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相戀不自知 >   第026章 晚膳

-

一時蕭離落在飯桌的上首落了坐,含笑看向在場的眾人道:“都請坐吧,眹今夜不請自來,倒是叨嘮了”。

謝章聞言,忙躬身道:“皇上客氣了,您能再次聖駕臣府,實乃微臣閤家之幸。”

“謝愛卿,”蕭離落放下茶盞,笑道:“快跟夫人入座吧,朕還等著給壽星敬酒呢。”

他語氣溫和,跟平日在龍椅上那個威嚴的天子完全判若兩人。

謝章是老臣了,自是感受到了,又想到他與謝洛卿的關係,知道儘管對方是皇帝,但是自家夫人肯定還是想好好瞧瞧他行為品性的。於是恭聲道:“謝皇上。”

這才扶著謝夫人在蕭離落右手坐了

待未來的嶽父、嶽母坐下,蕭離落又瞧一眼立在一側的謝欺程,道:“謝兄也請入座吧。”

“謝皇上”

謝欺程於是便隔了一個位子,坐在蕭離落的左側。

見幾人坐下,蕭離落掃一眼全場,這才問出剛纔一來就想問的話:“卿兒呢?”

謝氏眾人聞言,皆互看一眼。

“卿兒”是隻有他們會叫的。

卻未想到有朝一日會從大離的皇帝口中聽到。謝章驚訝也不過一瞬,他很快便回道:“回皇上,小女回房更衣了,臣馬上派人去叫她。”

“不急,”蕭離落含笑道:“許是白日累著了,我們且等一等她吧。”

這……

一瞬間,謝章和謝欺程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劇震。

皇上方纔說什麼?竟然說要等她?

他可是皇帝,可是這天下江山的主人,是所有人都要跪拜的君主。

現在,竟然要等一個小丫頭用晚膳?

父子兩人心中的震動且不提,隻說謝夫人。自蕭離落一入廳內,她便忍不住悄悄打量他。

上回他來謝府,她錯過了,未能得見。

今夜,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自己的未來女婿。

本來,還以為是何等威嚴之人,卻未想到這般和喣。

模樣自是不消說的,比之二十年前京中有名的美男子謝章年輕時不知端正多少。

聲音也好聽,清越悅耳,雖帶著久居上位者的威嚴,但語氣卻十分客氣。

倒真像一個來見長輩的上門女婿。

一時間,謝夫人丈母孃看女婿,真是越看越愛。若非礙於他是皇帝,她簡直恨不得上前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話話家常。

就在幾個人各存心思間,忽聽門外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

人還未至門前,聲音倒是先傳了進來。

“娘,女兒來遲了,方纔換著衣服,經睡著了…”

廳內,謝夫人瞧一眼年輕帝王的臉色,隻見他薄唇微勾,似笑非笑,心中暗想,女兒這般瘋癲,莫不是讓皇上看笑話了?

於是忙高聲道:“卿兒,慢點兒,有客人來了。”

“客人?”謝洛卿一邊氣喘籲籲地進門,一邊問:“那個客……”

“人”字還冇來得及出口,就看到了坐在飯桌上首的蕭離落。

謝洛卿一下子喜笑顏開,脫口道:“皇上,你怎地來了”?思唸了幾日的人竟然從天而降,還有比這更值得開心的事麼?

“卿兒,”一支襟危做不敢做聲的謝大人臉色微變,沉聲道:“冇大冇小的,還不快見過皇上?”

“哦”,經父親提醒,謝洛卿不由的吐了吐舌,忙規矩的行了個襝衽禮,盈盈笑道:“民女參見皇上,皇上吉祥。”

這樣的謝洛卿,是蕭離落未曾見過的。

有些嬌憨、有些孩子氣,更像一個教養的公主。他眸中的笑意更深了,輕輕拍自己身畔的空位,喚道:"過來。"

“謝皇上。”

謝洛卿忙起身,喜滋滋地走至他身畔坐下。

落了坐,她掃一眼桌上紋絲未動的飯菜,問母親道:“娘,你們怎麼還冇開始用膳?”

這孩子…

謝夫人歎了一口氣,用嗔怪的語氣道:“皇上命等你。”

“哦。”原來如此。

這下,謝洛卿心中的歡喜又多了一分,他朝一旁的蕭離落甜笑道:“謝皇上。”

想是跑的急了,她鼻尖上還滴著汗,晶瑩剔透,將墜未墜,蕭離落一下子便想到了邪處,下腹一陣發熱。

幾日不見她,他著實想得緊了。

夜裡忙完公務,在承光殿的寢室翻來覆去都睡不著。最後還是半夜換到玉露殿,才勉強睡去。

不過即便心中在想,眼下都不是時候。

他今日來,除了見她,可還有彆的目的。

蕭離落於是朝身後侍奉的李茂全使個眼色,後者馬上便朝廳外喚道:“進來。”

立時,便有兩個小太監抬了一個黑木箱子進來,放置廳中。

隨著眾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去,蕭離落與謝夫人笑道:“一些薄禮,還請夫人笑納。”

皇上的薄禮,哪裡會真的薄?

謝夫人接過管家的禮冊一看,隻見上麵寫著:千年人蔘兩支、養榮丸一瓶、白玉觀音一座、玳瑁頭麵一套、金玉如意各一柄、沉香念珠一串、福壽綿長宮鍛四匹。謝夫人看完,嚇了一跳。

這也太貴重了。便是用作太後。太妃的整壽賀禮,都是夠的。

她慌忙跟蕭離落道:“皇上,這些禮物實在太過貴重,臣婦不敢承受。”

“夫人嚴重了,”蕭離落笑道,態度和煦,令人如沐春風,他道:“夫人既是卿兒孃親,便也是朕之孃親,自古兒子給自己的母親送禮過壽,隻有嫌禮物不足表孝心,卻哪有母親不能受的理?”這話一出,四座皆驚。

他若是沈彬,若是任何一個王孫公子,自然算是謝府的女婿。可他是大離的皇帝。

自古大臣送女進宮為妃之父,又有幾個敢認皇帝為女婿的?

蕭離落此言,一些大學士博覽群書之所聞,倒還是頭一遭。

一時間他與謝夫人大為感動,看向蕭離落的眼神,倒是少了幾分拘謹,多了幾分親切。

“既皇上盛情,那臣婦便收了。”謝夫人遂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