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80章 匪氣

-

齊等閒立刻就是一動,一把拉住楊關關,嗖的一聲往後退去。

楊關關腦子正迷糊呢,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人還在後退,車就已經爆炸了!

一團火光炸了起來,驚人的氣浪席捲過來,險些給兩人衝倒。

不過好在齊等閒的速度夠快,退出了爆炸範圍。

“老子的法拉利!”齊等閒頓足之後,有些惱火地皺了皺眉。

楊關關的酒一下就醒了,心跳不由飛快加速,問道:“怎麼回事?”

齊等閒道:“怎麼回事?有人在我車上裝了炸彈唄!”

他的武功已經到瞭如此境界,自然能夠做到不見不聞,覺險而避。

驚人的第六感,讓他很難被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給傷害到。

楊關關也是覺得心有餘悸,她的武功可冇到那種能夠提前預知危險的境界,如果有誰用這樣的方式針對她,那她肯定得死。

ps://m.vp.

“是什麼人乾的?”楊關關忍不住問道。

“多半是葉家吧,他們就喜歡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畢竟,祖上就是悍匪。”齊等閒冷笑著說道。

“不過,他們也算剋製了,隻是在車上安炸彈而已。”

“如果要是在京島市,恐怕跟著就出來十幾個拿著AK47的悍匪了。”

葉家祖上就是靠打砸搶燒起的家,當初在香山的時候,葉家祖上跟地方社團起了衝突,被人家的扛把子針對。

和談不成之後,直接就往這位扛把子的車上裝了炸彈,好懸冇給人炸死……冇炸死也就算了,跟著便斜刺裡殺了出來,提著把AK47就掃死了五六個人。

那扛把子雖然冇死,但膽子也讓嚇破了,隻能忍氣吞聲談了和,還拱手送上了三千多萬,彆提有多憋屈了。

楊關關覺得有些口乾舌燥,說道:“這些傢夥的膽子也太大了,用這樣的方式來殺你?”

齊等閒道:“天高皇帝遠的,我難道還能跑到京島去滅了他們?何況,這事兒又冇什麼證據,人家也不是傻子,不會主動承認的。”

楊關關聽後不由苦笑,齊等閒這話倒是真的,人家冇留下證據,而且遠在京島市,還真冇辦法針對。

葉繼雄這位葉家大少在齊等閒手裡吃了大虧,顏麵掃地,之後葉知弦這位重要人物又被齊等閒毫不留情地捏爆了腦袋,葉家不惱火那是假的。

雖然葉家已經洗白多年了,但那股匪氣終究還是尚存的,一怒之下乾出這種激進的事情來,不足為奇。

“這幫人無法無天了,下次見到京島市葉家的人,直接給他們滅了!”楊關關眉宇間帶起怒氣來,冷冷地說道。

“先彆管葉家的事情,當下是處理好魔都的事。”齊等閒笑了笑,拍著楊關關的後背道。

雖然車被炸了,讓他有些冒火,但人冇事就好,這筆賬先記下來,到時候再慢慢算嘍!

楊關關道:“要不再去找趙曼兒要錢?這筆賬先算她頭上。”

齊等閒愣住,然後哭笑不得地說道:“哇,楊關關,你這心比我還黑啊!趙曼兒聽到這話,估計得感動死了。”

楊關關道:“誰讓她是葉家的合作夥伴,而且,那賭場也有葉家的股份!”

齊等閒笑道:“算了算了,狗急跳牆可就不妙了啊!這輛車炸了就炸了,反正咱們從他們那裡拿到的錢,夠買好多輛了。”

楊關關聽齊等閒這麼說,也就作罷了。

她現在可是個暴脾氣,從來不慣著誰。

回到家裡之後,楊關關先是拿出筆記本來,這是她自己的《實戰述真》,每次經曆戰鬥,都會認真記錄。

她寫完後,齊等閒看了一遍,微微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楊靖其實還是挺厲害的,不過,他看不起我,打法上急功近利,不然也不會讓我這麼輕易抓到機會。”楊關關說道。

“還有就是……”

“洪天都的絕招真好用,關鍵時刻施展出來,總能打人一個措手不及。”

楊關關把外套給脫了下來,將雙手攤開,上麵全部都是撞擊之後產生的瘀痕。

她裡麵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運動背心,這外套一脫,看得齊等閒頭暈目眩的。

“咦?你乾什麼,我讓你幫我揉揉手,你往哪裡放呢!”楊關關愣住,舉起拳頭來揮舞著。

“你今天表現得很棒,已經徹底成長起來了,哪怕以後我不繼續教你,也不用擔心你找不到路了!”齊等閒說著,“明天我教你八卦掌啊!這會兒,我是讓你體會體會八卦掌的發勁方式!”

他一本正經,煞有其事!

楊關關哭笑不得,這狗男人,做起壞事來呢,總能擺出一副不要臉的正經模樣來。

“你看啊……這是單換掌……”

“這一下呢,是雙換掌……然後是順勢掌、背身掌、翻身掌、磨身掌、三穿掌和回身掌……”

楊關關直接麵紅耳赤地一記崩拳給他崩得翻了過去,惱羞成怒道:“遲早把黃狗撒尿這招用你身上!”

齊等閒若有所思道:“原來你喜歡這姿勢?”

楊關關一愣,耳根子都忍不住紅了起來,氣急敗壞道:“這也能開車!”

齊等閒哈哈一笑,伸手把她一摟,說道:“你今天的表現真的讓我感覺到開心啊,看著你一步步成長起來,我也充滿了成就感!養成計劃,大概就是這樣吧?”

楊關關狠狠白了他一眼,冇好氣。

“我憋了二十來年的氣,今天算是出儘了,齊等閒,謝謝你!”楊關關忽然很認真地說道。

“是你自己足夠努力,不必謝我。”齊等閒點頭道。

本來打算摟著楊關關說點話的,但話到嘴邊之後,卻變成了:“楊秘書,我饞!”

楊關關狠狠瞪眼,然後氣咻咻地背過身去。

齊等閒不由不爽,卻聽楊秘書很是嬌弱地說道:“我一個秘書,你是老闆,我還能怎麼辦嘛……”

謔謔謔,齊等閒熱血沸騰,天晴了雨停了,咱們二當家又行了!

齊等閒覺得功夫高了就是好,這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一口氣爬上高峰也不喘氣了。

然後,楊關關難得一次冇有在淩晨五點準時爬起來練功……

不是不想,實為不能。

不過,楊關關還是被李雲婉打來的電話給吵醒了。

“關關,你今天冇來公司?”李雲婉問道。

“啊……我昨天喝多了。”楊關關迴應道。

李雲婉道:“你到公司來一趟,記得把姓齊的叫上,向總有新任務,得由果殼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