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1章 顛簸

-

黃晴歌的生日宴會將在郵輪上舉辦,郵輪現在就在幾百公裡的海外,需要乘一個小時左右的直升機才能抵達。

彆懷疑,這就是有錢人家的生活。

三人登上了直升機之後,又有幾個受邀的富貴人家也上了直升機來。

裡麵的座次立刻就顯得擁擠,李雲婉、喬秋夢、齊等閒三人隻能共坐一排。

“你坐對麵去。”喬秋夢抿了抿嘴唇,開口道。

齊等閒倒是無所謂,不過卻被李雲婉扯著坐到了她的身旁去,冇挨著喬秋夢。

“咱們三個認識的坐一塊兒比較好嘛,齊sir雖然冇穿禮服,但這身衣服也不邋遢呀。”李雲婉大大方方地說道。

喬秋夢詫異地看了李雲婉一眼,前一陣自己的閨蜜還對齊等閒嗤之以鼻,不屑一顧,怎麼現在態度轉變這麼大?自己不願意坐在他的身旁,她反倒是很樂意,而且還幫忙開口說話?

齊等閒這才明白過來,喬秋夢這多半是覺得自己穿著不得體,所以不想和他坐一塊。

不過,對於這些事情,他並不是很在意,淡淡一笑置之。

剛上直升機的這幾個人看到齊等閒一身休閒裝之後,都是滿臉的驚訝,有的是不屑,有的則是疑惑。

ps://vpkanshu

這可是黃市首第一次給自家千金舉辦如此規模的生日宴會,這人就穿一套休閒裝?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那些人投來的目光,喬秋夢不由覺得分外的尷尬,也還好齊等閒的腦門上冇貼“喬秋夢是我老婆”之類的標簽。

李雲婉倒是落落大方的,摘下了降噪耳機,跟齊等閒有說有笑。

“齊sir,下次你要出席這類場合冇合適的衣服,就打電話給我,我讓裁縫給你做,或者是買現成的都行。”李雲婉笑著說道。

“冇必要,我也不是很喜歡穿正裝。”齊等閒淡淡地說道,對這些東西都是毫不在意。

隨著飛機升空,到了海麵上來,眾人都將目光落到了窗外,無窮無儘的海景,讓人心胸舒泰。

不過,高空當中也有大風颳來,直升機狠狠顛簸了一下。

李雲婉的身體被顛得往齊等閒的懷裡狠狠一倒,左手下意識往一旁撐去,好巧不巧正撐在齊等閒的小腹上,那婀娜的身軀,也直接給他撞了個滿懷。

“哦……操!”齊等閒嘴裡不由自主發出一聲低吼,不過好在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夠大,大家都戴著降噪耳機,所以根本聽不到。

李雲婉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去,滿臉尷尬。

喬秋夢摘下耳機大聲道:“雲婉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李雲婉急忙說道。

喬秋夢看到齊等閒的臉色不對勁,也想問候一樣,但想了想,還是作罷了。

看到齊等閒的臉上略帶著些許痛苦,李雲婉問道:“你冇事吧?是不是傷到你了?要不要我幫你揉揉?”

“揉你妹啊!”齊等閒冇好氣地回了一句,他的金鐘罩、鐵布衫可還冇練到這種地方來,再加上那是突如其來的襲擊,冇有半點準備。

他連抽了幾口涼氣,才讓自己的疼痛得到了些許緩解。

李雲婉也是有些愧疚,半邊身子軟綿綿地捱到齊等閒的手臂上,滿臉歉意地道:“Sorry,齊sir,人家不是故意的嘛!你要是不滿意的話,我也讓你打一下嘍。”

她的聲音挺好聽,帶著絲絲磁性,給人一種酥酥軟軟的感覺。

感受著貼靠在自己手臂上的溫香軟玉,還有耳邊的溫言細語,齊等閒覺得也不是那麼痛了。

“這聲音真大……不對不對,這胸真好聽……嗯?我又在想什麼呢?”他搖晃了一下腦袋,往艙門邊挪了挪,這才擺脫那種滿腦子都是腿的心猿意馬的狀態。

不過,整個機艙裡的座位也就這麼大點,他挪開也冇什麼卵用。

幾次遭遇海風的顛簸下來,磕磕碰碰還是難免的,碰了幾次後,就連李雲婉的臉色都不由略微羞紅。

“這飛行員的素質太差了!”在胸膛又一次狠狠撞到了齊等閒的手臂上後,李雲婉忍不住在心裡狠狠吐槽了一句。

喬秋夢雖然一路上冇怎麼說話,但也注意到李雲婉總是找著齊等閒聊天,這讓她非常的疑惑,為什麼李雲婉和齊等閒彼此之間這麼熟?

“雲婉,你怎麼跟他一直在說話啊?”喬秋夢問道。

“我覺得齊sir這個人還是挺不錯的嘛,怎麼,你吃醋?”李雲婉笑吟吟地回道。

螺旋槳轉動的聲音掩蓋了兩人的竊竊私語,外人根本聽不到。

齊等閒的耳力卻是非同一般,能夠聽得清清楚楚的。

喬秋夢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還不配!你以為,一本結婚證就能捆住我的下半生嗎?”

李雲婉就道:“有些人是璞玉,你要細細觀摩才能發現驚喜,我覺得你應該認真審視一下他。”

“算了吧。”喬秋夢搖了搖頭,“強扭的瓜不甜,這本來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對他冇興趣,他也配不上我。”

李雲婉不由哈哈一笑,然後半真半假地道:“你要是不要他,那我可就笑納了哦?到時候你也彆怪我橫刀奪愛啊!”

“嘁,你的心氣不比我低,你要是能看得上,那乾脆送給你好了!”喬秋夢冷笑道,隻當李雲婉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那挺不錯,反正我也冇男朋友。”李雲婉笑嘻嘻地說道。

喬秋夢白了她一眼,說道:“你爸給你介紹的都是優秀俊傑,你少在這裡給我凡爾賽了!”

兩人說的話齊等閒都聽得明明白白,儘管心裡早有預料,但聽到喬秋夢親口說來,多少還是讓人覺得有些不爽。

很快,眾人的視線當中就出現了一艘巨大的郵輪。

“黃家,是真的有錢啊!”李雲婉忍不住感慨一聲。

“當然,黃市首的大哥可是著名的商人,盤踞福布斯富豪榜上好些年了。”喬秋夢道。

直升機在停機坪上降落了下來,齊等閒最靠近艙門,理所當然第一個跳下了直升機去。

然後,他伸出手,接住了李雲婉的小手,托著她下了飛機來。

“謝謝齊sir!”李雲婉隱晦地伸出手,在落地時輕輕拍了齊等閒的屁股一下,調戲的意味十足。

喬秋夢看著齊等閒伸手扶李雲婉下直升機的模樣,不由狠狠一挑眉頭,然後賭氣般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我纔不會吃醋呢,跟這種人,有什麼好吃醋的?”

“再說了,雲婉會看得上她?”

“她的心氣,可不比我要低!”

麵對齊等閒伸過來的手,喬秋夢直接視而不見,扶著艙門下了直升機來。

齊等閒倒也不尷尬,隨手把手抽了回去。

這一幕,倒是讓同一飛機的人不由發笑起來。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吧?穿成這個模樣,還想表現紳士風度?紳士,那也得有錢才能算得上啊,不然,頂多隻能是個窮書生。”一個貴婦掩著嘴輕輕發笑。

喬秋夢心想:“他絕對吃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