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75章 打斷手

-

“砍我的手跟謝家換錢?你好大的膽子!”

謝天樵震怒道,不過,卻已經是色厲內荏了。

他冇了屠夫的支援,隻不過是砧板上的肉罷了,謝家的威名再大又如何,在毒三角這塊地帶,天王老子的名聲都不一定好使。

管天管地的米國佬,聽了毒三角這三個字,都得擺腦殼。

陳漁聽了齊等閒的話之後,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說道:“這麼說來,喂鱷魚的確是有點暴殄天物了,拿他的命,起碼能從謝家手裡換個幾十億出來!”

齊等閒道:“幾十億多半不可能,但十來億還是能有的。”

謝家又不是傻子,謝天樵落在陳漁的手裡了,敲一筆就差不多了,後續多半是不會再掏錢了的。

“你們敢!你們拿我的命威脅謝家,等同於是把自己跟恐怖行為掛鉤……”謝天樵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二樓的屠夫卻是在這個時候抄起ak,瞄準了謝天樵的右手,哢一下摳下了扳機。

“砰!”

一聲槍響過後,762口徑的子彈帶起強大的動能,謝天樵的右手自小臂處斷裂,一條手就這麼飛了起來……

“啊!!!”

謝天樵嘴裡冒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倒在地上連連打滾。

他內心裡恐懼極了,後悔極了,自己堂堂謝家公子哥,為什麼非要到光煬這個破地方來以身犯險?

陳漁心裡暗暗冷笑:“這死胖子多半是怕齊等閒不爽之前他背叛的事情,會懷疑他,所以主動打斷了謝天樵的手,算是納了投名狀!以謝家的實力,他要是不抱緊齊等閒的這條大腿,哪怕是在毒三角也混不下去了。”

毫無疑問,這一次謝天樵在光煬出事,無論如何,謝家都會把賬給算到屠夫的腦袋上來的。

畢竟,謝天樵也是覺得周光榮已經跟屠夫徹底談好了,才考慮過來的。

哪裡能想到,屠夫這貨一肚子陰謀詭計,居然轉頭又把他們給賣了?

齊等閒撇了撇嘴,道:“這條手就送回帝都去吧,讓他們打錢!賬戶嘛,就用我的那個好了,反正是大頭鵝的銀行卡,他可不怕謝家找什麼麻煩。”

齊等閒在國內的一切資產都被凍結了,不過,他的資產早都轉移得差不多了,被凍結的也隻不過一些零零散散的資金而已。

宴會場內,那些被恩特集團請來的當地企業家,一個個麵色發白,雙腿發軟。

齊等閒笑了笑,說道:“不要慌,你們都是有錢人,願意拿錢出來買命的,可以保下一條狗命來。但要是當吝嗇鬼麼,那就直接槍斃啦!”

他轉頭對屠夫說道:“這些人怎麼處理就看你的嘍,反正你現在纔是光煬的老大,要怎麼治理光煬,也是你的事情。”

屠夫認真點了點頭,他在幽都監獄裡待了這些年,被磨掉了一些棱角,卻也更加沉穩踏實了。

他知道,想要完成自己那個偉大的夢想,不是單單靠著槍就能做到的,同樣需要穩定,需要經濟!

光煬,無疑是用來當大本營的最好選擇,把這些吸人血的企業家全部乾掉,把他們的財產全部充公,他便能積累起雄厚的底子來!

更何況,南洋陳氏也會幫忙,以他們的影響力,再配合上自己手裡的軍權,要建設起一個井井有序的光煬來,也並非不可能。

這是一場針對光煬的革命。

革誰的命?自然是那些不拿人當人的企業家嘍!

“這胖子是個聰明人啊,他這一槍,就徹底斷絕了與謝家和解的可能,也是讓我們放心。”陳漁轉頭對著齊等閒笑道。

“他當然聰明,不聰明早就死翹翹了。”齊等閒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

地上的謝天樵被屠夫的手下給拖了下去,這可是個提款機,得先幫他把傷口處理好,這樣才能從謝家拿到錢呢。

人嘛,陳漁和齊等閒肯定是不可能放的,反正就是要把這個人給榨乾,等到謝家不願意再出錢了,拉去喂鱷魚也好,直接槍斃也好,都無所謂了。

齊等閒說道:“冇想到,你的決心居然這麼堅定,倒是讓我小瞧你了。”

陳漁搖了搖頭,說道:“跟這些野心家合作纔是真正的與虎謀皮!南洋是塊大蛋糕,誰不想獨吞?漂亮的話誰都會說,但利益擺在眼前的時候,冇有幾個人能不動心的。”

陳漁可不會想著“和親”這種愚蠢的勾當,南洋陳氏和那些勢力的鬥爭,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她要是心慈手軟,死的隻可能是她。

像她這種聰明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愚蠢的選擇來?

“這點你倒是看得很明白,不過,你們陳家當中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齊等閒哂笑一聲,搖了搖頭。

“那些蠢貨不提也罷,遲早死在我的手裡。”陳漁淡淡地道,這話說得,充滿了自信。

屠夫已經讓手下控製了在場的人,這些人的麾下不乏有私人武裝,不過,這些私人武裝對上屠夫那數萬人的大部隊,就有些不夠看了,一個個也隻能老實聽話。

屠夫也是個心狠手黑的人,乾脆利落弄死了恩特集團的不少高層人員。

丹烈看到屠夫朝自己走來,直接嚇尿了,一個箭步衝到齊等閒的麵前跪下,道:“齊先生,陳小姐,我有眼無珠,之前得罪了你們!現在,我給你們認錯道歉!希望你們給我一個機會啊,我以後一定當一個講道理的人,絕對不為非作歹了……”

陳漁不由一笑,這個丹烈倒也是聰明人,知道跟心狠手黑的屠夫去求饒冇什麼用,所以乾脆過來求她和齊等閒了。

“這個丹烈的身手不錯,倒是可以留著。”陳漁淡淡道,“我們南洋那邊,正好缺點人才。”

“那就聽陳小姐的,留你一條狗命吧!”屠夫掃了丹烈一眼,漠然道。

丹烈渾身都哆嗦個不停,這他媽當初直接坑殺了上萬俘虜的乃信,真是讓人害怕啊……

屠夫看向歐墨,笑道:“小姑娘,你怎麼說?”

齊等閒卻淡淡道:“她不能動!”

屠夫對著歐墨一笑,道:“你運氣好,二當家願意留你的狗命。”

歐墨不屑冷笑道:“誰稀罕!”

屠夫嘖了一聲,轉頭對齊等閒道:“二當家,這小娘皮不聽話,還是做掉比較好吧?萬一她扯起恩特的大旗來召集舊部,多少也是個麻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