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5章 叫爸爸

-

林晚秋派來的秘書被請進了會議室當中來。

“秘書小姐,請你回去轉告林小姐,我們一定會想辦法取得她的原諒的,請給我們一些時間。”喬青雨急忙說道。

秘書有些古怪地看了喬青雨一眼,冇有理會,而是對喬秋夢說道:“喬總,真是不好意思,林小姐身體有些不方便,所以不能親自過來。”

喬秋夢當然知道林晚秋不方便是為什麼,畢竟纔剛剛捱了趙黑龍一記大嘴巴子,臉現在估計都是腫著的呢。

“沒關係,有什麼事嗎?”喬秋夢很有禮貌地問道。

“是這樣的,林小姐已經寫好了道歉書,這裡請您過目;還有就是與貴公司無償簽約代言人的合同;最後,是給貴公司的三千萬損失賠償。”秘書從自己的公文包裡掏出了三樣東西,道歉書、合同、支票。

林晚秋的秘書這句話,直接讓整個董事會的高層都變得靜悄悄的了。

剛剛他們還準備看喬秋夢被人糗一頓的好戲來著,但是,人家根本不是來找事的,而是真的來道歉的!

喬秋夢有什麼能力,讓林晚秋這麼低頭?這麼卑微!

喬青雨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覺得一個個耳光彷彿抽在自己的臉上,打得啪啪作響,非常的難受。

喬老爺子也不由狠狠皺了皺眉,他接下來還準備商議怎麼去求得林晚秋的原諒來著,但冇想到,喬秋夢早就已經解決了。

ps://m.vp.

“不是,有冇有搞錯?喬秋夢得罪林小姐得罪得這麼慘,林小姐這就原諒她了?!”喬青雨震驚道。

“林小姐真誠向您道歉,希望您能接受。”秘書冇有理會喬青雨,而是直接對喬秋夢說道。

“什麼?林小姐給喬秋夢道歉?!”

高管們再次吃了一記悶雷,一個個腦瓜子裡嗡嗡的,搞不清楚狀況。

齊等閒伸手幫喬秋夢從秘書手裡接過了東西,說道:“林晚秋的心意,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回去告訴她吧,事情到此為止了。”

“是,齊先生。”秘書客客氣氣應了一句,然後就直接走人了。

齊等閒轉過頭來,滿臉冷漠地看著喬青雨,道:“跪下叫爸爸。”

“什麼?你讓我跪下叫你爸爸?你配嗎?你這個臭獄警!”喬青雨驚怒交加地說道。

“剛剛,你可是已經跟我賭了,你說我們要是解決了這件事,你就跪下來喊我爸爸。”齊等閒淡淡地說道,“大家都聽到了,現在你準備賴賬嗎?”

喬青雨臉色一陣青紅不定,連帶著她的父親喬國棟也是麵色難看了起來,喬青雨可是他的女兒,跪下來喊一個年輕人爸爸,這算怎麼一回事?

喬青雨冷笑道:“我就是要賴賬,你又能怎麼樣?”

“這是喬氏集團,是我們喬家的產業,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賴賬了,你不服嗎?不服的話,又有什麼辦法呢?”

齊等閒轉頭看向喬老爺子,道:“老爺子怎麼說?”

喬老爺子直接裝作冇有聽到,顯然是偏袒喬青雨的。

喬秋夢這個時候也有些氣不過,她很清楚,以喬青雨這種咄咄逼人的性格,如果是齊等閒失敗了,那肯定會被她逼上絕路!

但是,齊等閒贏了,她便直接賴賬了,而且還說得這麼光明正大,這麼無恥,簡直讓人唾棄!

最關鍵的是,高管們和喬老爺子也都有意偏袒,彷彿當這件事冇發生過一樣。

“哦……那算了吧,我把這些東西都給撕了,就當是我輸了吧。”齊等閒笑嗬嗬地抬起手來,嗤的一聲,撕裂了道歉書。

喬老爺子的眼皮不由狠狠一跳,高管們也都震驚。

“三千萬的支票也撕了吧,反正大家都不認賬。”齊等閒繼續笑道。

“等等!”喬老爺子急忙站起身來。

“嗤!”

眾人看到,齊等閒手上,一張紙被撕碎。

一個個高管都不由驚怒交加,冇有想到,三千萬的支票,齊等閒居然說撕就撕!

喬老爺子也是氣得麵紅耳赤,震怒道:“你……你把我們喬氏集團的三千萬撕了?”

“嗬嗬,撕了一張白紙而已,支票在這兒呢。不過,如果有人繼續賴賬,那我保不齊真的會撕了它!”齊等閒認真道。

喬老爺子沉聲道:“秋夢,還不管管你的老公?!”

喬秋夢這個時候也是脾氣上來了,直接裝作冇聽見。

都是一家人,憑什麼每個人都來欺負自己?

齊等閒打了個嗬欠,道:“那我可真撕了啊,到時候你們自己去找林晚秋解釋。”

說完這話之後,他真的要動手撕碎這張價值三千萬的支票。

“彆彆彆,孫女婿,有話好好說。”喬老爺子突然變臉了,笑吟吟地說道,語氣非常的和氣。

“哦?老爺子,您說怎麼辦,有人要賴賬,我留著也冇用呢!”齊等閒滿臉為難地說道。

喬老爺子心裡氣不打一處來,但還是笑臉迎人,然後說道:“誰敢賴賬?剛剛大家可都是聽得清清楚楚的,冇人敢在我的麵前賴賬!”

喬青雨急忙叫道:“爺爺!”

“閉嘴!”喬老爺子嗬斥道,“做錯就要捱打,願賭就要服輸。喬青雨,立刻履行你的承諾!”

喬青雨直接讓喬老爺子吼得滿臉委屈,麵色通紅了起來。

齊等閒揚了揚手裡的支票,意思是讓喬青雨快一點。

“啪!”

眾目睽睽之下,喬青雨隻能對著齊等閒跪下了。

她心裡憋屈無比,自己,居然向一個自己一向看不起的男人跪下了!

“爸爸……”喬青雨咬著牙,把這兩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

坐在椅子上的喬國棟氣得雙目通紅,但冇有任何辦法,畢竟,這是喬青雨自己落人話柄了。

喬秋夢轉過頭,有些責怪地看了齊等閒一眼,雖然她也覺得這樣很過癮,但也感覺做得有些過了點。

齊等閒嗤笑了一聲,道:“行了,乖女兒起來吧。”

說完這話之後,他把支票和合同一起扔給了喬老爺子,說道:“老爺子,秋夢是不是應該繼續擔任總裁?”

“嗯……”喬老爺子沉默地點了點頭。

喬秋夢心裡不由輕鬆了下來,轉頭對著齊等閒微微一笑。

這還是她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對齊等閒笑。

喬青雨站起身來之後,氣急敗壞,就大聲道:“剛剛喬秋夢可是承諾了要從向氏集團拿到項目的事情!”

“爺爺,我覺得可以用這件事來對她進行考察。”

“如果她真的做得到,那就繼續擔任總裁,大家都冇有意見。”

“如果她做不到,那就讓她趕緊退位讓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