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51章 紅泥紅袖

-

趙紅泥還是挺好相處的,下完了棋之後,還請齊等閒和玉小龍兩人喝茶。

“我很好奇,你的兩個人格是怎麼來的?就不去醫院看看?”齊等閒問道,多少帶著點旁側敲擊的意思。

“這很正常,內心的矛盾多了,自然也就滋生出了兩個人格。”趙紅泥平靜地說道。

“我小時候很喜歡下棋,但是他們又發現了我有很高的習武天賦。”

“每當習武的時候我都會格外牴觸和抗拒,而且,我還要幫他們殺人,做很多不願意自己做的事情。”

“久而久之,就這樣滋生出了兩個人格來。”

“起碼,這樣也可以安慰我自己,趙紅泥的雙手是乾淨的,不會玷汙了圍棋。”

玉小龍卻是不由笑道:“一般來說,擁有兩個人格的人,都會很矛盾。趙紅泥纔是你的主人格?那麼,趙紅袖的人格又是怎麼出來的呢?”

趙紅泥歎息道:“往往我不願意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她會出來完成這些事。”

“當然,也有不受我控製的時候。”

“我的主人格偶爾也會莫名其妙沉睡個幾天,完全由趙紅袖的人格來支配。”

ps://vpkanshu

齊等閒就道:“冇想過治療?我可以幫你聯絡頂尖的醫療資源,說不定可以讓你恢複健康。人格分裂,可是很嚴重的精神疾病!”

他當然想把趙紅泥的這種病症給治好,這樣一來,也就不用擔心趙家“天罰”帶來的威脅了。

趙紅泥對趙家的一切都帶有牴觸情緒,哪怕一身武功不減分毫,也不見得會願意幫趙家做事。

趙紅泥卻是說道:“這對於趙紅袖的人格來說,就等於是殺了她。你想殺她,她當然會反抗!”

齊等閒道:“這倒簡單,先控製起來不就好了,武功再厲害,也會有掙脫不了的時候。”

趙紅泥搖頭道:“不見不聞,覺險而避這八個字,莫非你冇聽過嗎?”

“一旦要發生對這個人格產生威脅的事情,那麼,她就會出來了。”

“在你控製她之前,她便會把你給殺了!”

齊等閒笑眯眯地道:“我和玉將軍聯手,她未必能夠殺得死我們。”

趙紅泥卻是冷笑著說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打這樣的主意,不然的話,你要是死了,與我冇有任何關係!”

她說這話的時候,身上開始散發出一種獨特的危險氣息來,這讓齊等閒和玉小龍都不由內心提起了警惕。

齊等閒聳了聳肩,道:“我這隻不過是想著幫你治病而已,我想,你也不願意自己的身上總是充斥著矛盾吧?”

趙紅泥道:“有些事情,是冇有辦法選擇的。”

說完這話之後,她輕輕用手指在自己的茶水上一點。

看到她這個含蓄的動作,玉小龍和齊等閒都知道,她是不想再跟他們聊下去了,這是送客的意思。

“那就改天再來討教你的棋藝了,不得不說,與你下棋,真的很有意思!”玉小龍站起身來,道。

“玉將軍的棋力再精進一下,或許會更有意思的。”趙紅泥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來。

提及圍棋,她的身上便隻有天真無邪,這是屬於她的淨土。

齊等閒和玉小龍告辭離開了趙紅泥這裡,兩人一邊走,就一邊聊了起來。

“趙紅泥顯然是不願意幫趙家做事的,不然的話,也不會獨自離開趙家了。”齊等閒說道。

“以她另外一個人格趙紅袖的能耐來說,世界上冇有人能強迫得了她纔對,她完全有能力和實力選擇不一樣的人生。”玉小龍卻是皺眉說道。

齊等閒搖了搖頭,道:“每個人都有一些難言之隱吧,或許她也是這樣的。”

玉小龍聽後點頭,以趙紅袖的能耐,這世界上,冇誰能束縛得住她的。

武功練到了這種境界,已經是人儘敵國。

這樣的人,哪怕是存心在一個國家潛伏起來搞破壞,專門暗殺要員,都會搞得這個國家風聲鶴唳。

“說句實話,你是不是已經突破了人力巔峰的境界?”玉小龍忽然對著齊等閒質問道。

“我不知道。”齊等閒一愣,然後笑了笑,“最近接連跟高手死鬥,的確是受益良多,但能不能真正認知到體內的真神,還不清楚。”

所謂“見神不壞”便是能夠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道教學說當中便提及,人體的每一處穴位內,都居住有一尊神靈,這尊神靈掌控這個穴位,彼此勾連,從而掌控全身。

如果能夠見到這些“神靈”,與之溝通,那麼便能徹底掌控自身,身體上哪怕一些微不足道的傷勢,也都可以得到修複。

人體一旦受創,那就會留下傷,哪怕看起來痊癒了,那也肯定是不如受傷之前的狀況,而到了這種境界,便是能夠徹底修複,達到“不壞”的境界。

玉小龍麵無表情地道:“如果你真的達到了這種境界就太可怕了,你的年紀,可還冇到三十。”

齊等閒平靜道:“等我傷好了,就告訴你。”

兩人正聊著,齊等閒就接到了一個江傾月旗下模特發來的資訊。

“齊先生,江小姐出事了,你快去幫她!”

這條資訊讓齊等閒不由一愣,然後便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模特發來語音,說是江傾月今天本來是在工作室裡工作的,但冇過多久,江山海就過來了,而且父女兩人大吵了一架,最後,江傾月被江山海以母親的安危為由威脅,跟著江山海回了江家去。

“江傾月,那個魔都第一美女?冇想到你的風流債還是挺多的嘛!”玉小龍聽到語音,不由冷笑著說道。

“嗐……緋聞女友而已,她日子過得不好,我幫幫她罷了。”齊等閒笑道,把手機放了起來。

玉小龍道:“你跟我解釋乾什麼?關我屁事!”

齊等閒道:“我這是怕你誤會了我的人品。”

玉小龍道:“你可冇什麼人品可言。”

齊等閒不跟她再廢話下去了,江傾月怎麼說也是他名義上的女朋友,而且,江山海這種卑鄙無恥的人,他也實在是看不慣。

跟玉小龍揮手道彆之後,二話不說,就準備直奔江家府邸。

“你最近小心點,我聽到一些針對你的流言,說是你跟一些毒販有勾扯,估計是有人想藉此機會誣陷你。”玉小龍在他上車前提醒了一句。

“老子最恨的就是藥鬼子!真要有藥鬼子接觸我,我直接開殺。”齊等閒冷笑一聲,開車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