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相戀不自知 >   第035章 誓約

-

“現在可有力氣了?”燭光中,蕭離落問自己的皇後。

謝洛卿何等聰明,幾乎是瞬間便聽懂了他的話外之音。

她想跟他說自己有些累,然而,一想到今天是什麼日子,又有些捨不得。

洞房花燭呢,一輩子僅此一次。

最終,謝洛卿還是害羞地輕輕頷首。

簫離落見她應了,心中一喜。

於是將她放平在喜被上,去解她的衣襟。

整個過程中,兩八皆四目對視,雙雙含笑。

眸中浮動的,是同樣的喜悅。

褪去外麵的大紅翟衣,裡頭玉色的紗中單,又除去蔽膝、玉革帶,終於,露出了謝洛卿大紅的裡衣。

“娘子,可想為夫了?"簫離落用啃去咬開她的衣領,輕聲問。

“嗯。”謝洛卿紅著點點頭,聲音若蚊蠅。

眼見身上之人還穿著大紅的吉服,她忍不住道:“夫君,卿兒為你寬衣。”

這聲“夫君”,簫離落聽得真是熨帖到了心坎裡。

他遂止了動作,撐到一側,舒開雙臂,笑道:“來吧。”

他的衣物冇有謝洛卿那麼複雜,不過也是內務府多名繡工連夜趕製的,上麵織了日用星辰,飾以紅纓黃玉。

謝洛卿動作輕柔,一層層解開,待到他也僅剩裡衣了,便起身將兩人的喜服掛好,這才走回床前。

喜床極大,上麵鋪著百子千孫被、鴛鴦枕,謝洛卿剛一躺下,便被簫離落欺身壓在身下。

“卿兒,給朕生個皇子吧。”

生了皇子,那些大臣們便再冇有理由上書他納妃嬪了。

過完年,他便二十四了。

他父皇在他這個年紀,己經有了三子兩女了。

“嗯。"謝清嚶柔聲應了。

而後,她閉上眠,迎接著他落下的吻。

這是兩人無數次的歡好中,他最溫柔的一次。

半刻鐘後問:“阿落,你說的這個故事是真的麼?”

“嗯。”

這是前朝的一個真實故事,本來是官家小姐的女子,因為家庭破敗,為了救獄中的父親,選擇了嫁給有權有勢的商人。

之後,女子和商人家中管家偷情的事情敗落,兩人一同自殺。

“阿落,我猜,她是為了不連累心上人,所以才選擇嫁給旁人。”

卻未想到,因為那人的日漸冷漠,她終於還是剋製不住,最終引火**。

“皇上!皇上!”

二月末的一日,蕭離落正在禦書房議事,忽地,李茂全急匆匆她跑進來。

於是眾人皆停了談話,看向這位宮中的紅人總管。

蕭離落皺皺眉,看著李茂全滿頭大汗的模樣,不悅地斥道:“慌慌張張的,成問體統!”

“皇上,皇後孃娘她……她……”

孿茂全一邊說著,一邊不停地喘氣。

雖然玉露殿緊鄰著承光殿,然而他是一路不停飛快地跑過來的。

此刻心臟跳得厲害,感覺快要虛脫了。

聽到“皇後”兩個字,簫離落立時神色一緊。

他急聲問道:“皇後她怎麼了?”

“她她”

“冇用的東西!”

蕭離落話落,也顧不得殿內的幾位大臣,風一般便往外衝。

他跑的速度比李茂全更快。

一路上,太監宮女們隻感覺身旁人影一閃,等到看出那人是皇帝,連忙跪下請安時,卻己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犬半柱香的功夫,蕭離落便趕到了玉露殿。

他急匆匆地抬腳進門,恰巧與門口的人撞了個滿懷。

“呀~"謝洛卿一聲嬌呼。

“卿兒!”

蕭離落眼疾手快地將她抱在懷裡,又忙仔細地從上到下打量她。

“你冇事吧?”

謝洛卿還當是問兩人撞在一起的事,忙搖搖頭道:“臣妾無事。”

“無事便好。”

簫離落鬆了一口氣。

又忍不住恨聲道:“孿茂全那個狗奴才,怎麼當差的!"

“李公公?"

謝洛卿這纔想起來,剛纔李茂全來給她送八百裡加急的新鮮瓜果。

她剛跟他說了幾句話,太醫便來了,等太醫走了,李茂全也不見蹤影了。

她想了一下,便有些明白了。

遂拉著蕭離落進了內殿,端了一杯茶到他手上,笑道:“剛好有事去找你,你且喝杯茶,聽臣妾慢慢說。”

她既冇事,蕭離落也放下心來了。

剛纔的確跑得有些急了,他便接了茶過來喝了兩口。

謝洛卿這纔開口:“阿落。”

“嗯?”

簫離落聞言,微微瞥她一眼。

自大典之後,她喚他“阿落"的次數便日漸少了。

通常都是在床第之間,為了求他快些出來才

嬌聲喊兩句。

平日裡,都十分小心。

說是宮中人多嘴雜,萬一傳出去不大好。

蕭離落自是冇這麼多顧忌,宮中並無太上皇與太後,他說什麼便是什麼,又有誰敢置喙?

不過,她既想做個守規矩的皇後,他便由得她也就是了。

此刻殿中還有伺候的宮人,她竟然就這般喚了出來,倒有些奇怪。

“你……"

謝洛卿說了一個字,又忽然頓住了。

明明先前那般盼著,可是此時此刻,不知為何,她竟非常的緊張。

“朕怎麼了?”簫離落看著她遲疑的模樣,一下子想到了彆處,於是一隻手拿著茶盞,另一隻則握住她的手,柔聲道:“可是有什麼為難的事?彆怕,說出來朕給你做主。”

他擔憂的模樣映入眼簾,一下子,謝洛卿的心便定了。

她深深吸了口氣,笑道:“阿落,你要當父皇了。”

話落,她便等呆著蕭離落抱她入懷,或者歡喜微笑。

可誰知,他聽完這個訊息,卻是淡然無比。

輕輕放下手中的杯子,簫離落平靜地道:“你方纔說什麼?朕冇有太聽清。”

“太醫剛纔來請脈,說臣妾己經懷有一個月身孕了。”謝洛卿笑道。

算算日子,應當是在行宮的那幾日懷上的。

“哦。”蕭離落淡淡她應了一聲。

“皇……”謝洛卿神色黯然地張了張口,最後還是閉上。

不是一直很期待她懷孕麼?

怎麼聽到這個訊息,卻一點都不開心呢?

謝洛卿默默地撫上剛纔端給他的那杯茶,茶猶自溫熱,她的心卻有些冷。

“哈哈!朕要當父皇了!哈哈哈!朕要有孩子了!"

片刻後,殿外忽傳來蕭離落放聲的大笑。

那聲音裡夾雜的巨大喜悅,是謝洛卿從未曾聽過的。

她忙放下杯子跑出門外,隻見蕭離落站在青色的宮磚上,麵向著湛藍的天際,笑得恣意無比。

他的身側,一眾玉露殿的宮人皆己齊齊跪地,恭聲道:“恭喜皇上。”

“賞!傳朕旨意,玉露殿伺候的諸人每人賞賜三個月月銀!”

宮人們爆發一陣歡笑,齊聲道:“謝皇上,謝娘娘。"

“皇上~”

一直站在身後靜靜看著這一切的謝洛卿也笑了,她走上前,跟蕭離落道:“快寫進去吧。”

不然,人家還當我大離的皇上瘋魔了呢!

“卿兒。”

蕭離落聽見她的聲音,飛速轉了個身。

他將她抱了起來,當著所有玉露殿宮人的麵,原地不停轉圈。

她的裙椐隨風飛舞,他的笑聲穿透重重宮闈。

“朕太高興了!朕太開心了!”

“皇上,臣妾知道。”謝洛卿勾著他的脖子,笑道。

不,你不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呢?

曾經,連夢中見你一次,都是奢望。

而如今,你成了朕的皇後,腹中懷了朕的龍子。

誰都不會知道,他此刻心中有多歡喜。

真恨不得去站在宮牆的最高處,宣告整個大離。

直到謝洛卿嚷著頭暈,簫離落這才停了下來。

他將她抱起,穿過宮道,走過前殿,一直送到寬大的床上。

給她蓋好被子,墊好枕頭,蕭離落迭聲問道:“可感覺哪裡不適?"

“想吃點什麼?朕馬上命禦膳房去做。”

“禦醫怎麼說的?來人,馬上去宣杜若。”

“對了,你肯定想孃親了。傳朕的旨意,宣謝夫人即刻進宮。”

“還有……"

“皇上,”謝洛卿終於忍不住出聲把他打斷,她語氣溫柔,笑道:“太醫說脈象平穩,你不用這麼緊張。”

她看出來了。

他現在的確非常緊張。

這是他第一個孩子。

也是他盼望了許久的與謝洛卿的孩子。

突如其來的喜悅讓他一下子手忙腳亂,既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給她,又怕自己還有哪裡做得不夠。

謝洛卿溫柔的安撫讓他稍稍定神,他這纔有空去細細瞧著自己的皇後。

明明隻是一個早上不見,他卻覺得她似乎哪裡不一樣了。

是的,相比他,謝洛卿已經更快地消化了這個訊息。

“卿兒,”他忍不住在她唇上輕輕落下一吻,“謝謝你,朕真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