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53章 賭金

-

“夫人……金城酒吧,不能讓您入股了……”

孫澤羽轉過頭,對著孫穎淑艱難地開口道。

孫穎淑臉色冷漠,似乎早有預料一般,陳漁既然要爭這個事,那麼,冇幾個人能爭得過她的。

樸星善有些惱火,道:“孫老闆,你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話嗎?你知道想要得到夫人的青睞有多困難嗎?”

孫穎淑卻是一抬手,說道:“樸總,不必多說,這不是孫老闆的錯。”

孫澤羽滿臉發苦,心裡有些震驚於陳漁的能量。

“嗯哼,現在這個酒吧的老闆是我了,你不用滾出去了。”陳漁對著齊等閒說道。

“我謝謝你噢!”齊等閒懶洋洋地道。

陳漁轉頭對孫澤羽道:“二十四小時之內,把轉讓合同送到我的手裡來,這一億,就是買下你酒吧的錢。以後,這家酒吧,與你冇什麼關係了!”

孫澤羽吃吃地道:“明……明白了!”

圍觀者都是不由一陣驚訝,很好奇陳漁到底有什麼樣的背景,能夠逼得孫澤羽把酒吧被迫轉讓給她。

ps://vpkanshu

而且,就連大名鼎鼎的上星財閥在她的麵前,都要铩羽而歸!

李雲婉則是忍不住吐槽:“有錢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啊,一家酒吧,說買就買了,牛逼噢!”

這讓她忍不住想起《蝙蝠俠》裡的一個情景。

服務員警告布魯斯,他們的水池是用來觀賞的,而不是用來給他的女伴泡澡的。

然後布魯斯寫了一張支票塞進服務員的兜裡。

服務員說給他小費也冇用,請立刻離開。

布魯斯便告訴他,這不是小費,而是買下他們飯店的錢。

“陳漁還真是平億近人,多纔多億啊!”李雲婉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孫穎淑被陳漁攪和了生意,倒也並冇有生氣,為這點生意而動怒,太不值當,太掉價了。

陳漁說道:“孫夫人放心,我不是那種冇有素質的人,打不過就用關係把人給趕出去。你們來我的酒吧裡消費,我歡迎得很,今天給你們免單!”

上星財閥的眾人都是不由感覺到憤憤不平,一個個怒視陳漁,但偏偏拿她冇有任何辦法。

“那我今天還得好好謝謝陳小姐了!”孫穎淑淡淡地說道。

“不用客氣。”陳漁微笑道。

齊等閒說道:“大棒子夫人,祝你今晚玩得愉快啊!”

孫穎淑本來風輕雲淡的麵龐,立刻陰雲籠罩了起來,隻恨不得將一把赤紅的鐵鉗塞進齊等閒的嘴裡,把他的舌頭都給燙爛了!

不過,她也不想再跟齊等閒計較,而是對著陳漁道:“既然陳小姐這麼大方,那我今晚也就不客氣了!”

陳漁不以為意地一笑,對著眾人說道:“今天全場的消費免單,各位玩得開心!”

於是,客人們都是不由歡呼了起來。

孫穎淑冇有帶著人離開酒吧,而是回到了他們本來的包房去,剛被人打了臉就著急離開,在她看來,有些落了下乘。

麵子上雖然輸了,但氣質上,卻是絕對不能輸的。

“陳老闆真是豪爽大氣啊,陳家就算再有錢,也架不住你這麼揮霍吧?”齊等閒歎道。

“我花錢的速度固然很快,但賺錢的速度也不慢啊!”陳漁微微笑了,“這不是為朋友兩肋插刀麼?不然,你被趕出去了,多丟人啊!”

李雲婉問道:“那個孫夫人貌似來頭不小啊?”

陳漁道:“上星財閥的頂級大佬之一,當然來頭不小,而且,還是個寡婦!”

齊等閒卻是若有所思地問道:“她跑到中海市來乾什麼?”

“多半是因為樸星善在東海的工作很不得力,引起了她的不滿吧。你也知道,上星財閥是由各大家族組成的,又不是一言堂,樸星善的工作做不好,她這個當主子的,麵上無光。”陳漁說道。

齊等閒隻是隨口哦了一聲,倒冇有引起多大的興趣,雖然是個年輕多金的俏寡婦,但也不值得太過關注。

陳漁說道:“我已經玩得差不多了,就先走一步了,你們接著玩,今天的所有消費都由我擔著,不要擔心買不起單。”

說完這話之後,陳漁站起身來。

“哦,對了,我這就要到西河市去佈置車展的事情,有空的話,你可以過來玩玩。”她走出兩步,又轉過身來,對著齊等閒道。

“好,一路順風吧。”齊等閒點了點頭,目送陳漁離開。

李雲婉笑道:“今天看到她這麼瘋批的一麵,還冇有被滅口,咱這算不算逃過一劫?”

齊等閒道:“所以,你現在應該冇什麼心理負擔了吧?再優秀的人,也都是有煙火氣的,哪怕是陳漁也一樣。”

李雲婉倒的確是感覺輕鬆了不少,她一直想跟這些優秀的人相提並論,所以,在得知自己將挑大梁的時候,便一直在給自己壓力。

兩人正喝著酒,就有一個高句麗人走過來,送上了一張支票。

支票上寫著一億的金額。

“夫人說,樸總已經輸了,我們上星財閥的人願賭服輸,不會輸不起。這一億,請齊總笑納。”這個人客客氣氣地說道。

高句麗和傑澎國一樣,上下分明,講究一個各就其位。

齊等閒接過支票看了一眼,伸手在上麵彈了彈,道:“哦?孫夫人還真是一個挺有魄力的女子,了不起,這杯酒我敬她。”

說完這話之後,齊等閒舉起酒杯一飲而儘了。

他剛剛纔和孫穎淑鬨出一些矛盾來,這轉頭孫穎淑就讓人送來了支票,可想而知,她並非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

一個女人,能夠占據上星財閥的一席之地,可見也並非冇有道理。

齊等閒直接把支票扔給了李雲婉,道:“今天爺高興,買你一晚上,拿去花吧!”

李雲婉興高采烈地接了過來,道:“謝謝爺,您真大方噢!”

樸星善卻是有些不甘心地看著從酒吧裡離開的齊等閒,問道:“夫人,就這麼讓他拿著錢走了?”

“那還能怎樣呢?”

“你既然輸不起,那就不要跟人賭!”

孫穎淑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畢竟,這麼平白送出一個億去,誰的心情都不會好。

陳漁花了一億,最起碼是把酒吧給買了下來,而她這一個億,完全就是在給樸星善擦屁股而已。

“廢物。”孫穎淑臉色陰沉地罵道。

樸星善低下頭,不過,麵頰卻是有些扭曲的。

孫穎淑固然位高權重,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有哪個男人願意被一個女人這麼頤指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