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13章 誰是舵主

-

嚴沐龍也坐在椅子上,後背靠著椅子,長腿翹著,懶散而又無趣地看著這一幕。

對她來說,參與這樣的事情,屬實有些無聊,唯一讓她有興趣的就是,江山海坐上了這張舵主椅子之後,齊等閒會不會臉黑?

麵對如山般的高呼,江山海臉上的笑意更濃。

江傾月則是心有不甘,這個男人,為了這把椅子,甚至出賣了人性,但是,他終究還是要成功嗎?

不擇手段,纔是成功的唯一途徑嗎?

江傾月覺得,這不公平,更不正義!

“江先生於魔都龍門而言,苦勞功勞都有之,舵主之位空懸已久,理當由江先生這位德才兼備之人坐上。”楊懿在這個時候大聲開口說道。

“我附議楊先生的建議!舵主之位,有德者居之,舍江先生其誰?”薛真也是開口笑道。

“我趙曼兒代表鄭家,全力支援江先生!以後,鄭家當與魔都龍門親密配合,打造一個更繁榮更秩序的魔都。”趙曼兒高聲道。

三大家族的代表人在這個時候齊齊發言,還是非常有分量的!

江山海聽後哈哈一笑,說道:“大家抬愛江某了!不過,舵主之位的確空懸太久,於魔都龍門發展十分不利……而且,江某運氣不錯,無意中得到了魔都龍門的舵主信物,這或許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如此!”

ps://m.vp.

“既有天意,又有大家抬愛,江某也不好拒絕此事!”

“這舵主之位,江某今天便坐了,如何?”

“誰讚成,誰反對?!”

眾人紛紛歡呼鼓掌。

這個時候,當然不會有人站出來反對,現在站出來,那不是打三大家族的臉嗎?

宋誌梅連連抖著自己的右腿,有些坐不住了。

李雲婉卻是輕輕按住她的腿,低聲道:“老媽,彆著急啊,齊sir這傢夥,就喜歡壓軸出來裝逼……”

宋誌梅哭笑不得,隻能按捺住自己焦躁的情緒。

江山海的手下們都高呼讚成。

江山海臉上的笑意已經濃得要化不開了,他很想放聲大笑出來,自己籌謀多年,今日,終於可以如願以償!

“我反對!”

就在這個時候,文夫人站起了身來,冷不丁地說道。

江山海臉上的笑容一下僵住,轉頭看向文夫人,眉宇間掀起濃重的殺意來!

“原來是老舵主的夫人,不知道夫人為什麼要反對我?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江山海問道。

文夫人站出來反對江山海,已經引起了一片嘩然,文家在文勇夫死後,已經江河日下,這個時候站出來跟江山海作對,不是自尋死路嗎?

文夫人平靜地說道:“因為你手裡的,根本就不是魔都龍門舵主信物!而是偽造的!”

江山海一愣,冷冷道:“文夫人,話可不能亂說!”

文夫人道:“亡夫的玉髓我整天見,怎麼可能認錯?他有一次不小心磕碰到了玉髓,在魔都兩字中間,有一道細小裂紋,你看看,你這玉髓有嗎?!”

江山海仔細一看,手裡玉髓果然冇有裂紋,這讓他眉頭狠狠皺起。

“這隻不過是你的一麵之詞,當不得證據。”江山海將玉髓握在手裡,沉聲說道。

“文夫人的話,當然不是一麵之詞,因為,你手裡的玉髓,本來就是假的。”齊等閒在這個時候站起身來,往那把椅子走去,臉上帶著微笑。

眾人都將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去,一個個無比震驚,莫非,江山海手裡的舵主信物,真是假貨?

江山海冷冷道:“你說假的就是假的?”

齊等閒笑了笑,道:“你從我手裡花二十億買來的,我能不知道嗎?因為,真的在我這裡啊!”

說完這話之後,他從兜裡掏出玉髓來,在眾人麵前晃了晃,道:“你看看,這魔都兩個字中間,是不是有條裂紋?”

與齊等閒距離近的人定睛一看,果然有條很小的裂紋,雖然很難察覺,但仔細看去,還是能夠看得清楚的。

“江先生手裡的信物,是花了二十億從姓齊的手裡買來的?”

“呃……花二十億買了個假貨?這也太坑了吧。”

大家都是嘴角抽搐,齊等閒這不是詐騙麼?就不怕江山海手機裡下個反詐app啊?

江山海的臉色瞬間鐵青,感覺自己的腦門上彷彿被貼了“SB”兩個字母一樣。

齊等閒緩緩道:“我說了,你當不成這個舵主,因為,我纔是真正的魔都龍門舵主!”

江山海怒聲道:“文勇夫老舵主就是死在你手裡的,你當這個舵主,開什麼玩笑?我們魔都龍門,顏麵何存?!”

文夫人在這個時候開口道:“那隻不過是謠言而已,亡夫並非死於齊舵主手中,而是死在了血骷髏組織的手裡。”

“此事,我已經查得清清楚楚!”

“況且,血骷髏組織首領,背叛我國的國家羅漢洪天都,已經死於齊舵主之手,也算是為亡夫報了血海深仇!”

“如此種種,我倒要問你,齊舵主為何不配當這個舵主?”

文夫人說起話來,有條有理,徐徐漸進,直接把江山海一下給頂到了死路上去。

楊家的眾人在這個時候臉色難看,趙曼兒也是神色緊張,都冇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會出現這樣的變數……

齊等閒已經走到了舵主之椅前方,然後一轉身,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坐下之後,他笑了笑,說道:“這椅子貌似也冇這麼舒服嘛,怎麼這麼多人處心積慮都想坐上來呢?真是讓人覺得奇怪啊!”

“大膽,你敢坐我的位子!”江山海看到齊等閒坐下之後,瞬間就暴怒了,腦門上的青筋都在跳動,整張臉充血變得赤紅。

齊等閒往椅子上一靠,翹起腿來,老神在在地看著他。

江山海漠然道:“你有真正的信物又如何?給我從椅子上站起來!”

齊等閒道:“我有信物,那就是舵主!”

江山海卻道:“放屁!你有信物又怎樣,冇有人支援你,大家,支援的都是我江山海!你坐這個位子,冇人承認,也不會有人同意!你現在起來,把真正的信物交給我,我可以饒你不死。”

江山海也知道,這個時候就是圖窮匕見,劍拔弩張,不能有絲毫退讓,必須強硬到底,甚至直接把齊等閒乾翻也在所不惜!

因為,今天的大勢在他,而不在齊等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