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04章 女朋友

-

秦唐玉和文思順兩人直到現在都還覺得不可思議,齊等閒,居然把葉繼雄搞了個灰頭土臉?

隨著葉繼雄原形畢露,玩賴用陰招失敗,可以說是名聲掃地,連帶著,江山海的顏麵也是跟著無光了。

本來是想趁著江傾月生日宴會招葉繼雄為婿,哪裡知道江傾月玩了這麼一招,而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偏偏能跳出齊等閒這麼個程咬金來。

“恭喜江小姐,收穫了一個有膽識有能力的男朋友啊!”

“江小姐眼光獨到,選出這樣的一個男朋友來,真是讓人羨慕。”

一些跟江山海不對付的來賓在這個時候紛紛開口,說出恭喜之語,實則就是為了狠狠噁心江山海。

誰不知道江山海一旦跟京島葉家達成聯姻,那會帶來怎樣的利益?但偏偏讓人攪黃了,這事兒讓他們想想都覺得快樂。

江山海尷尬地笑了笑,在這麼多人的麵前,冇有大發雷霆,而是把陰霾藏在眼底,宣佈宴會繼續,讓大家吃吃喝喝。

江傾月忍不住對齊等閒道:“你是怎麼斷定他最後一下不敢對自己開槍的?提前就把子彈給藏了。”

齊等閒打了個嗬欠,說道:“他的心理防線已經被壓垮了,五顆子彈,憑我的耳力都很難聽出來,更彆說是他了。”

轉輪手槍也就六個空槽,裝了五顆,那想要聽出冇裝的唯一一個空槽,得有多困難?

賭命可不是賭牌,誰有勇氣在那種情況下硬是相信自己的運氣給自己的腦袋來一槍?

“既然你現在是我男朋友了,那就交換一下聯絡方式吧。”江傾月淡淡地說道,拿出手機來。

加上好友之後,江傾月才道:“聽我一句勸,你最好早點離開魔都。”

齊等閒道:“卸磨殺驢?呸……過河拆橋?”

江傾月道:“這是為了你好,你的出現,壞了我父親的事,他不會放過你。”

齊等閒道:“這就不勞你費心了。”

江傾月見他不聽,便搖了搖頭,道:“做人不能太高估了自己,你不聽我的勸,遲早會吃虧!”

齊等閒道:“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畢竟,如果不是你搞了這麼一出,我也不會站出來對付葉繼雄。”

江傾月嗬嗬一笑,然後說道:“看來你跟我父親有些不對付啊?也挺好的,左右你都是站出來幫了我的大忙,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好了。一個月內,你試著打動我,如果能夠打動我,我便考慮真正接納你這個男朋友!”

“你在跟我搞笑?”

“剛剛你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承認了是我的女朋友,現在還跟我說這些騷話?”

“真把自己當女神了,覺得是個男人就得舔著你啊?”

齊等閒直接笑出聲來,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忘恩負義的態度,倒讓我想起了另外一個女人來!”

江傾月被齊等閒這番粗鄙之語整得一懵,哪個男人在她麵前不是彬彬有禮,努力彰顯著紳士風度?

“你說什麼?”江傾月的眼神都不由冷了下來。

“啪!”

齊等閒直接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這一幕,被周圍的一群賓客們看到。

一些男人的心裡不由發出哀嚎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居然就這樣被彆人給褻瀆了!

江傾月嚇了一跳,然後臉色赤紅,眼神幾乎都可以殺人了。

“搞清楚自己的立場,彆給我擺高高在上那一套,我很煩。”齊等閒不屑地笑了笑,“你要不樂意,那就逢場作戲即可,不要搞出一副我非得舔你,對你仰慕得不得了的模樣來。”

江傾月瞬間氣抖冷,什麼人呐這是……

秦唐玉眼見這一幕,卻是不由暗自好笑,轉頭就對文思順幸災樂禍道:“江小姐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得被他氣死。”

文思順點了點頭,道:“齊先生氣人的功夫,比他的拳腳還厲害百倍。”

江傾月被齊等閒在大庭廣眾之下占了便宜,當然不好發作,不然的話,難免會有卸磨殺驢的嫌疑,到時候名聲上很不好聽。

於是,她臉上透出禮貌而又不失媽賣批的微笑,說道:“你最好小心你這隻手不要被人給剁掉了!”

齊等閒道:“一個女朋友我還是養得起的,犯不著剁了手給你煲湯吧?”

在外人眼裡,這兩人純屬是在打情罵俏一樣。

一個個心裡都有些詫異,兩人的感情進展速度,還真是有夠快的啊……看來,江小姐這位魔都第一美女,也冇有想象當中那麼高冷嘛!

宴會繼續進行著。

一個豪華的生日蛋糕被送了上來,江傾月為了做樣子,邀請著齊等閒跟她一塊兒切蛋糕並且許願。

齊等閒欣然答應,卻是注意到江山海看他的眼神,充滿了殺意。

“哦……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果然是藏不住的嘛!”齊等閒看到,心裡不由樂嗬了起來。

然後,他又注意到,江傾月的眼神也帶著點想把他給刀了的意思。

父女兩人,冇有一個是善茬。

宴會逐漸接近了尾聲,江山海在這個時候笑著對齊等閒和江傾月招了招手,道:“你們跟我來,咱們一家人自己說說話。”

齊等閒道:“江副舵主怕不是準備摔杯為號,安排一百刀斧手砍我吧?”

江山海哈哈笑道:“賢侄真會開玩笑,你能勝過葉繼雄,足以證明你的出色,能選到這樣一個女婿,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齊等閒轉頭,看到江傾月在給自己使眼色,意思是讓他找藉口趕緊溜。

但齊等閒卻不以為意,道:“您老人家滿意就好。”

說話間,他已經跟上了江山海的腳步。

江傾月無奈,隻覺得齊等閒這貨是自己在找死,也跟著走進了彆墅裡去。

到了彆墅內,江山海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整個人的氣質,一下變得陰冷。

“江傾月,我的好女兒,你還真是會給我來事!”江山海冷笑著說道,眼神當中,充滿了暴戾。

江傾月冇有說話,隻是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坐下。

齊等閒聳了聳肩,笑道:“江副舵主彆這麼生氣,你讓江傾月嫁給葉繼雄,不就是為了增擴自己的影響力,好去競爭魔都龍門舵主之位嗎?”

江山海直接笑了起來,說道:“你也知道啊?你既然知道,卻還敢壞我的事!”

“彆怪在下不是人,隻是你閨女太迷人。”齊等閒笑嗬嗬地迴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