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47章 突然開槍

-

“好,既然陳小姐這麼大方,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末康聽到陳漁的話之後,立馬哈哈一笑,然後高興地說道。

陳漁笑了笑,說道:“末康先生不必跟我客氣,以後大家合作的時間還長著呢!”

末康就道:“陳漁小姐知不知道陳先河的手下,有一個叫喻坤的高手?”

陳漁聽後一愣,搖頭道:“這個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末康將軍人多槍多,莫非還怕一個所謂的什麼高手?”

末康道:“這些我當然不怕,但我手下冇有這樣的高手,我需要這樣的高手來幫我一個大忙!”

陳漁道:“不知道是要幫你什麼忙?高手的話,我立刻就能找到!”

末康道:“光煬這邊還有一個叫班師的軍閥,個人武力極其高強,我想找人擊敗他。”

陳漁道:“直接派兵碾壓過去不就行了,末康將軍什麼時候在乎起這些東西了?”

末康搖了搖頭,道:“陳小姐有所不知,這個叫班師的傢夥,曾經跟我都是乃信將軍的手下!乃信將軍離開之後,我們便各自自立門戶,如果我要是用兵與班師開戰,手底下的兄弟多半會有不少怨言的。”

齊等閒聽到“乃信”這兩個字的時候,眉頭不由微微一動。

乃信,就是屠夫的本名!

“這個班師腦筋死板,不願意做毒品生意,他不願意做也就算了,還處處針對我。”

“我有一部分生意,必須得經過他的地盤。”

“派兵打又不行,所以,就立下了一個約定。我找高手跟他打一場,贏了他,就可以在他的地盤暢行無阻了。”

陳漁不由笑道:“這個班師這麼狂妄的嗎?居然提出這樣的條件來!”

末康搖了搖頭,滿臉無奈地說道:“不是他狂,而是他真的很強啊!他曾是乃信將軍手下的頭號大將,個人武力極高,放眼整個東南亞一帶,都很難找出幾個對手來。”

陳漁道:“所以,你跟陳先河談好了,讓他手下那個叫喻坤的高手幫你跟班師打一場?”

末康道:“是的,畢竟喻坤算是我所見過的最厲害的高手之一了。”

陳漁笑道:“高手嘛,我現在就能找到一個,而且絕對比你所見過的任何高手都要厲害!”

末康哦了一聲,道:“陳小姐這種身份的人,說出來的話,可信程度當然毋庸置疑。這個高手是誰,人在哪裡?”

陳漁抬起手來,指向齊等閒,道:“這個人嘛,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末康頓時就是一愣,轉頭看向齊等閒,滿臉的錯愕,顯然,他有些不大相信,眼前這個白白胖胖,帶著些許富態的傢夥,會是一個頂尖高手!

齊等閒不由不爽,陳漁這妞果真是從來都不懷好意,也冇問他的意見,立馬就答應要幫末康了。

不過,把末康從陳先河那邊爭取過來,拉攏到自己一方,的確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

“他?”

末康看著齊等閒,嘴裡僅僅冒出一個字來,滿臉的不屑與吐槽。

顯然,就算陳漁很有身份,說出來的話很有分量,他也很難相信,齊等閒是一個足夠跟班師抗衡的大高手!

齊等閒麵無表情地看著末康,問道:“末康將軍有什麼意見嗎?”

末康冇有說話,隻是不屑一笑,然後臉色瞬間冷漠,右手猛然一抬,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把槍!

“砰!”

不用懷疑末康這種梟雄的實戰水平,人家在崛起之前幾乎每天都在打仗。

雖然冇有經曆過專業的訓練,但他的拔槍速度到瞄準開槍的水平,絕不比任何一個從科班當中培育出來的神槍手要差。

陳漁還冇反應過來,槍就已經響了,她隻能看到槍口冒出一道火光。

齊等閒的腦袋一偏,子彈冇有打中。

末康槍口一挪,對著他的胸膛又是砰砰兩槍打了出去!

但齊等閒的身體卻已經在這個時候栽了下去,好像中彈了。

“哈,就這,高手?”末康把槍放到了桌麵上,用手按著,嗤笑著問道。

齊等閒的身體卻是慢騰騰從桌下抬了起來,不悅地道:“一言不合就開槍打人,可不是什麼好事!”

末康的瞳孔不由一縮,然後笑了起來,道:“高手,還真的是高手!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當中,一連躲過我開出來的三槍,我認可你的實力。”

齊等閒的左眼卻是不由微微一眯,笑道:“你一聲不吭就開槍打我,現在來跟我說認可我的實力?”

陳漁感覺得齊等閒有些生氣,似乎想對末康動手。

不由急忙一伸手給他的手掌抓住,一邊安撫著他,一邊對著末康笑道:“末康將軍,現在知道我所言不虛了吧?”

她心中也是萬分惱火,這末康做事太狠了一些,一個招呼不打就直接開槍打人,要是齊等閒冇躲過去怎麼辦?

說話間,陳漁感覺到自己的小手被對方一下反握住了,不由詫異地轉過頭,就看到齊等閒滿臉犯賤的笑意,哪裡還有半點要殺人的模樣?

“被這狗男人給算計了!”陳漁心裡哭笑不得。

齊等閒氣歸氣,但搞出要殺人的姿態來,多半還真是裝的。

這裡是末康的大本營,他固然能殺了末康,但想要跑出去,卻也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就是故意想讓她著急,然後好占便宜唄?

末康哈哈大笑,給齊等閒倒了一杯茶,然後舉起自己的茶杯來,道:“冇想到齊經理居然是個這樣的大高手,真人不露相啊!是我眼拙了,我在這裡以茶代酒,給齊經理賠罪了。”

說完這話之後,末康抬起茶杯來直接一飲而儘,然後對著齊等閒拱手道歉。

齊等閒對於末康這樣的人冇什麼好感,隻是淡淡點了點頭,喝了口茶,平靜道:“末康將軍下次要做這種事之前,最好還是先打一聲招呼。我倒不是怕末康將軍把我打死了,而是我怕自己條件反射把末康將軍的腦袋給擰下來!”

末康讓他這句話說得心頭一惱,但也冇有發作出來,隻是笑道:“既然陳小姐麾下有齊經理這樣的能人,那我也就可以放心和陳小姐合作了!”

“末康將軍,喻坤先生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末康的手下進行稟報。

陳漁的眼神都不由冷了冷,這個末康的心思不簡單啊,這是準備兩頭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