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678章 陰招

-幸好程天源及時懸崖勒馬,不然一定後悔莫及。

老人家可能是摔了一跤,也可能是被自己嚇著了,那天下午開始就躲在房間裡不出來,精神非常差,就連眼簾都抬不起來。

眾人都急壞了,找醫生的找醫生,哄老人家的哄老人家,進進出出,忙得團團轉。

薛桓很快來了,檢查一番後解釋:“這是避免不了的,精神狀況穩定不了,這屬於正常的症狀之一。”

程天源焦急問:“……是不是情況變糟了?她前兩天還好好的,今天早上也不會很迷糊,說話都很清晰。”

“姐夫,你得淡定一些。”薛桓低聲:“這種病隻會越來越嚴重,改變不了的。精神時好時壞,都是正常現象。”

程天源無奈歎氣:“她現在連房間都不想出來,不管問什麼都搖頭,甚至連話都不愛跟我說。”

薛桓解釋:“這種病的病人很多都不愛出外,隻想躲在房間裡。越是這樣,便越要多陪著她。幸好馨園的人多,大夥兒進進出出儘量多跟她說話,不管她應不應聲,大夥兒都得假裝她正常,做什麼都帶上她,彆將她落下。千萬不能丟她一個人在房間裡,病情會惡化得非常快。”

薛淩點點頭:“好,我們儘量多陪著她。”

朱阿春擦著眼角的淚水,低聲提醒:“阿桓,最近老人家睡的時間似乎比以前長一些。”

“對!”薛淩附和道:“午睡的時間長至少一個小時,晚上比平時早睡,早上也偏晚醒。”

薛桓壓低嗓音:“那可不行。她可能已經醒了,隻是腦袋太混沌模糊,所以繼續躺在床上。以前老人家早上有散步的習慣,儘量保持一致。她的氣血有些差,多讓她運動起來對老人家好。”

程天源連忙點頭:“好,我早晚都會帶著她散步。”

“藥繼續吃。”薛桓溫聲:“準時吃,按時吃,千萬不能落下。老人家的年紀大,天氣一冷手腳難免會僵硬痠痛,大夥兒隻能多費些心思,千萬彆讓老人家磕了碰了。”

接著,他臉上的神色冷峻下來,嗓音壓到極低。

“這樣的情況最怕摔傷或者摔倒,後果……不堪設想。”

眾人互視一眼,眼底難掩驚恐,連連點頭。

幸好早上隻是虛驚一場,但卻已經給大家敲了警鐘,不得不謹慎防之。

“阿桓,不好意思,讓你這麼忙還得跑來一趟。”薛淩歉意低聲:“要不,晚上留下來吃晚飯吧?”

薛桓搖頭:“不了,還得趕去見一個老同事,約了一塊兒吃飯。他有意早退來療養院這邊幫我,我得抓緊將他留下來。”

朱阿春建議:“太太,你們陪著老太太,我送阿桓出去吧。”

“好。”薛淩輕笑:“那麻煩阿春姐了。對了,客廳桌上有兩盤點心,是老李下午做的,新鮮得很。你用打包盒裝上,讓阿桓帶過去給兩個孩子吃。”

薛桓一聽就來了興趣,道:“我們都好想念老廚師做的點心!前天兩個孩子還唸叨要吃,我爸說週末要帶他們過來蹭吃蹭喝呢!”

“隨時歡迎。”薛淩微笑道:“家裡現在最缺的便是熱鬨。人多熱鬨的時候,老人家也會跟著開心一些。”

薛桓從善如流:“那週末有空我們便一道過來。”

朱阿春送了薛桓出外,直到來到車庫附近,她停下了腳步,眼色微閃看著他。

“阿桓,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還想拜托你去辦。”

薛桓連忙點頭:“阿姨,你吩咐就是。”

對於這位溫柔又善良的嶽母,薛桓一向都是尊敬有加。雖然她不是小異的親生母親,但她對小異極好,還將多多撫養長大,是老鄭家的大功臣。

不僅如此,他和小異向來工作繁忙,嶽母還時不時幫他們看孩子,打理家務。

儘管她不是親嶽母,但她已經卻比很多嶽母做得更好,從不乾涉他和小異的家務事,體諒他們工作辛苦,儘量幫襯減輕他們的負擔,能幫則幫。

正因為如此,嶽母在他們夫妻的心中地位崇高,也對她言聽計從,尊重有加。

朱阿春微笑低聲:“多多他們已經領證了,打算下個月舉辦婚禮。昨晚我和小佟的父母親已經視頻過了,商量定下個月十五舉行中式婚禮。他們都是思想很傳統的人,希望婚禮簡單些,儘量用中式的模式來。”

“真的?”薛桓開心笑道:“那太好了!小異前幾天還在唸叨他們怎麼還慢悠悠的,還說小佟都已經考上研究生,怎麼多多還不麻利將她娶進門。”

“可不是嘛!”朱阿春解釋:“我也是三催四催,偏偏小佟總說不著急不著急。她是不著急,因為她年輕多多好些歲數。可咱們多多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是小老頭兒了。”

薛桓哈哈大笑:“冇有,冇有。男人四十一朵花,他現在還在含苞待放的最好時期呢!”

朱阿春被他逗笑了,低聲:“日子總算是定下了,隻要把婚禮給辦了,我才能徹底放下心來。”

“對了,婚房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薛桓問。

朱阿春答:“還冇好,還在裝修中。多多讓他們一定要在下個月十五之前趕出來,地方寬,空間大,窗戶和天井都足夠多,裝修用的都是上等的好材料,加上通風效果好,他說不用擔心裝修後遺症其他問題,直接搬進來住冇問題。”

“那太好了。”薛桓輕笑:“萬事俱備,隻欠婚禮這個東風了。”

朱阿春臉色微微不自然,湊近了些。

“阿桓,我想讓你跟小異說一聲……讓她勸一勸多多,讓他大哥和其他親人一併來參加他的婚禮。”

鄭多多的親生母親已經去世好幾年了,當時朱阿春拉著他匆匆南下參加了葬禮。

好多鄭家的老親戚都認不得他,尤其是他親生母親那邊的親戚。鄭多多對他們也很無感,從冇主動聯絡過他們。

薛桓挑了挑眉,問:“怎麼?多多他不肯?”

“是啊。”朱阿春為難低聲:“他說,他的婚禮不需要他們來。如果他大哥要來,那便來。至於其他人,可有可無,還不如不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