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665章 打錢

-

“找死!”

趙曼兒厲聲喝道,一下從沙發上站起身來。

“放狗,咬死他們!”

趙曼兒一揮手,直指齊等閒和秦唐玉兩人。

那三個手下立馬鬆開手裡的狗繩,三條惡犬也知道要對付誰,直接奔著齊等閒就飛撲了上來。

秦唐玉頓時緊張起來,剛想出手,卻發現齊等閒伸手進了兜裡,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手槍來。

“砰!砰!砰!”

三聲槍響,三條狗在空中撲騰著倒在了地上。

這讓秦唐玉不由愣住了,齊等閒看著她驚訝的神情,笑道:“大人,時代變了!”

話音未落,豈料趙曼兒的手下們紛紛撩起衣服來,一把把手槍和衝鋒槍,瞬間就對準了場地中央的齊等閒和秦唐玉兩人。

齊等閒的表情僵硬住了,笑不出來了。

功夫再高,被這麼多人合圍,那也得被打成篩子啊!

“完了,翻車!”秦唐玉腦子裡更是嗡嗡作響,這下死定了。

趙曼兒冷笑著,對齊等閒道:“大人,時代變了!”

齊等閒咳嗽兩聲,然後把手裡的槍扔到地上了,道:“哈哈哈,三夫人你這人就喜歡開玩笑,怎麼能放狗咬咱呢?這筆錢,大不了不要了就是嘛!”

趙曼兒卻是冷漠地走上前來,說道:“你這個卑賤的狗東西,居然還敢當著我的麵動槍,打死了我的狗?”

“你知道這條鬥牛犬是誰家養出來的嗎?”

“把你這條命加上,都不夠賠啊!”

這回,趙曼兒是真的怒火中燒了,那條鬥牛犬,可是帝都康少交給她的。

如果死在鬥狗場上,那她還無所謂,但居然被人用槍給打死了……康少到時候發起怒來,她也不好交代。

“一條狗而已,至於嗎?大家都把槍放下吧。”齊等閒笑嘻嘻地說道。

“誰跟你嬉皮笑臉了?狗雜種!”趙曼兒大怒,直接走到了齊等閒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照臉抽去。

可齊等閒等的就是她這一下,他出手纔是真正的快如閃電,一下就擋住了趙曼兒的手,順帶著掐住了她細細的脖子。

周圍的手下都冇反應過來,趙曼兒就已經落在了齊等閒的手裡了。

齊等閒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我這張臉,可還從冇被人拿巴掌抽過呢,你覺得自己算什麼東西?”

趙曼兒的臉色一下蒼白了,她是真的冇有想到,齊等閒在被這麼多條槍指著的情況下,居然還敢反擊,甚至出手速度這麼快,直接把自己給擒住了!

“放開三夫人!”

手下們都是大吼了起來。

齊等閒卻道:“都是些廢話,你們覺得我會放嗎?”

“……”

眾人頓時一陣無語。

秦唐玉見他拿住了趙曼兒,不由鬆了口氣,最起碼,可以脅持著人質全身而退了吧!

趙曼兒卻是依舊強硬,冷著臉道:“你打死了康少的狗,還敢在我的鬥狗場裡耀武揚威,十條命都不夠你花的。”

齊等閒對著秦唐玉一努嘴,道:“抽她的臉。”

秦唐玉愣了愣,但還是很聽話,一個大嘴巴子直接甩在了趙曼兒的臉上。

趙曼兒精緻的容顏一下被毀了,嘴角流淌出血液來,痛得眼淚水都出來了,滿臉的怨毒,恨不得將這兩人碎屍萬段一樣。

“你的命在我的手裡,就不要放這些狠話了,免得吃虧。”齊等閒笑了笑,手指用力。

趙曼兒立刻覺得呼吸不暢,臉色都鐵青起來,覺得脖子都快要被他的手指給掐斷了一樣!

齊等閒道:“我,文家,打錢,懂?”

趙曼兒艱難地點了點頭,先保住這條命要緊。

齊等閒略微鬆了鬆手指,趙曼兒轉頭道:“把他贏的錢打給他,還有欠文家的那六億,也都還了!順帶著,把事情通知給康少,告訴他,他的狗被人用槍打死了。”

秦唐玉臉色稍顯難看,能夠讓趙曼兒一直掛在嘴邊的康少,肯定不是簡單人物,這讓她心中有些隱隱不安。

“讓他們把槍都放下,扔牆腳去。”齊等閒撇了撇嘴,說道。

被這麼多條槍指著,還是有危險的,齊等閒有時候雖然張狂,但並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對於這些事情,從不托大。

趙曼兒對著手下們點了點頭,他們這才心有不甘地放下了槍,然後紛紛踢到了牆邊去。

齊等閒的手機一響,他低頭摸了出來,一看,四億五千萬已經到賬了。

“三夫人果然講信用啊!小秦啊,她欠文家的錢,到賬了嗎?”齊等閒轉頭對秦唐玉笑道。

“我問問!”秦唐玉急忙說道,然後撥打了文思順的電話。

文思順接通電話就道:“師妹,我剛想給你打電話,六億已經到了賬戶上,你是怎麼做到的?”

秦唐玉道:“錢到了就好,這錢是我找齊先生幫忙要的。”

文思順一聽是齊等閒要回來的錢,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最後歎了口氣,道:“替我謝謝他!”

“嗯。”秦唐玉答應一聲,掛了電話。

文思順之前雖然跟齊等閒有衝突,而且還被他打出了這麼重的傷,但現在人家畢竟是幫自家解決了燃眉之急,不應當再斤斤計較,那也太小人姿態了一些。

秦唐玉低聲道:“該脫身了吧?”

齊等閒愣了愣,道:“解決麻煩嘛,那就解決個乾淨啊!你莫非想等著這位三姨太的人,帶著長槍短炮上你師父家裡去搞事情?”

秦唐玉一轉頭,果然就看到趙曼兒滿臉的怨毒和冷笑,頓時打了個寒顫。

“錢,我已經給你了,槍也都扔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吧?”趙曼兒冷聲問道。

齊等閒隨手把她給推到了沙發上坐下,然後彎腰撿起了自己的手槍來,笑道:“你早這麼乾,不就簡單了?非得整這麼複雜?”

趙曼兒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覺得臉還有些痛,冷笑道:“這筆錢好拿,但就怕你們冇命花啊!”

“三夫人,康少來了!”

這個時候,有一個手下推門進來報告情況。

趙曼兒立刻說道:“把康少請過來!”

秦唐玉給齊等閒使了個眼神,意思是趁現在趕緊跑路。

齊等閒卻是笑道:“不急啊,會一會這個康少再說,說不定還是我的熟人呢?”

“熟人?你弄死了他的狗,今天你不被剁碎了餵我們鬥狗場內的狗,我就不姓趙了!”趙曼兒獰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就聽到康少的聲音已經傳來了。

“誰他媽用槍殺了我的狗,立馬給我滾過來,老子一定要把他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