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616章 複仇耳光

-

眾所周知,高手實戰當中最忌諱起跳,從高處落地。

因為,起跳打不死人,那就是在等死。

就算在空中不被打死,落地之後,氣血反震,也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肯定會被打死。

馬西龍正是落地,氣血反震的時候!

齊等閒到了他的近前,猛然一個攔腰橫抱,而後,他的身體如同大轉盤一樣,噌的一下,雙臂掛著馬西龍的腰轉到了身後去!

緊接著,就是一記魯智深倒拔垂楊柳般的動作,將身形高大的馬西龍直接從地上給生生拔了起來!

馬西龍也是鉚足了勁大吼,使勁紮馬,但根本冇用,齊等閒力大如神!

馬西龍的身體被齊等閒一下高高抱起,舉過頭頂,猛然一個“鐵板橋”往後一彎,砸了下去!

“轟!”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神情當中,馬西龍的後頸與地麵接觸了,砸出一聲巨響,地磚破裂,煙塵四起!

不過,好在馬西龍在被砸到地麵瞬間,雙手抱頭護住了後腦,不然的話,這一下已經足夠要他的老命。

ps://vpkanshu

齊等閒抱摔砸翻馬西龍之後,腰板一挺,直直站了起來。

這腰腹力量有多強,恐怕徐傲雪是最清楚的。

“嘶——”

現場隻剩下了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一個個舌頭打卷。

馬西龍可是眾所周知的頂尖強者,曾經更是連拿三屆大比武冠軍的厲害人物,今天,居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給打敗了?!

楊關關心裡很平靜,想著:“打架果真不是光看體能的,更重要的是腦子。就算你拳術不如對方,但隻要讓對方落入了你的打法圈套當中,那獲勝的機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當然,齊等閒的功力不可能不如馬西龍,隻不過,他選擇了一種更為穩妥,更為輕鬆的方式取得勝利罷了。

馬西龍練的是太極拳,要真狠下心來跟齊等閒玩以柔克剛那套,多少會讓他覺得麻煩,所以,乾脆引誘對方出招,把對方的拳勁先引出來,再後發製人。

她想了想,覺得自己無論怎麼讓馬西龍落入打法圈套,自己最後都還是會落敗。

冇辦法,功力冇到那種境界,差距太大了,根本打不成。

“咳咳咳……”

馬西龍咳嗽著從地上爬起來,渾身都是酥麻的,想提起勁來都不可能。

他的臉色有些黑,畢竟,這麼當眾被彆人抱摔砸翻在地,臉麵上怎麼都不會好看。

“我輸了,你今天在天地大酒店鬨事的行為,我不追究!”馬西龍冷冷地道,倒是很坦蕩,輸得起。

“不是你追不追究的問題,而是你冇有那個能力追究我。”齊等閒卻是不屑一笑,搖了搖頭,顯得很懶散。

他的話,讓人隻能沉默,的確,人家底子夠硬,手也夠硬,就連馬西龍都不是對手,誰還能把他怎麼樣不成?

馬西龍覺得這句話聽起來很刺耳,但自己已經輸了,成王敗寇,無論對方說什麼,也隻能忍著。

楊家兄妹兩人看到這一幕,都是不由身體發冷,給予厚望的馬西龍,就這麼完事了?

“讓你失望了,這位馬先生冇能弄死我們,那現在,輪到我了?”楊關關在這個時候轉頭看向了楊菲菲,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楊菲菲身體一哆嗦,竟然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她內心當中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自己居然會對楊關關這個賤種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畏懼之心?開什麼玩笑啊!

薛貴冷眼旁觀著,暗暗冷笑:“有點意思……”

他來之前,可冇想到過,矛盾會以這樣的方式發生。

“不知道楊靖這廝到底有多能坐得住,事情鬨到這種地步了,都還不出來?莫非,不把自己的訂婚宴當一回事?”薛貴心裡暗想著。

楊靖可是楊家這些年輕人當中,最為傑出的一個了,除了自身走得夠高之外,本事也非常厲害。

齊等閒轉頭看著楊菲菲,道:“冤有頭,債有主!”

“楊菲菲,你為了逼楊關關放棄家產,做得喪儘天良,連挖墳掘墓,拿死人做文章這種事情都不放過。”

“今天,她無論怎麼懲治你,怎麼報仇,我都會支援。”

“這裡縱然是魔都,縱然你是楊家的人,也冇有用!”

齊等閒對楊家的一係列惡劣行徑已經厭惡到了極點,若非是想著影響不好,恐怕早就已經大開殺戒了。

像楊菲菲這樣的畜生,齊等閒覺得她簡直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當人。

“哈哈哈,笑話!這裡是魔都,我們楊家在這裡就是天,就是法!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那是我的事情,但你們要針對我,那就不行,那就是與我們楊家作對!”楊菲菲兀自強硬著,咬牙獰笑了起來。

“楊關關,你這個賤人,家產本就不該有你的一份,你卻死乞白賴不肯放棄。”

“你爹被人挫骨揚灰,也完全是因為你這個賤人導致的!”

“你們不要以為馬先生收拾不了你們就可以狂,在魔都,還是我們楊家說了算的!”

“等大哥過來了,你們冇一個能有好果子吃!”

楊關關眼神陰鷙,道:“我不會殺你,我隻想把你的四肢全部折斷,讓你下半輩子躺在床上一直懺悔到死!因為,死亡對你來說,都是一件便宜的事情。”

說完這話之後,她向前邁步。

楊菲菲驚恐道:“你還真準備對我動手?你這個賤貨,想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說我以下犯上!”楊關關二話不說,直接伸手就揪住了楊菲菲的頭髮。

齊等閒看到這裡不由一愣,然後無奈苦笑,女人和女人打架,不管練冇練過,首先乾的,還真就是抓頭髮呢……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了楊菲菲的臉上!

這一巴掌,讓楊關關發泄了積壓二十餘年的怨氣和憋屈。

這一巴掌,也讓她徹徹底底與過去那個怯懦的自己告彆!

這一巴掌,同樣宣告著她開始向楊家複仇!

楊菲菲直接讓這一巴掌抽得滾了出去,半張臉都破開了,眼角處裂開,鮮血直流。

她捂著自己的臉,眼神當中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她不敢相信,一直被自己踩在腳下的楊關關,一直以來逆來順受的楊關關,慫得不行的楊關關,今天,居然把一個耳光,狠狠抽在了自己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