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相戀不自知 >   第031章 佩服

-

蕭離落辦事速度極快。

第二日一早,聖旨便下來了。

謝洛卿並謝府眾人接完旨後,下午,便傳來了以戶部侍郎江謙為首的一批官員禦書房上諫的訊息。

江謙是淑妃江海棠之父,他會出言反對,在蕭離落意料之中。

彼時,謝章、謝欺程都在宮中,一直等到晚間,兩人才一道回府。

一回來,等在廳中的謝夫人便忙問:“如何了?”

“娘,已經都解決了。”謝欺程含笑道。

自今日之後,他對蕭離落的佩服又多了幾分。

想著下午江謙幾人先時囂張,之後在幾位老臣的壓製下啞口無言的模樣,他真是暢快。

謝夫人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

謝洛卿給她倒了杯茶,笑道:“娘,我早就說過,定會無事的。”

她相信蕭離落。

相信在下旨之前,萬事皆已已經準備周全了。

在朝中的這幾年,她是親眼看過他如何以恩並施、雷霆萬鈞的手段來服眾的。

除了尊貴的先皇嫡子身份,他超凡的處理事務能力,亦是驚才豔豔的。

人人都說,當今的皇上,在政事上果決明斷,頗有太祖皇帝之風。

謝洛卿以前也是那般認為的,知道這些時日與他的相處。

才發現在他的帝王之威下,亦有幼稚,孩子氣的一麵。

不過,也許普天之下見過這一麵的人,寥寥無幾。

於是這件事便算告一段落了。

接下來,便是準備封後大典。

雖然一應事務由禮部和內務府來籌備,但謝府也需要全力配合。

於是謝夫人便催著謝洛卿回房,自己則是接著忙碌。

謝洛卿告退出來,與謝欺程一道出了門。

走到分岔路口,她瞧一眼頭頂清涼的月色,笑道:“哥哥,時辰還早,我們散散步,一道說說話吧。”

“好。”謝欺程頷首應了。

兩個人便一道往前院廳。

冬日夜寒,兩人因剛吃完飯,倒也不覺得冷。

月色下,夜風吹來臘梅的幽香,絲絲縷縷,沁人心脾。

“哥哥,你這些日子在翰林院可還習慣?”謝洛卿看著兩人地上的剪影,問道。

“一切皆好。你在翰林院時應當人緣不錯,他們待我都很隨和。”

“唔,那就好。”

這些時日發生了太多的事,他們兄妹兩已經很久冇有好好說話了。

“卿兒~”

謝欺程忽然停住了腳,看著自己的胞妹。

“嗯?”

謝洛卿抬頭,睜著明亮的雙眸,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無事,葉子掉在身上了。”

謝欺程說著,自她肩上拿下一片枯葉。

其實,他本來想說。

進了宮,萬事莫怕。

不論如何,哥哥總會護著你的。

可是想想,又覺得這話太過多餘。

即便他不說,他知道謝洛卿心中也清楚的。

雙胞胎之間,原本就比旁的人多了一絲心靈感應。

更何況,那個人,待她甚好。

他這個做哥哥的,很放心。

於是,謝欺程含笑道:“接著走吧,我送你回清苑。”

“哥哥,太晚了,你不用送我,早些回去歇息吧。”謝洛卿勸道。

自早上的聖旨下了後,謝府內外便全是禦林軍。

他們有的在明,有的在暗。

奉命守護著謝府,護佑著謝洛卿。

隻怕現在放眼整個大離,除了皇宮,這府裡便是最安全的所在了。

謝欺程卻搖搖頭,笑道:“無妨。許久未送你了。”

幼時她夜裡害怕,他便總是陪著她。

後來年歲漸長,他們各自有了自己的院子,就隻有白日才能相見了。

再後來,他纏綿病榻,她每日也不僅有下值後纔有片刻功夫去看他。

似這般一起在飯後散著步,他送她回房,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

想到這裡,謝欺程略帶一絲惆悵道:“以後……這樣的日子便不多了。”

今後,她將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後。

出入間自有無數宮人跟隨,他們兄妹兩人和隔高牆,又有幾次見麵的機會?

更彆提似這般一起散步了。

“哥哥……”

謝洛卿被他的語氣感染,聲音忍不住有些哽咽。

“不說這個了,”見她難過,謝欺程瞬間便轉了話題,他笑道:“還有一個月才舉行封後大典,這些日子你在府中準備乾些什麼?”

“嗯……我也不知道。”

入宮前,她需要跟著宮內的嬤嬤學一些宮內的禮儀。不過因為蕭離落讓李茂全帶過話了,說是宮中妃子不多,宮人們李茂全也管教得甚好,叫她無需有心,一切都有他在。

故而在這上麵,應當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謝欺程聞言,笑道:“三日後京中的沁梅園有個賞花大會,你若是無事,倒是可以去瞧瞧。”

謝洛卿聽了,眼前一亮,點頭道:“好,我去看看熱鬨?”

等到她進宮,也許就冇多少機會出宮自在的遊玩了。

準備進房前,謝洛卿瞧一眼站在那裡的謝欺程,步子微頓。

“哥哥。”她張口喊住他。

“嗯?”

夜色下,謝欺程跟她肖似的五官溫和且談然。

明明他們同歲,但是他看上去卻比她成熟那麼多。

所以,她總是喜歡依賴他,享受他的關愛。

今後,她希望有另一個人,可以陪在他身邊,伴他一生。

“你覺得薛姐姐如何?”謝洛卿問道。

“什麼如何?”

“就是,嗯……哥哥覺得她美麼?”

謝欺程皺眉,她這是什麼古怪問題?

眼前,忽然飄過了薛紫蘇那張秀氣的臉。

自他身體大好後,她已經不似往日那般日日來了。

上一回見她,還是在謝夫人的壽宴上。

不過那日他實在太忙,隻來得及匆匆打個招呼。

也不知,那個總是帶著淡淡藥香的女子,這些日子都在做什麼?

應當是采藥吧。

或者,又去哪裡行醫吧

她總是如此,把治病救人當成最重要的事。

所以,拖到瞭如今的年紀都冇有成親嫁人。

“哥哥,你在聽麼?”

“嗯?什麼?”謝欺程這纔回神。

“我問你,覺得薛姐姐美麼?性子如何?”

“自然是好的。”

“唔~”

謝洛卿長長的應了一聲。

看著哥哥的表情,她已經儘數明白了。

也許,在不久之後,謝府便可再辦一場喜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