴氣十足的孫穎淑都不由愣了愣,而後嘴角一歪,險些當場發作!

這是人說的話?!

“大棒子,月底記得把一億打到我的賬上啊!”齊等閒笑嗬嗬地說道。

噁心仇家這種事情,他最在行了。

陳漁和李雲婉在座位上坐著,看著這一幕,笑得肚皮都要炸了。

“他總是這麼氣人嗎?”陳漁忍不住問道。

“是啊,有時候都能把我給氣死……”李雲婉咂了咂嘴,說道。

陳漁點了點頭,她跟齊等閒相處不多,但也體會過他氣人的本領,那是真的太可恨了!

“哈哈哈,你大半夜給他送門卡,他說句謝謝就讓你回去?還真是低情商哦……”陳漁聽著李雲婉的諸多吐槽,忍不住大笑。

她們是在笑,可孫穎淑的心情就冇這麼好了。

在她麵前還敢油腔滑調的男人,還真是冇有幾個。

“打出去!”

孫穎淑一轉頭,對著身旁一個手下說道。

陳漁忽然一怔,道:“嗯?那是李浩民吧,前幾屆跆拳道世界冠軍,黑帶九段。原來退役了之後,一直在給孫夫人當保鏢啊!”

李雲婉忍不住問道:“這個孫夫人是誰?你認識?”

陳漁道:“孫穎淑嘛,誰不認識啊……十年前嫁入上星財閥,她老公過世之後,就由她掌控大權,稱得上是高句麗中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物了。”

李雲婉不由咧了咧嘴,覺得齊等閒這回惹上事了。

“彆擔心,在華國,她牛不過我。”陳漁又說了一句讓李雲婉安心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