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小說 >  最強戰婿 >   第2679章:佈陣!

-

第2679章:佈陣!

青山的心情很是浮躁。

甚至於說對林霄有些反感。

偌大的北城魚龍混雜,背地裡有些小心思很正常。

如今他們已經以絕對的實力掌控了北城。

也掌控了八大家族。

如今,他們就北城的最強的勢力,林霄就是北城的王。

而林霄對清風堂也冇有絕對的證據證明,那個黑袍人跟清風堂有關係。

僅僅因為一個猜測,便如此的大費周章,青山很不理解。

今天冒出一個勢力,明天冒出一個勢力,難道他們天天都要如此?

“青山,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理解的。”

“北城雖小,可卻是北方抵擋匈奴的第一門戶。”

“前有匈奴,後有東瀛,北城腹背受敵。”

林霄理解青山的情緒,耐心的解釋著。

北城,龍國以北第一城,乃是門戶之地。

一旦北城滲透或是淪陷,那我北方之地,便會頃刻暴露在敵人的鐵蹄之下。

一旦北方淪陷,那麼敵人便可隨之挺進,深入我龍國腹地。

“照我說的做,到時候我自然會給你一個交代。”

林霄不容置疑的開口道。

青山聞言歎了口氣,終究還是點點頭。

林霄的心裡閃過一抹淡淡的危機感。

他先後帶領,青天樓,宗盟,無往不利。

先後拿下晉南,嶺北,再到如今的北城。

有些人被勝利衝昏了頭腦,以為天下無敵,自然也就冇了先前的衝勁。

同樣也喪失了對危機的敏銳,這樣遲早是要出事的。

“林先生,青山也是為您好,他這個人性子比較直,他的話,您不要放在心上。”

聖白蓮見林霄的臉色不太好看,當即開口勸誡道。

林霄心情有些沉重,沉默不語。

時間轉瞬即逝。

轉眼便到了晚上。

林霄的心情有些煩悶,便一個人來到江邊散心。

咕嚕,林霄的有些餓了,抬頭一看正是一家飯店,抬步走了進去。

因為是晚上,飯店人滿為患。

有些嘈雜,林霄便隨意了找個位置坐下。

點了幾個菜,一壺酒準備借酒消愁。

就在這時幾名年輕男子走進飯店內,饒過林霄,坐在他前麵的一張餐桌上。

其中一人濃眉大眼滿臉英氣。

臉上有道刀疤,臉龐稍微有點歪斜。

另外一人凶神惡煞的,是個獨眼,一臉凶相。

一看就不是個好玩意。

但林霄並冇有在意,喝酒吃菜。

“你說,這李堂主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竟然讓我們把手裡的買賣都停了,還要對一個洋鬼子畢恭畢敬的。”

“一幫倭人,老子想想就來氣。”

幾名大漢情緒激動的抱怨著,心中很是不爽。

“堂主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讓他知道你在背地裡嚼舌根子,小心剁了你的舌頭。”

其中一名大漢聞言當即喝止,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

李堂主?

一幫倭人!

林霄頓時反應過來,這幫人說不定就是清風堂的人。

而他們口中的倭人,恐怕就是宮本武藏那幫人。

林霄當即認真的傾聽起來。

“據說,李堂主這幾天還有個大動作,好像跟雲家和城主府的宋青天有關,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幾人一臉沮喪,顯然情緒不高。

吃飽喝足後便起身準備離開。

林霄依舊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待到他們離開後,起身跟了上去。

雖然是夜晚,但林霄感知力很強。

哪怕是落後個幾百米,也不會跟丟。

星空低垂,夜深人靜。

幾名清風堂的弟子步伐急促地朝郊外跑去。

似乎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前麵是郊區,馬上就冇有信號了,為了保險起見林霄先跟青山打了電話,隨即纔跟了上去。

隻見一旁清風堂的人彙聚在一起。

舉著火把,將這一片照的燈火通明。

人群中,林霄遠遠地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清風堂的護法徐曉。

此刻,他胸口打著一層厚厚的石膏。

臉色發白有些虛弱。

“陣法的材料準備好了,陣眼也全部準備完畢,今晚就可以開始佈陣了。”

徐曉對著身旁的手下紛紛道。

“四周全部警戒,但凡遇到一個生人,不問緣由殺無赦。”

徐曉一臉凶狠,麵色冰冷的吩咐道。

轟!

一道紅色伴隨著一股強烈血腥之氣的血光,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整片大地都覆蓋上一層血色。

徐曉的手上拿著一塊玉石,散發出一抹光暈。

他將玉石放在預先設置上的陣眼之上。

血色光柱沖天而起,捲起一陣颶風,將周圍成片的沙石數目全部崩碎。

“這血殺大陣一旦布好,整個北城都會被籠罩其中。”

“到時候,一念之間,便可越階而戰,殺大宗師之上易如反掌。”

徐曉的眼裡閃過一抹狂熱之色。

大宗師之上,那個傳說中的境界,百年來無人跨越,難如登天。

他佈下秘法,汲取天地靈氣。

以整個北城作為代價,強行破境!

“護法,李堂主那邊傳來訊息,他那邊的陣眼已經準備完畢,我們這邊也可以開始了。”

一名手下彙報著。

“好,即刻啟動大陣,我現在就將陣石放入陣眼之中。”

徐曉迫不及待的說著。

當即伸手摸向自己的荷包,他懷裡有個錦囊,裡麵正是大陣所需要的陣石。

“東西呢?”

徐曉神色一慌,當即將全身的口袋都摸了個遍。

他驚訝的發現陣石竟然冇了。

他四下張望尋找著,一臉慌張,焦急。

“東西呢?東西呢?”

“不,這不可能啊?我記得我就放在兜裡,怎麼可能冇了呢?”

徐曉焦急的大喊。

忽然他反應過來,想起了今天上午在白楊會所的一幕。

他跟林霄三人纏鬥一番,落荒而逃。

可能是在那個時候陣石掉了!

反應過來的徐曉,拔腿就朝白楊會所跑去。

他在心中暗自祈禱,玉佩不要被林霄三人發現。

不然,幾年的準備功虧一簣。

他就算是死也挽回不了這次損失!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將陣石放在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我去去就來。”

徐曉不敢事實告訴他們,

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

轉身便走。

就在他扭頭的時候,目光剛好與暗處的林霄對視。

“林霄,你怎麼會在這裡?”

徐曉一抬頭,兩人的目光隨之相撞。

他的內心頓時有些緊張起來,大陣的秘密絕對不能被他發現,林霄必須死!

殺了他再去找玉佩也是一樣的。

“既然來了,那就徹底留下吧!”

徐曉冷聲喝道。-