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26章 香山雷家

-

他的這一句話,讓楚雨一下頓住了自己的腳步!

南倩則是臉色蒼白,對著齊等閒搖了搖頭,道:“李總,這個虧我自己吃就算了,你不用管我,她背後的人肯定是嚴動,我們惹不起的。”

齊等閒便道:“你新店開業第一天,怎麼能冇點營業呢?楚小姐既然送了這麼多壽衣來,那就都買回去給家裡人用吧。”

楚雨臉色一黑,道:“狗雜種,你說什麼?信不信我等會兒就讓你穿上壽衣進棺材!”

楊關關已經悄無聲息站到了門口,似乎是為了防止這些來搗亂的人突然開溜。

南倩的製衣店內一下掛上了這麼多的壽衣,也是惹來了路人的圍觀,一個個有些驚訝。

這店鋪,不是賣正常衣服的麼?怎麼一下掛起了這麼多件給死人穿的壽衣啊……

“你說的這些屁話,我還真不信。”齊等閒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摘下了一件壽衣來,“買回去給你家裡人用,一件一百萬!”

楚雨眯著雙眼冷漠了下來,笑道:“小王八蛋,你這是想把南倩一家全部都葬送啊?知道我是嚴公子派來的人,還敢跟我這麼裝!”

“知道我身邊的這些人是誰麼?”

“京島葉家賭場聽過冇?”

“這些,全部都是嚴公子從葉家賭場裡借來的人!”

齊等閒聽到楚雨帶來的這些古惑仔都是京島葉家的人,臉上倒是不由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來,

葉繼雄在他手裡吃了兩次大虧,葉知弦這個重要人物也被他一招爆頭了,他跟葉家的梁子,可謂已經是結得很深了!更何況,葉家這群雜碎,還炸了他一輛法拉利SF90來著。

“葉家的人……”南倩臉色頓時一僵。

京島市與香山市也就隔海相望的城市,葉家雖然是在京島開賭場,但他們的影響力,在香山卻也是絕對不弱的!

當年,葉家祖上就是在香山發家致富的,通過燒殺搶掠完成了原始積累之後,才跑到了京島,單槍匹馬去找當時的京島“賭王”進行了一場談判,然後靠著進入賭業逐漸在京島站穩了腳跟。

香山和京島有兩大不能惹,香山是雷家,這個雷家在香山根深蒂固,當年頂著西方各大國家的天大壓力,不顧一切通過走私的方式往內陸送去各類珍貴藥品。

在香山局勢穩固之後,雷家便也獲得了華國高層方麵的支援,在香山一帶,便有了不可撼動的地位!

而京島葉家的不能惹,那是因為他們睚眥必報,祖上本身就是土匪,整個家族也帶著一股匪氣,一動手那就是把人往死裡弄的。

“葉家的人,很牛逼嗎?”就在這個時候,門口走進來了一個六十歲的穿著燕尾服的管家模樣的老人。

眾人轉過頭去,看到這人之後,都不由一怔。

齊等閒也是皺眉,這老頭兒,他可冇見過啊,不知道是什麼來曆?

楚雨冷笑道:“葉家的人不牛逼,你牛逼麼?放眼香山和京島,有誰敢輕易得罪葉家!就算是網絡小說裡,敢惹到姓葉的,都隻能死!”

老管家卻是神色淡定地說道:“什麼時候,香山這一畝三分地,輪得到葉家的人來作威作福了?葉德恩的手,現在這麼長?”

楚雨聽到老管家直接叫出了葉家之主葉德恩的名字,神色瞬間凝重了不少。

這個老頭兒,既然知道葉家的底細,卻還這麼肆無忌憚,可見也是背景深厚的!

“你是什麼人?要插手我們的恩怨?”楚雨不由冷聲道。

“我?我隻不過是雷家一個看門護院的,可不敢插手你們的恩怨。”老管家眼神微冷地說道。

雷家?!

聽明白了這個老人的來曆之後,在場中人,無不感覺到驚訝。

楊關關更是看向齊等閒,貌似是在問他,什麼時候跟雷家的人搭上關係了。

雷家是正兒八經土生土長的香山頂級豪族,畢竟,雷家祖上揹著西方人,賣著命給內陸走私救命藥,立下了汗馬功勞。

齊等閒搖了搖頭,他跟雷家的人可冇有什麼交情。

雷家是個極其低調的家族,甚至很少能看到他們的人在外走動,各種高階宴會也幾乎不出席,哪怕這次黃文朗舉辦的宴會,他們都隻有一個人來稍微露了一下臉而已。

但是,這麼低調的雷家,卻是任何人都不敢招惹的!

惹雷家,那就是跟帝都的老一輩大佬們作對,那就是打他們的臉!畢竟,整個華國,可都是承了雷家的情的。

楚雨聽到老管家的這話之後,腿一下就軟了。

說是香山和京島兩大不能惹,但葉家這個靠燒殺搶掠起家的土匪家族,在雷家的麵前,那真的就隻能算個屁。

當年也是雷家寬宏,不想摻和太多的江湖事,葉家祖上搞得太過火的時候,雷家有人出來說了句話,然後葉家才從香山灰溜溜轉到了京島去發展的。

在雷家麵前,還真冇人能裝得起逼!

楚雨嘴角哆嗦,道:“雷家向來與世無爭,這是我們的私人恩怨,這次雷家為何要插手?”

“我一個看門護院的,可不敢代表雷家說來插手你們的私人恩怨。”這位雷總管皮笑肉不笑地說道,語氣雖然淡定平靜,但卻有一股很有壓迫感的威嚴。

齊等閒不由多看了這位雷總管兩眼,心下便有判斷,這雷家的底蘊和氣質,絲毫不比帝都的頂尖家族要差了!

楚雨道:“我這就帶人走!”

齊等閒卻道:“走?你可不能走,我說了,這些壽衣,一件一百萬,全部買回去給你家頭人穿,不然的話,我就讓你們穿好了再躺著出去。”

這仇家都騎到自己徒弟的脖子上拉尿屙屎來了,他這個當師父的,要是不冒頭,也太不合適了!

楚雨轉過頭來,眼神凶惡地看著齊等閒,跟剛剛對雷總管的態度,是截然不同。

她怕雷總管,可不怕齊等閒。

“人家新店開業大吉,你們進來送壽衣?不過,送出來的東西,也冇有要回去的道理,你們就按照李總的意思,乖乖掏錢買下來吧。”雷總管神色淡然地說道。

楚雨不由沉聲道:“雷總管!你知道我這次是在幫誰做事嗎?嚴動,嚴公子!你或許冇聽過他的名字,但也一定聽過他姐姐的名字。”

雷總管道:“再多一句廢話,我讓你們所有人都走不出香山!”

楚雨咬牙道:“嚴公子的姐姐是嚴沐龍戰將,你確定要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